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猝死後,我穿到未來成了NPC全章節 第7章_密子小說
◈ 第6章

第7章

呈現在他面前的資料顯示,宋昀家裡是五代單傳。宋昀自己確實有個弟弟叫宋均,有道士證,通曉玄學,但這個弟弟的長相和副本里的男詭對不上號。

宋均英年早逝,而且死於一百年前,死因是突發心臟病。

換句話說,羅司令的猜測很可能錯誤。

白髮蒼蒼的老人放下資料,平靜地轉向巨大的投影。

短短几個小時內,天災已經降臨了兩百多個國家。

一些地方莫名其妙變成了詭異副本,海嘯、龍捲風、地震,一天之內席捲全球。

許多國家根本沒有應付措施,因為「國運遊戲」降臨以來,他們沒有當真,在某些國家惡意的帶頭抹黑下,甚至覺得是夏國針對全球的陰謀。

目前,只有兩個選手還活着的國家尚算安全。

夏國高層已經收到了無數求援信以及某些國家的無端指責,他們試圖通過道德綁架的方式向夏國索取支援和物資。

一向以和為貴的國家,這次難得沒有向外伸出援手。

原因很簡單,夏國人口龐大,如果這一次選手殞命,不做好準備的話就會自顧不暇。

這個宋乞,看上去的確有希望通關,表現尚可,運氣絕佳。

但,現在副本內風雲變幻,直到現在為止,也僅僅過了一個下午加一個晚上。

夜裡會是什麼情況?明天又會是什麼情況?

十幾億人的命運被迫拴在一個甚至還沒來得及踏入社會的年輕人身上,是一場所有人都輸不起的豪賭。

他們目前的策略是,一邊盯着屏幕分析遊戲、積攢經驗,一邊開始全民學習規則怪談,全面進入戰時狀態,應對未來所有可能到來的天災。

與此同時,徵召所有道士、和尚以及民間派系的高人,調查這場「國運遊戲」背後的「勢力」。

羅司令喝了一口濃茶,繼續盯住夏國直播間。

現在,離10.30隻差五分鐘,快到熄燈睡覺時間了。

宋乞顯然也發現了這點,他對宋均說:「按照規則,我該吃藥睡覺了。」

宋均不太需要睡眠,倒是挺享受睡眠的感覺的。

前幾天他都是在自己的房間里鎖好門呼呼大睡,對夜晚的事情一無所知,也沒發現什麼異常。

今天他也想睡覺,可今天是選手進入遊戲的第一晚,很難說晚上會發生什麼變故。

宋均決定還是不睡了。

他扯過枕頭丟在地上,然後一屁股坐上去,準備打坐。

宋乞吃完兩顆維生素C,扭頭看到這一幕,睜大眼睛:「你幹嘛拿我的枕頭墊屁股?」

「什麼枕頭,這是蒲團。」宋均調整了一下姿勢。

「……啊?」

「你可以用校服重新窩一個枕頭。」宋均無所謂。

「可……那你怎麼不用校服給你自己窩一個蒲團?」

「我缺德。」

「……」

握草。

宋乞震撼地坐在床上,被宋均的坦率徹底折服。

他牛頭不對馬嘴地誇獎道:「就算我祖宗十八代都在下面給閻王爺磕頭,也生不出你這麼一個詭中豪傑。」

10.30的鬧鐘響起,宋乞躺在床上,關了燈。

砰砰砰砰砰!

木門立刻被激烈地撞擊,宋乞嚇得跳起來,宋均同樣臉色一變。

他先宋乞一步,眼疾手快地拉開燈。門外的動靜立刻消停了,鬼媽媽發出不甘的嘶吼。

「錯誤規則。」宋均冷冷地說,「我能感覺到,剛剛門上的規則保護消失了。」

也就是說,如果選手堅持不開燈,那麼這扇木門要不了三十秒就會被直接砸爛。

燈一開,脆弱的木門又變成了詭怪勿近的硬核木門。

宋乞也驚出了一身冷汗。

如果不是剛剛宋均反應快,他恐怕真的會堅持規則,不開門。

畢竟結合規則全篇來看,夜晚就算有聲音,也是很正常的。

這隻詭救了他一命!

