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猝死後,我穿到未來成了NPC全章節 第5章_密子小說
◈ 第4章

第5章

時針指向6.30,宋乞坐下來打開「健康的食品」,原來裏面是一塊壓縮餅乾。

這遊戲的坑確實多,他腹誹一句,把那塊不大的餅乾塞進嘴裏,迅速吃完,彷彿有人跟他搶一樣。

這麼做的原因很簡單。

「用餐時須要專註」和「如果媽媽要你進廚房幫忙,請你不要拒絕她」,很可能是矛盾規則。

如果沒有在一分鐘內吞完食物,媽媽就讓他進廚房,那麼他很有可能會被撕成碎肉。

被餅乾噎死,也比被鬼撕了強。

果然,6.33分,鬼媽媽開嗓了。

「來,小兒子,進廚房幫幫我。」

fine。

宋乞站起來,前往廚房。

果然,無事發生。

鬼媽媽陰冷地看了一眼宋乞,把菜刀遞給他:「小兒子,把你的左手剁下來給我。快點,你不是要幫忙嗎?」

宋乞拿過菜刀放在一邊,火速收拾好裝滿垃圾的垃圾袋:「對,我要幫忙,我幫你倒垃圾。」

他慢慢退出廚房,盯着鬼媽媽。

果然,又無事發生。

鬼媽媽的眼神恨不得吃了他,但是行為上,似乎無能為力。

他賭對了!

規則說進廚房幫忙,也沒說要幫什麼忙。

他完全可以自己選擇,幫忙倒垃圾也算是幫忙啊!

隔壁的小日子,已經傻乎乎地剁下了自己的左手,直接血濺三尺。

恐怕要不了多久,就會失血過多而亡。

宋均看在眼裡,暗暗鬆了口氣。

可以,這大孫子還挺聰明。

宋乞吃完飯,也沒什麼事情,已經開始在屋子裡溜溜噠噠,一副標準的新人玩家模樣。

他不敢進鬼媽媽的屋和宋均的屋,只得在客廳和自己的屋子裡轉悠,尋找線索。

他自己的房間不大,打開門就是一張床,床旁邊是衣櫃,床頭左邊是窗。

衣櫃里掛着兩套舊校服,校服上綉着「英才高中」的字樣。

宋乞掏了掏校服口袋,空的。

除了校服之外,衣櫃里還有一隻能走動的鬧鐘。

跟自己的電子錶對了一下時間,鬧鐘的時間慢了大約45分鐘,鬼哥哥給的表走時倒還挺准。

衣櫃里除了這兩樣以外空無一物,床上就連被子都沒有,只有孤零零的枕頭跟床單。

檢查了一下枕頭,嗯,軟綿綿,裏面沒塞東西。

正打算掀床單,一個陰惻惻的聲音傳來。

「我問你。」

一回頭,臉色慘白的男詭站在門邊,一雙黑幽幽的眼睛盯着他。

「什、什麼?」

「精油你帶了沒?」

精油?

什麼精油?

宋乞心裏很懵逼,默默回憶了一遍規則。

確認規則里沒有提到類似的線索或者相關事件,他才搖頭道:「沒有。」

宋均在筆記里寫過,硃砂粉如果要用來上色的話,是需要植物精油的。

但這大孫子忘了這茬,看這樣子肯定是沒帶專門的植物精油。

這樣的話,他只好去偷鬼媽媽廚房裡剩的那點兒過期植物油試試……

宋均沒再多說什麼,嫌棄地看他一眼,轉身拉開房門。

鬼媽媽就站在門口!

見門開了,它的脖子倏地拉長,腐爛的臉快要碰到宋均的鼻子。

「你們兄弟兩個,在,說什麼呢?」

卧槽!

那腐爛的大臉嚇了宋均一跳,他下意識地一伸手,用力把鬼媽媽推了出去。

鬼媽媽毫無防備,就這麼「咚」一聲撞上了牆!

它立刻嘶吼起來,手指成爪,猛地躍起朝宋均衝過來。

砰!

面對死亡威脅,宋均眼疾手快把門一關,熟練地扭上門鎖。

這扇脆弱的木門竟然真的擋住了鬼媽媽,外面直接沉寂下去。

宋乞愣住了。

良久,他控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期期艾艾地開口問道:「那啥……哥,你跟咱媽……關係一般哈?」

宋均默默轉身。

「原來可能一般吧,現在你也看到了,那是不共戴天之仇。」

宋乞覺得自己腦子被錘了。

卧槽,卧槽,兩個鬼打起來了??

