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猝死後,我穿到未來成了NPC全章節 第9章_密子小說
◈ 第8章

第9章

從匕首尖端到刀刃底部,宋均刻下了極為複雜細長的符咒。

這符是師門秘傳的「辟邪符」,他只在師父的辟邪劍上見過。這把劍是祖師爺傳下來的,宋均索要未果,便尋找機會將其圖案偷偷描摹在筆記當中,應當是獨一份了。

刻完以後,宋均欣賞了一下自己的作品。

不錯,刀工精美,筆鋒剛勁。

他又在背面刻了五嶽真形圖,刻完以後,從廚房裡偷來植物油,叫宋乞將硃砂調好,開始用棉簽填色。

忙活了一上午,一把平平無奇的桃木匕首搖身一變,成了神棍氣息十足的匕首。

宋乞在一旁看得眼睛都直了,差點忘了吃飯。

系統面板的評價一直在跳動,現在,變成了「殺過一隻弱詭的厚桃木匕首(B級)」!

兩個圖案,直接讓這個道具升了兩級!

神仙啊!義父!

宋乞十分激動,心裏已經認定了宋均就是偽裝成詭異的神仙。

夏國不養閑神,此言不虛啊!

宋乞啃着餅乾,差點要給宋均跪下了。

而宋均這一波操作,直播拍到了但沒完全拍到,由於角度問題,關鍵性的圖案被擋得死死的。

幾十億人只聽見了和尚念經一般的《金光咒》,看見了桌上越積越多的木屑。

「卧槽,卧槽?我以前覺得哥哥詭是詭怪中的異類,但現在我不覺得他是詭!」

「我朋友是道士,說應該沒有詭怪是可以念誦這種東西的。」

「這好明顯的外掛,他一定是某方勢力安插的卧底!」

「這場什麼遊戲就是你們夏國搞出來的吧?強烈要求所有夏國人給我們一個說法!」

「就是,你們居心叵測,跟外星勢力勾結!」

「我們跟外星勢力勾結,你們沒有?光明會怎麼不說?共計會怎麼不說?」

「對對對,我們牛逼到可以操控天災了,我們第一個滅小日子第二個就滅你大漂亮!」

「等着吧你們這些黃皮猴子,我們已經發佈聲明對你們進行經濟制裁了。」

………

宋均將刻好的匕首放在旁邊,拿出順來的凸面鏡在木板上比劃,確定了一個大概的位置,又開始馬不停蹄地雕刻八卦圖。

忙碌了一個下午,天色將將黑的時候,三樣簡陋的詭異道具做好了——八卦凸面鏡和兩把雕刻符文的桃木匕首。

宋均用自己做了一下試驗,八卦凸面鏡評級為B,可以稍微擋煞,把像自己這樣的弱詭彈飛約三米。

鬼媽媽比他強大約半個level,保守估計能夠彈飛半米到一米。

而桃木短劍評級是D,時間來不及了,所以宋均僅在一面雕刻了五嶽真形圖。

5.50,宋均出門,將八卦凸鏡往大門上方一粘,火速縮回屋子。

樓道里已經有了微微的黑霧,似乎今日的天黑得比昨天要更早一些。

兩人在大門口守株待兔,不一會兒,便聽到熟悉的拖沓腳步聲,夾雜着女人沙啞的喘息。

「哎喲……哎喲喲。」

「哎喲……好重喲。」

另一略尖細的聲音傳來,聒里聒噪,喋喋不休:「我說大妹子,我兒子不是都說了嗎,這工資你是可以放他那兒寄存的,你幹啥非得費勁兒提上自己家。攏共十個人頭,這點東西。你還怕我們給你私吞了不是?」