宋乞感激涕零:「義父!」

宋均:???

「不要搞錯輩分佔我便宜。」宋均幽幽道,「我寄得早,至少也得是你太爺。」

宋乞覺得,自己那澎湃的感激之情已經消失殆盡。

我叫好兄弟義父,他卻想當我太爺。

房間里一時陷入詭異的沉默,宋乞躺在床上,枕着兩套舊校服,覺得頭好癢,要長腦子了。

想着想着,他竟然就這麼安穩地沉入了睡眠。

窗外黑霧沉沉。

詭異場景是完美嵌入現實世界的,也就是說,這棟公寓樓在現實世界也是真實存在的地址。只不過這裡早已廢棄,裏面也住滿了各色詭異。

宋均來了以後,發現這個場景在以緩慢的速度擴大。

第一天白天,從玻璃窗往外眺望,可以看到旁邊街道上的一溜雜貨商鋪、菜場、賣清真牛肉鍋貼的小店、湯包店麵條店以及一家銀行,人來人往,挺熱鬧。

到了第二天白天,樓底下的那條小街雖然依舊熱鬧,那些小吃店的招牌卻變成了清真人肉鍋貼、人肉湯包以及大碗人肚面,原本無比正常、紅底白字的招x銀行也變成了白底黑字的冥民銀行。

仔細看街上的行人,都是難看的死相。什麼頭碎了一半的跳樓死、踮着腳臉色青紫的弔死、手腕糜爛的割腕死,甚至還有武士刀插入腹中的切腹死,等等等等,讓宋均充分見識到了自殺的多樣性。

隨着天色漸黑,這些場景慢慢被黑霧籠罩,窗外只能看見濃郁翻滾的墨色。

據宋均前幾天的觀察,大部分詭異對這種東西頗為忌憚。鬼媽媽一到天黑,就會第一時間把窗關好。外面的店鋪銀行,都是每晚5.30準時拉閘,不再營業。

而天黑的時間,差不多就是晚上6.10分到6.20左右,鬼媽媽回家的時間。

他大膽推測,要麼就是這個黑霧極具殺傷力,要麼就是出於某種規則,沒有詭異可以長時間停留在目前的「夜晚」。

如果試着把鬼媽媽留在黑暗中,或者在黑暗降臨前殺死它……

咯吱咯吱咯吱咯吱。

吸溜。

外面傳來啃鳳爪和吸豆腐腦的聲音。是鬼媽媽這缺德玩意在吃夜宵!

那聲音逐漸放大,伴隨着拖沓的腳步聲,最終停在宋乞房間門外。

「大兒子呀。」鬼媽媽說,這一下子把宋均噁心得不輕。

vocal,這詭異竟然試圖用公鴨嗓擠出夾子音!

「嗬嗬嗬……出來一起吃點吧……」

它把什麼東西倒在了門縫處,一股腥臭味直擊鼻腔,宋均難以抑制地yue了一聲。

低頭一看,是已經臭掉的人腦液體。

這蠢詭,不會是想把他饞出去吧??

