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第8章

屋內,一人一詭對視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震撼。

「嗬嗬嗬……」鬼媽媽又開始吸溜豆腐腦,「大兒子……你想見你爸是不是?來,你出來,我帶你見見他。」

「我沒興趣。」宋均拒絕了鬼媽媽的盛情邀請。

該知道的差不多都知道了,宋均不再理會門外的鬼媽媽,坐着休息。

鬼媽媽變着法子試圖用一些陰間的辦法引誘宋均出去,自然是無一例外全部失敗。

它再次氣急敗壞地放下狠話,揚言晚上一定要吃到宋均和那個小崽子的心臟,隨後拖沓着腳步走遠了。

宋均留意着外面的天色。

大約六點鐘,濃霧開始緩慢散去。

六點半,天色微微發亮,鬼媽媽悉悉索索地收拾自己,然後出門上班。

宋均站在窗戶邊,看着鬼媽媽走進菜市場。

詭異場景果然又有了進一步的擴大,宋均敏銳地發現,對面那棟本來正常的公寓樓也變得有些怪異。

原本剛刷完漆的外牆一夜之間破敗了許多,一些人家的玻璃窗上,出現了重疊的血手印。

七點鐘,宋乞準時起床。

宋均這才拉開房門走出去,對宋乞說:「我出一趟門,找點能用的東西。」

他帶好鑰匙,第一次走出「家」門。

這棟樓是老式公寓樓,一層住兩戶人家,沒有電梯。

他們家的門牌號是經典的404。順着陰森森的樓梯往下走,宋均十分順利地走出了公寓,來到了「詭異大街」。

他巡視一圈,很快發現了目標——停在「人肉湯包」門口的白色麵包車。

這輛麵包車散發出濃郁的血肉味,破破舊舊,缺了半個頭的司機正在跟五大三粗的湯包店老闆侃大山。

重點是,在麵包車的後視鏡上,粘了一面小小的圓形廣角鏡,正是宋均需要的凸面鏡。

他溜過去,找准兩個詭異的視覺死角,迅速將凸面鏡掰下來塞進口袋。

然後若無其事、溜溜噠噠地離開,走向街道最盡頭的711便利店。

推開晦暗的、滿是灰塵的玻璃門,宋均走進亮着昏紅燈光的門店。

店裡放置着五排貨架,靠牆擺着新嶄嶄的冷櫃。

宋均一一看過去,第一二排貨架賣詭異零食,「肝兒脆」「油炸心片」「眼球麥麗素」「血味巧克力」等等,是他第一眼就不想吃的東西。

第三排第四排,則擺滿了詭異生活用品,比如「香甜腦味浴巾——讓洗浴更愉悅!」

第五排貨架的東西就比較有趣了。

貨架最上方,白紙黑字寫了小小的標語。

「噓,能夠幫助您殺死仇家的利器原料——想要變強嗎?選TA!」

這一排的商品,一水兒的黑色包裝,光從外表看,沒辦法判斷裏面的內容。

好在,店員貼心地在每樣商品上貼了標籤和說明。

「聖水——起到一定的震懾作用。配合十字架可震懾生前信仰基督的詭怪。該做法有一定風險,畢竟您的仇家生前信仰基督,死後卻未進天堂。」

廢物,拱出去。

「蒜蔥韭洋蔥四辛大禮包——四辛的氣味對更厲害的妖魔有着致命吸引力。把它們碾碎放在仇家身上,再將仇家推進永夜,您將觀賞到妖魔食詭的盛景。」

很好,來一份。

「短桃木劍——沒有任何花紋的質樸短桃木劍,僅對低級詭有微弱效果,除非將它刺入詭心。」

很好,來一把。

「雕刀木板套裝(配兩張門神圖)——輔助工具,在您的雕工非常不錯的前提下,可以雕刻出能夠微弱震懾您仇家的圖案。該做法有一定風險,晦暗籠罩大地,神仙施助無門。」

木板和雕刻刀他正好需要,來一套。

「厚重桃木匕首——比短桃木劍重一點,效果相同。」

很好,來兩把備用。

挑挑揀揀拿了幾樣,又去生活用品區選了一管膠水,宋均抱着這堆東西去收銀台結賬。

手腕爛掉的詭異小姐笑容甜美,嗓音膩歪歪道:「先生,這些一共150單位詭能,或者一條新鮮手臂。您怎麼支付?」

新鮮手臂自然是指的人手。

也就是說,如果有玩家過來購買可以對付詭異的道具,沒有詭能的話也可以用自己的身體器官作為代價!

