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第4章

沒收來的東西直接把宋均干沉默了。

這熟悉的塑料保護殼,打開以後熟悉的桌面圖,熟悉的備忘錄,還有熟悉的網址。

一切的一切,全部昭示着這可憐的東西在一百年後再次遇到了自己真正的主人。

望着嘔吐不止的宋乞,宋均幽幽道:「你姓宋?」

宋乞試圖抬頭看他,無奈,胃的反應實在太激烈,只好用力點頭。

宋均又問:「你太爺爺的爸爸是不是叫宋昀?」

宋乞思索了一下,再次用力點頭。

確認了,面前這傻貨是自己哥哥的孫子的兒子,四捨五入一下自己白得一大孫子。

不過,宋均決定不說出來,畢竟這是在國運游戲裏,鬼也不知道有這麼一外掛會產生什麼後果。

萬一詭異世界把他倆直接抹殺,那麼一切玩完。

那邊宋乞終於乾嘔完了。

回過神來,望着宋均手裡的平板,宋乞臉一白,結結巴巴地試圖辯解:「啊啊啊啊我我我我……這這這……」

宋均:「沒收了。充電器拿過來。」

宋乞欲哭無淚,好傢夥,還充電器,別說他還真帶了。

不能違反規則,只能乖乖交出去了。

宋乞拿出充電器遞過來,大着膽子講條件:「我七天之後開學,這個要帶回學校……」

頂着宋均可怕的目光,宋乞硬着頭皮扯謊:「那啥,這是學習平板。而且,這個電池非常脆弱,不知道啥時候就不能用了,續航時間特別短,我還得去找人換呢。」

看了一眼死面神灰的宋均,宋乞把剩下的話說完:「這個送給你沒問題,但是電池真的脆啊,你好歹讓我多搞點能用的電池再說……我反正還得回家過暑假……」

好大一張餅!

宋均決定不為難晚輩:「行吧。我就玩一個晚上,明天給你。」

天已經快黑了,屋子裡的陰氣越發濃郁,破舊的沙發散發出陣陣潮氣。

宋均打開電燈,順便看了眼時間。

已經是晚上6.10了,是鬼媽媽回家的時間。

果然,門外傳來拖沓的腳步聲。

門打開了,一個五大三粗但略顯佝僂的身影席捲着門外濃厚的黑霧進了屋,然後迅速關上門,彷彿在防備什麼東西一般。

鬼媽媽整理了一下自己身上的黑衣服,抬起頭,盯住屋內一人一詭。

這長相,一個字形容就是磕磣。

雖然脖子以下不可見,但是臉皮和手明顯已經開始腐爛,沉澱着大塊大塊的屍斑。臉上肌肉已經凹陷乾癟,一雙眼睛眼白通黃,瞳孔完全散開,呈現混濁的灰色。

一頭黑髮已經枯槁,脫落了大半。

宋乞在遊戲中也見過喪屍等等恐怖形象,但虛擬畢竟虛擬,一下子來個真的站在面前,那衝擊簡直不是一般地大。

宋乞嚇得san值狂掉,只覺得自己腿都軟了。

胃裡一陣蠕動,這是又有了吐意。

不過,宋乞很有出息地忍住了。

就算他是個完全沒有經驗的小白,此刻有了對比,也能非常直觀地感受到宋均和鬼媽媽氣場的不同。

宋均雖然也有死態,也很恐怖,但宋乞並沒有覺得特別害怕。而鬼媽媽,宋乞以自己的性命打包票,如果他吐了,那麼絕對活不過接下來的五分鐘。

形勢很嚴峻,就算嘔吐物真的到了喉嚨口,宋乞也能給它直接咽下去。

很顯然,直播間的觀眾們也看出了不對勁。

「這個媽媽和哥哥的畫風不太一樣啊。」

「確實,媽媽感覺好恐怖,那個哥哥相比之下跟弱雞一樣完全無害……」

「哥哥應該是好人啦。」

「什麼好人,隔壁爪哇國選手已經被哥哥撕了因為哥哥要他的心臟,現在天災已經降臨了好吧!」

「對對對,棒子國那個也是,要選手的小拇指,只好剁了給他!卧槽,那個場面啊~」

「我們這個哥哥鬼應該屬於是異類了,只要一個破平板玩。」

「媽媽應該才是正常的詭,哥哥就是異類,別的直播間哥哥都猛地一批……」

「也別這麼說啊,畢竟我們的選手送了冥幣,這哥哥詭也承諾了不為難了。」

與此同時,臨時成立的戰略指揮室內,穿軍裝的眾人一個個神色凝重,眉頭緊鎖。

前方的巨大立體投影上,清楚地顯示着藍星兩百多個國家直播間的情況。

這個副本的死亡率非常高,現在直播間還亮着的,不過只有八個國家。

也就是說,大部分玩家都沒有撐到見到鬼媽媽那個時候就死了。

原因無一例外是因為哥哥,哥哥一上來就要求玩家奉獻出自己的身體器官!