宋均看清以後差點又吐出來:「你再多倒一點,我都能直接在門裏面吃了。」

地上的不明液體果然沒有再增加了。

「大兒子……嗬嗬嗬……香不香?媽這裡還有好多呢。你出來,這些都是你的。」

宋均打算小試探一把。

他說:「不用了,我可以跳到窗外去覓食。」

「嗬嗬嗬嗬!」這無意義的音節像是在嘲諷。

「不可能的!」鬼媽媽不夾了,厲聲嘶吼,「嗬嗬嗬嗬……不能跳!你的心臟我還沒吃……嗬嗬嗬嗬……」

這絕對是宋均跟鬼媽媽交流最多的一次,他敏銳地發現,鬼媽媽真的不太聰明。

絲毫不懂得遮掩自己的心思,似乎靈智未開。

「我寧願把我的心臟送給別的詭異吃,也不會給你吃。」宋均大膽求證,「黑霧裡就有別的詭異。它們殺詭的手法,比起你殺詭的手法,可要高明多了。你甚至沒有殺過詭!」

「嗬嗬嗬……」鬼媽媽彷彿在思考。

過了一會兒,它說:「大兒子,黑霧裡的那些大人物,也沒什麼好的。再說了,媽媽在菜市場人肉鋪子工作,每天都會剖心剁肉。媽的手法可高明了,保證你滿意。」

見宋均還是不講話,它急了:「大兒子,我雖然沒有殺過詭,但我殺過人呀。你忘了,你爸爸和那個死女人,就是我殺的。你還幫着把那個女人運到人肉鋪子去賣了,你忘了嗎?」

卧槽,這一套,居然把劇情給套出來了!

宋均瞳孔地震。

直播間同步地震。

「我靠,哥哥賴在選手的房間跟媽媽聊天,導致劇情直接暴露了?」

「國家快提示!國家快提示!國家快提示!」

「這哥哥也是罪大惡極的變態……」

「合理猜測,哥哥對人肉有了心理陰影,才會不吃。根本不是人肉越吃越爛之類的理由。」

「我真擔心他利用選手消滅給他造成陰影的媽以後再滅了選手……」

小日子那邊得知了劇情,已經選擇使用珍貴的提示機會,把劇情告知了不敢入睡的選手。

這名選手同樣還堅挺着,也悟出了夜晚不能關燈這一規則,小日子直播間現在燈火通明。

夏國戰略指揮室的眾人,則決定繼續觀望。

規則提示過,家裡不存在第四個人,陌生的男人是選手的幻覺。

宋均從來沒有看到過四處亂竄的第三隻詭,再結合剛剛鬼媽媽的話推理,這個所謂「陌生的男人」不太可能是爸爸詭,而更有可能指向爸爸的屍體。

宋均估摸着還能問出點東西,打算把宋乞叫醒一起聽。

無奈,這貨直接睡死,呼嚕聲跌宕起伏。宋均用力戳了好幾下,他愣是一點反應都沒有,只能遺憾作罷。

默默蹲回門口接着演,宋均模仿着某類吸血鬼兒子質問道:「之前怎麼不見你帶些好肉來給我吃?冰箱里儘是些下水一類的雜碎。你之前給肉鋪子可是奉獻了一個整屍吶。我就是因為吃不着好的,現在才這麼瘦!」

鬼媽媽被激怒了。

宋均不給它說話的機會:「還有,我之前只幫你運了那個女人過去,我爸的屍體呢?你放哪了?你要是再把我爸運過去,兩具整屍,說不準肉鋪老闆還能允許你多撿些碎肉。」

鬼媽媽突然忸怩起來。

它在外面嗯嗯啊啊了半天,這才不好意思地夾起聲音:「大兒子呀,你這是說的什麼話呀?哈哈,哎喲~」

宋均眉頭一皺,悄無聲息地離門遠了點。

「嗬嗬嗬……你也知道。自從有了你弟弟,你爸爸就不怎麼回家了,在外面喝酒。我多寂寞呀。」

「我好不容易殺了他,自己也長生不死了。你還小,不知道男人死後的妙處……」

卧槽,這特么還能這麼玩?

這副本,簡直看似平平無奇,實則花樣百出。

「握草!」床上突然傳來悄聲的驚呼。

扭頭一看,宋乞這二貨居然醒了,一邊把食指放在嘴邊示意宋均安靜,一邊悄無聲息地把自己掉了個個兒,趴在床尾一臉興奮地偷聽。

由於規則限制,夜裡他必須在床上睡覺,所以這床他斷然是不敢下的。

宋均還處在震驚當中,沒空吐槽宋乞的奇葩行為。

他試探着問鬼媽媽:「我……我爸死了多少年了?……沒爛?還能用?」

鬼媽媽哼唧了一陣,這才說:「頭早爛了,剁來吃了。後來嘛,你王阿姨給我出了個主意,教我把他做成標本,好使着呢。」

「你爸那個死鬼呀,真給他撞大運成詭了。我給他鎖在那具身體里,這死老頭每晚不知有快活呢。嗬嗬嗬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