不是溫馨家庭嗎?

內訌???

不僅宋乞,直播間的觀眾也覺得認知受到了重擊。

「各位,我們這場國運遊戲是不是變異了?」

「豈止變異,簡直哥斯拉。」

「那個哥哥詭打不過媽媽詭吧?所以躲進了選手的房間??」

「而且看樣子不打算出去了捏。」

「這局夏國贏麻了。」

…………

副本內,宋均摸了摸鼻子。

「我今晚在你這兒湊合湊合。」

我艹。

宋乞大驚!

跟鬼一屋,刺激死了,睡不着。

不過,自己也許可以試試看能不能問點線索出來。

想到這兒,宋乞摸摸索索地坐到宋均旁邊,問:「哥,你為啥跟媽媽關係不好?」

宋均沒好氣地往床頭一靠:「什麼為啥?你看她那個長相寒酸不寒酸?一具屍體哎,都快要爛掉了還不注重保養,天天就尋摸着吃人肉喝人血,越吃越喝陰氣越重爛得越快。」

宋均內心畢竟還是人,接受不了自己變成渾身腐爛發臭的屍體。

一開始見到鬼媽媽,他也差點被嚇得失去理智。

「本來生前也不是什麼大美女,死後還這那的作妖,仗着自己長得丑到處嚇人,噫,老子想想就嫌棄。」

「就算大美女死了變成屍體都夠磕磣的,你看看她那樣,我遲早有一天yue給她看。」

宋乞:!!!

直播間觀眾:!!!

確認了,這哥哥畫風不正常。

「越吃越喝爛得越快?!」宋乞一下就抓住了重點。

這哥沒要他內臟,不會是因為這個吧?!

宋均確認道:「是的。人死後會維持咽氣那一刻的樣貌,哪有剛咽氣就是腐屍的啊?身體消化系統都不運作了奇經八脈都涼了還吃人肉,她能不爛么,越吃越爛。」

宋乞仔細打量一番宋均,好像還真是?

宋均除了皮膚沒有血色、瞳孔有些渙散、能看出來不是活人以外,比鬼媽媽好了不知道多少。

他不由得衷心誇讚道:「沒人比你更懂養生……啊不,養死!」

誇完以後,又好奇地問:「那你平時吃什麼?」

「我……」宋均總不能當著世界人民的面,承認這房子里只有人肉,自己又沒有錢,已經好幾天沒吃東西了吧?

可能是已經寄了的原因,他平時也感覺不到餓,今天拿了冥幣,卻覺得有力量多了。

哀嘆一聲,宋均扯道:「除了人肉人血,其他都行。呃,清粥小菜就不錯。」

實際上清粥小菜能不能吃,他也不清楚。

「最好的還是冥幣。」宋均補充道。

這不,有了錢,他打算之後去街上買點零食試試。

「你把地址和姓名給我,我以後給你燒。」宋乞確認了,這是個貪財鬼。

他現在相信宋均確實不吃人肉,這貨明明有無數次機會下手,愣是一次機會都沒用。

這如果真的是友軍,他出去以後立刻給他燒冥幣回來。

哪怕是傾家蕩產,買空所有葬喪用品店!

「嗯。」宋均倒不在乎,主要是他不信這小子會燒紙錢。

燒紙錢很有講究,方法一錯,他怕是一分都收不到。

沒有掃他的興,宋均拿出平板,想看看自己之前的筆記。

他現在算是把鬼媽媽徹底得罪了,得連夜準備一個坑死它的小妙招。

「那個,」宋乞突然想起了什麼,「你是怎麼知道我祖宗的名字的?」

剛剛老是被打岔,這麼重要的事他差點忘了問了。

宋均張口就來:「我最近在練讀心術,正好拿你練練手。」

這個理由也說得過去,宋乞「哦」了一聲。

宋均開始翻看自己那熟悉又生疏的筆記。

慚愧,學了那麼多,記得的倒不多。筆記上的那些符籙啊圖案啊,他現在簡直畫不了一點。

趕緊複習……哦不,預習預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