宋均拿出一張路路通。

詭異小姐笑得更詭異了:「這一張蘊含300詭能,您可以選擇在本店充值或者找零。」

「充值。」宋均沒有猶豫,「對了,你們這裡有沒有健康食品賣?」

詭異小姐詫異了一下:「健康的食品?沒有詭會買這個。」

「我在飼養食物。」宋均淡淡地甩了一句。

「哦,這樣呀。」詭異小姐恍然大悟,「我推薦您用豬飼料,便宜划算。我們這裡的豬飼料,一斤只要一詭能。健康食品太貴了,一袋就要50詭能或者一個新鮮手掌。」

「呃……三袋健康食品。」宋均故作嫌棄地看她一眼,「豬飼料喂出來的人肉又柴又腥……」

有錢人呀。

詭異小姐心裏嘀咕了一句,用健康的食品飼養人類,都是上流的做法。

隔壁公寓樓那個殺了老公和小三的老太,是撞了大運了可以「接待」人類玩家,冰箱里才莫名其妙多出了幾袋「健康食品」。

就是窮老太餓得慘了,巴不得立刻吃掉才好,哪裡顧得上用健康食品喂一喂。

眼前這個小哥哥就不一樣,一看就不愁吃喝,有錢有閑的。

詭異小姐想到這裡,殷勤地給他把三袋健康食品包好:「小哥哥,給~歡迎您下次光臨,小店隨時恭候。」

宋均接過東西,也沒有磨嘰,迅速回家了。

他出來不過一個小時,時間才剛過八點。

宋乞已經把鬼媽媽的房間翻了個遍,宋均進門的時候,這貨正抱着一個垃圾桶大吐特吐。

「嘔~~~yue~~~~」

宋均:???

看樣子,這是找到了那個爸爸的屍體。

「一個晚上了,你的心理承受能力還是這麼脆弱。」宋均幸災樂禍地嘲笑道,走向鬼媽媽的房間。

這房間擺的是陰氣森森的停屍局,沒有窗戶,床兩邊分別擺着三個棺材形狀的衣櫃。

床頭左邊那個衣櫃是開着的,宋均湊過去一看,一具無頭**男屍正直挺挺地站在裏面。

他身上已經出現了大片大片的屍斑,皮膚僵硬。更詭異的是,那原本應該失去活力的心臟正在皮下一下一下跳動着。

宋均伸手戳了戳它,發現它一點反應都沒有。

重新走出房間,宋均拆開「厚重桃木匕首」的包裝袋,用包裝袋將其握柄裹住,防止傷到自己。

然後,他踢了踢宋乞,把桃木匕首伸到他面前問道:「你的系統能判斷出這是什麼東西嗎?」

宋乞剛剛吐完他的早飯,臉色蒼白,顫顫巍巍地湊近桃木匕首。

三秒鐘後,果然出現了系統面板說明。

「不屬於你的厚重桃木匕首(低級,評級甚至達不到D)——僅對低級詭異有微弱效果,除非將它刺入詭心。」

宋乞說:「低級道具,等級在最低級的D級之下。」

原來如此,這玩意甚至沒有評級。

宋均點點頭:「你繼續吐吧,我去辦點事。」

說完,他拿着匕首再次走進鬼媽媽的房間,用力將其刺入男屍的心臟!

一聲悶悶的鈍響之後,那顆心臟在皮下爆裂開來。

隨後,男屍開始迅速腐爛,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成一抔黑土。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宋均覺得自己的力量似乎又增強了一絲。

他再次將匕首拿到宋乞面前,問道:「你看看這個東西,現在有變化沒?」

宋乞已經吐完了。

他仔細看了看,系統面板說明果然已經變了:

「殺了一隻弱詭的厚重桃木匕首(D級)——一隻弱詭使得它的陽氣和震懾力有了微弱增長。僅對低級詭異有一些效果。」

宋乞將說明念給宋均,說道:「原本的微弱效果變成了一些效果,評級也增加了。」

宋均表示很滿意。

他拆開那套雕刀,將兩塊木板和贈送的鐘馗關公圖放在一邊,招呼宋乞過來。

「我要在匕首上刻圖案,你就在邊上看着學。我需要一邊雕刻一邊念咒,不能中斷,不能停下。你看好步驟,如果有什麼問題,結束了再問。」

宋乞應是,站在宋均旁邊,看着那把雕刀上下翻飛。

「天地玄宗,萬炁本根。廣修億劫,證吾神通。三界內外,惟道獨尊。體有金光,覆護吾身。視之不見,聽之不聞……」

竟然是念的《金光咒》!

這咒子,iPad筆記上有,但是宋乞記不住。

他看着專心念咒的宋均,目光中帶上了一絲鄭重。

他覺得,這哥哥詭不同於一般的詭異,甚至也許根本不是詭異。

第一天下午,他告訴自己燒紙的常識。然後,給了走時精準的手錶,化解了浴巾危機。夜裡,從鬼媽媽嘴裏套齣劇情。現在,殺了潛在威脅的詭爸爸,又教他製作可以殺詭的道具。

這哪裡是詭怪,怕不是神仙見國家危難,下凡解救眾生來了!

哪裡有詭怪可以毫髮無損地念誦《金光咒》啊?!

宋均不知道宋乞在想什麼,這《金光咒》他是念得委實難受。

身體里有一股氣在橫衝直撞,撞得他五臟六腑都要碎了。

隨着一遍又一遍的念誦,這股氣最終徹底入侵五臟六腑,形成了一層保護膜附在上面,他的體表也逸散出肉眼可見的黑色詭氣。

這些詭氣迅速逃離他的身體,消散在空氣中。

宋乞顯然也發現了,神色帶上了些許擔憂。

剛剛還說是神仙,結果現在,念咒念得臉上全是黑血黑筋,詭氣從內往外冒,感覺整個詭都要從裏面炸掉了。

他想提醒一下宋均,但是想起宋均和他說的不能中斷不能停下,還是雙手握拳,硬生生地忍住了,強迫自己去記那個正在雕刻的圖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