要麼是腎,要麼是肝,要麼是心臟。

好一些的,要一根手指,一根腳趾,一條胳膊。

很多選手當場嚇癱,還有一些選手企圖用拖延戰術,比如「我八天以後給你」。

這種情況下,哥哥詭只會重申自己的要求,並且加上「立刻」兩個字,逃無所逃的選手全部掙扎着死在絕望之中。

剩下這幾個國家的選手,最少也是缺了手指腳趾一類。大家都是隨機抽中的普通人,遇到這種事理智早就已經嚇沒了,鬼媽媽一出場,又當場嚇尿了三個。

相比之下,只有夏國的宋乞,不僅全須全尾毫髮無損,站在鬼媽媽面前也還能夠清明理智。

所有人都看得出來,宋乞遇到的這個哥哥,從頭到尾根本一點為難他的意思都沒有。

目前看來,夏國通關的希望是最大的。

戰略指揮室的人都不傻,在他們看來,是遊戲開場時宋乞那張路路通起到了關鍵作用。

只有一個三十多歲的年輕人皺起眉頭,表達了異議:「司令,這個男鬼問了宋乞的姓氏和宋乞祖宗的名字,這裡有點奇怪。」

為首的老人顯然也注意到了這點。

心念電轉,他想起了自己很小的時候,年邁的爺爺跟他提起過的一些說法。

「永遠不要忘記每年給祖宗燒錢,另一個世界是真實存在的。祖宗拿了錢,才有力量去保護你。」

「祖宗和外鬼是不一樣的,家裡的鬼一般不會傷害你。」

他的爺爺還說過,人們燒紙不像以前那麼講究,很多步驟錯了漏了,祖宗就收不到……等等。

又是幾十年過去,這些東西大部分已經失傳,為了響應環保,現在市面上流行的是一種水溶性冥幣,扔在水裡能夠直接化掉,甚至不用點火。

這小夥子疊元寶點火的動作讓他想起了爺爺以前帶他去給太爺燒紙的事情,而那隻男詭的問題讓他有了一個極度大膽的猜測。

看了看直播間里男詭的樣貌,司令大致估算了一下他的年齡。

「去查一下宋昀這個人。」司令吩咐道,「去找一找跟宋昀有近親屬、直系親屬關係的所有男性資料。」

底下的人很快行動起來。

小插曲過後,戰略指揮室內,所有人重新盯住直播間。

只見鬼媽媽扯動嘴角已經僵硬的肌肉,使得嘴唇裂開一道縫:「兒子。」

聲音喑啞乾澀,彷彿聲帶也爛了。

「我在。」宋乞立刻回答。

鬼媽媽動作拖沓地走進廚房開始忙碌,宋均趁機把口袋裡的手錶掏出來遞給宋乞,隨後也走進廚房。

打開冰箱上層,一個吃了一半的人頭映入眼帘。

宋乞也跟了過來,見到那個人頭,全身一僵。

「你幹什麼?」宋均問。

「我……找吃的。」宋乞回答,眼疾手快地從人頭後面一掏,掏出一小袋「健康的食品」。

「我吃這個,咳。」宋乞晃了晃手裡的袋子,溜了。

好傢夥,還挺機靈,沒踩坑。

宋均翻了翻冰箱,「健康的食品」還剩三袋,也就是說,只夠宋乞吃三頓的。

回過頭,鬼媽媽渙散的眼珠子正死死盯住他。

宋均淡定地問:「您需要幫忙嗎?」

鬼媽媽的脖子扭了扭,喑啞道:「幫我把這小子的心臟取過來。」

一股強大的氣勢壓住了宋均,鉗制住他的五臟六腑,令他幾乎沒有反抗之力。

宋均說:「可以。明天晚上您回來的時候,就能吃上了。」

鬼媽媽盯着他看了一會兒,那股力量緩緩撤去了。

「耍花招。」它扭過身體,一刀一刀剁在砧板上,血肉橫飛。

「明天晚上吃你的心。今晚吃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