◈ 第1章

第2章

「爹、娘,閨女給你們帶回來宇宙無敵好看的帥女婿了。」

黎婂玥人未到,聲先至。

老舊的院門「吱」一聲響,黎三夫婦狂奔而出,眼中滿是興奮。

「女婿在哪呢?」

「在這!」黎婂玥將抱着的青年往前一送,眉眼彎彎:「是不是超好看?」

黎三夫婦垂首一看,眼睛頓時就亮了。

「真俊啊!」

很快,兩人又擔憂起來。

「閨女,你該不會是看人長得好就敲暈帶回來了吧?」

「閨女,這樣是不對的,強扭的瓜它不甜。」

黎婂玥:「……」

聽聽,這都什麼話?

真是親生的!

她將人抱進屋裡,直接放到自己床上。

黎阮氏眼睛不錯地盯着床上的青年。

約摸十六七的年歲,五官稜角分明,宛若世間最好的工匠精雕細琢而成,精緻卻又不顯女氣。

他的面色蒼白,一縷髮絲凌亂散在額間,看着當是狼狽的,可放他身上,愣是給人一種病態的美。

真好看!

要不,先把生米煮成熟飯?

「閨女……」

「爹、娘,強扭的瓜到底甜不甜,得嘗過才知道。」

「閨女,你不會想霸/王/硬/上弓吧?」黎三和黎阮氏瞪大眼,聲音都有些不穩了。

黎婂玥雙眸更亮:「爹,你真是我親爹,之前我咋沒想到呢?要是他醒來不同意,那我就先辦了他!」

黎三:「……」

黎阮氏:「……」

「閨女,這……」是不是不太好?

黎婂玥抬手,做了個停止的動作,然後,一手推一個:「爹、娘,我抱人回來的時候,村裡人都看到了,這會兒估計快到家門口了,你們且先應付着,有人問起,就說過幾天請他們喝喜酒。」

剛把人推出去,門外就響起了叫喊聲。

「黎三,聽說你家婂玥丫頭自己帶了個夫婿回來,是不是真的呀?」

黎三還想敲門跟女兒說道說道,院外湧進來一大群村民,他只能帶着媳婦先去應付了。

邊走,邊嘆:「希望咱們閨女能穩着點,別那麼操/之過急。」

黎阮氏也愁:「不知道那青年的小身板能不能承受住咱們家閨女的熱情?」

女兒嫁不出去,愁!

女兒自個兒抱了個夫婿回來,更愁!

很快,兩人就到了院前,村裡的人都伸長了脖子往裡張望,見他們出來,立刻七嘴八舌地說了起來。

「黎三,你家玥丫頭帶回來的人好似是暈着的,她不會是去外面搶來的吧?」

「搶/人可是要下大獄的,可要不得呀。」

「黎三,大家都知道玥丫頭嫁不出去,你們着急,但也不能做那等搶/人之事。」

「可不是嘛!聽說,隔壁村那沈二妞也是嫁不出去,眼看着到了官齡,他家老子娘怕人被拖去賣了骯髒地,使了一兩銀子嫁給了同村的朱二狗。咱們村陳叔家兒子也還沒娶,你們出個三兩銀子估計能成。」

「對呀,陳叔家兒子雖說腦子不太好使,到底是個男人,你們去問問,可別害了孩子。」

……

黎三夫婦聽得直上火,臉色黑如鍋底。

這些人啥意思 ?敢情他們家閨女就只能嫁給個腦子壞掉的男人?還是倒貼的那種?

阿呸!

現下這一個成年男人出去扛一天麻袋都賺不來三十文的光景,村裡一大傻子還想要他們家三兩銀子,做啥春秋大夢?

他們家閨女乃十里八鄉最最好看的姑娘,也只有剛抱回家那個俊男子才配得上。

一群沒見識的東西。

黎阮氏大聲道:「我家閨女帶回來的就是咱們家姑爺,過幾天就辦席面,到時還請諸位來家裡吃席啊。」

話音落,全場寂靜。

村民們你看我,我看你,似是幻聽了。

「黎老三家的,你方才說的是……」

「過幾天我們家擺酒吃席面,大家要不嫌棄,就來家裡熱鬧熱鬧。」黎三重複了一句。

村裡人還是不敢相信。

黎三卻沒心思再陪着了,三兩下將人打發了就回了堂屋裡。

夫婦兩人望着閨女的屋子,重重地嘆氣。

另一間屋內,黎婂玥看着床上昏睡人的臉,幽幽一嘆:小美男,不是姐姐要辣/手摧/花,實在是這迫於無奈。

想她異世全能女軍醫,人美技高,卻還沒能過上老公孩子熱炕頭的日子,一覺醒來就成了現在這個農家女黎婂玥。

這是一個以嬌小稱美的世界,書中女主角就是個身高不過一米六,瘦得跟竹桿似的,要哪沒哪的女人,作者還好意思花大長篇來描寫那女主怎麼美。

讚美女主沒啥,非要給安個炮灰。

而她就是那個炮灰。

身高一米七五,要啥有啥,腰細臉還美,一雙桃花眼跟會放電似的。

一身粗布麻衣都遮不住她的氣質。

她長得像尤/物,在其他人眼睛裏卻是個異類,丑!

黎婂玥可滿意這身體了,就是可惜了原主。

從小在人異樣的嘲笑目光下長大,她長得比有些男人都高,一雙手還賊有力,別的女人養雞餵鴨,洗衣做飯,她扛個弓,背幾支箭,塞一把刀,見天往山上去打獵。

黎婂玥繼承了原主的記憶,知道這是一個架空的世界,士農工商階層分明。

在這個世界,男子十五六歲,姑娘從十一二歲就開始相看人家,要是男子二十歲,或者女子十七歲還沒成親,就要進行官/配。

一般這種年齡還沒嫁娶的要麼身體有問題,要麼人品有問題,再不然就是有什麼難言之隱。

眼看原主馬上就要十七,黎三夫婦急得上火,擇婿標準不得不一降再降。

就這樣了,上門提親的仍然不是帶拖油瓶的老鰥夫,就是那種奇醜無比的,再要麼就是先前村裡提的傻子,還都想要銀子倒貼。

原主氣得不行,一口氣沒上來,直接給氣死了。

黎婂玥算了一下時間,再有十天,這身體就十七了,她不想要官/配,原想去鎮上臨時租個男人先把今年應付過去,才剛出村口不久,就在山腳下看到昏迷不醒的男子。

天降俊相公,黎婂玥哪有不接的理?

先前沒注意,這會兒靜下來,黎婂玥才發現青年不對勁。

她伸手解/開青年的衣襟,打算先看看傷哪兒。

然,衣襟才半解,手就被人抓住。

她猛地一怔,抬眸,正好對上青年那雙深邃如海的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