鬼媽媽停止了哎喲:「王姐,食物還是得放在自己手上。我家今晚還有好菜吶。」

「啊呀,好菜?你這一年到頭哪裡有什麼好菜喲?今天是什麼喜慶日子呀?我也跟着沾沾你家的血腥氣唄?」

鬼媽媽「嗬嗬嗬」地哼哧幾聲,沙啞的聲音透露着迫切:「我大兒子的心臟!嗬嗬嗬嗬……今晚我讓他先殺了那個人類,然後我再殺了他!嗬嗬嗬嗬……我早就想吃他了……」

王姐吸溜着口水。

「大妹子,我可怪道羨慕你。我也想吃我兒子,可惜了打不起這主意,你瞧他那體格子多壯實。你吶,這人類來之前看着還柔弱些,人肉來了,我眼瞅着你一天天地強壯了,現在吃個兒子也是輕輕鬆鬆!唉,羨慕吶……不像我這一天天的,還擔心被兒子給吃了……」

王姐嘰里咕嚕一大串,聽聲音兩人已經走上了四樓樓梯口。

鬼媽媽放下人頭,掏出鑰匙向著家門走去。不料一道金光打來,經過陽氣加持的八卦凸面鏡彈得它整個詭騰空飛起,重重落在一米開外,正好壓在那十個人頭上,疼得鬼媽媽嗷嗷直叫。

原本想要走上樓的王姐瞬間不敢動了。一些人頭從袋子里碌碌滾出來,滾過它腳下的樓梯,它說了句「我去幫你撿回來」,便一溜兒往下跑去。

一邊跑,一邊恐懼地顫抖。

這是什麼東西?!

「嗬嗬嗬嗬……我撕了你!!」鬼媽媽無能狂怒地嘶吼,往前飛撲。

它當然再一次被彈飛在一米開外,還將兩個人頭成功壓碎。新鮮的黃灰色液體從塑料袋裡流出來,看得它的心一揪一揪的。

那是它的工資……它一個月的工資啊!

「啊啊啊啊——!!」

鬼媽媽心痛至極,她這起早貪黑一個月,每一個人頭都彌足珍貴。

這一下子碎了兩個,好幾天白乾,它心疼啊!

想到上個月的工資已經在昨天半夜徹底吃完,這個月的工資滿打滿算只剩八個不夠吃,它就覺得自己的心臟拔涼拔涼的。

鬼媽媽又怒又急,坐在地上乾嚎起來。

這一幕,被霸着貓眼的宋乞看得清清楚楚。

嚎了幾聲,鬼媽媽不甘心地再次飛撲過來,再次被彈飛。

這次,它飛撲過來的速度更大,被彈飛的距離也更遠了。

僅剩的三個完好人頭又被砸碎了倆,尖銳的骨頭刺破了它滿是腐肉的身軀。

鬼媽媽坐在地上哭天喊地:「哎喲喂,天殺的,親娘喲!我的工資啊,沒了喲……我真是得罪了閻王,才生了你這麼個大兒子!我要剖了你這沒良心的!嗬嗬嗬嗬……」

這一刻,宋乞居然對鬼媽媽產生了一絲同情,如果不是鬼媽媽屁股下面四溢的漿液和腐爛的模樣,這活脫脫就是一個被不孝子磋磨的老母親。

鬼媽媽正難過着,樓下竟然傳來王姐美滋滋吸溜豆腐腦的聲音。

這一下,可把它氣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嗬嗬嗬嗬!!王老不死的!」

王姐吸溜得正歡,根本沒空理會氣急敗壞的鬼媽媽。

鬼媽媽扶着腰,顫巍巍地想爬起來進行第四次衝鋒,卻不料自家大門突然開了。

它那逆天的大兒子沖了出來,藉助反彈的力量飛撲向它,再次把它壓倒在地上!

然後是刀子扎進西瓜的聲音,它只覺得心口處一陣劇痛,疼得根本抬不起手來。

「陽氣加持!!」

宋乞中二地大喊一聲,開啟了天賦。

他緊隨老祖宗的腳步,迅速將手中的木劍深深扎進鬼媽媽心口!

兩把刀具肉眼可見地將詭心噬穿。

鬼媽媽混濁的眼睛瞪大了,和它的死鬼老公一樣,化為一抔灰燼。

樓下的王姐還躲在角落裡津津有味地吸豆腐腦。

為了躲避鬼媽媽的視線,它還特地多下了一層樓。

這一會兒,樓上的動靜顯然驚動了它:「大妹子,你沒事吧?吸溜吸溜……」

宋均回答:「我媽已經進屋了。王阿姨,你繼續,她的工資都是你的。」

王姐一聽,繼續美滋滋地吸溜起來。

黑霧已經漸漸有濃郁的趨勢,一人一詭迅速收起凸面鏡回屋。

鬼媽媽一死,宋均就成了這個鬼屋的主人。

他細細感受了一下變化,除了選手的房間受到規則之力的限制,鬼屋的每一處,他都能夠操縱自如。

而這間原本陰氣森森的房屋,竟然變得有些明亮溫暖。

另外,身體更有力量了。

他變強了!

「卧槽!」宋乞在旁邊發出一聲驚呼,「道具升級了!」

厚桃木匕首的等級還是B級,沒有變化。但是,第一次殺詭的桃木劍的等級發生了改變。

「殺死一隻普通詭的短桃木劍(C級)——雕刻圖案並用硃砂填色的短桃木劍,你用它殺死過一隻平平無奇的普通詭異,這提升了它的評級。

具體圖案,系統幫你保密。畢竟,匹夫無罪,懷璧其罪。

該道具可以對普通詭異起到一些震懾作用,如果你將它刺入普通詭異的詭心,一擊必殺。」

系統說明在直播間顯示出來,桃木劍和桃木匕首的圖案都打上了厚厚的馬賽克,引得一眾人抓耳撓腮。

天知道他們有多好奇!!

「不錯了。」宋均非常滿意。要知道,這把短桃木劍剛買回來的時候,可是連評級都沒有。

他將這把短劍拿在手中掂量,桃木握柄對他的傷害弱到可以忽略不計。

看來,起到主要作用的,是圖案、硃砂和咒語的加持。

晚上,宋乞乾飯,宋均在一邊勤勤懇懇繼續給桃木劍雕刻辟邪符。

他發現,念誦咒子的時候一開始會難受,慢慢地,自己體內的力量竟然能夠緩慢增長。

這種力量和陰氣森森的詭力不同,更溫暖明亮,凝聚在五臟六腑。原本已經有腐爛積液跡象的內臟,竟然開始逐漸修復。身上隱隱出現的屍斑,也消失不見。那些被逼出來的詭氣一部分消散,一部分停留在體表,宋均看上去還是一隻平平無奇的普通詭怪。

刻完辟邪符,宋均把大孫子揪過來測道具評級。

「殺死一隻普通詭的短桃木劍(B級)——你用它殺死了一隻普通詭異,隨後一隻好心的普通詭異在上面雕刻了圖案,這提升了它的評級。由於圖案特殊,該道具不會受到詭力侵蝕。」

「牛啊!」宋乞看完,嘖嘖讚歎。

他又將桃木匕首拿過來,盯住。

「殺死一隻普通詭的厚重桃木匕首(B級)——一隻只比弱詭強一點的好心菜詭給它雕刻了圖案並用它給了一隻普通詭致命一擊,這使得它的評級有所提升,並且變得更加鋒利了。」

看完說明,宋乞頓時對宋均生出幾分同情。

他拍了拍老祖宗的肩膀,說道:「恭喜你,從菜詭變成了普通詭異。」

宋均:……

宋均覺得和小輩相處應該心平氣和,要有祖宗的風度:「你有這閑工夫埋汰我,不如去背一背圖案和咒子。」

宋乞一想也是,便拿着平板,屁顛屁顛跑到沙發上背書了。

宋均也不閑着,他把鬼媽媽那停屍房似的屋子收拾了一番,然後坐在餐桌邊上繼續研究怎麼雕刻門神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