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猝死後,我穿到未來成了NPC全章節 第3章_密子小說
◈ 第2章

第3章

「??鬼不都直接把人當獵物的嗎??」

「這NPC人還怪好嘞!」

「我艹,這鬼還挺有禮貌,叫選手不要害怕是幾個意思?」

「笑死了,反正最後要吃人的,你們看看漂亮國那個選手要被嚇尿了。」

「是的,漂亮國選手那個哥哥一直在旁邊盯着他,嚇人啊。」

「別的副本還真沒這個開局……」

「這個鬼百分之百有花招啊。」

「算了算了,看看我們的選手抽到什麼天賦吧。」

不大的客廳里,宋乞也很緊張。

「國運遊戲」傳送開始前,系統給了他五分鐘準備時間,讓他準備四樣攜帶進副本的物品。

時間緊迫,他帶了一打冥幣,一袋硃砂,一隻打火機,還有一個屬於他曾曾祖父的iPad。

準確地說,是他曾曾祖父的弟弟。他也不知道怎麼稱呼,姑且簡稱二爺。

雖然二爺短命鬼死的早,但人家在玄學上頗有造詣,而且是這個唯物主義家族裡五代以內唯一不唯物的。

二爺是個年輕的窮比,兜里沒幾個子兒,也就這個被曾曾祖父視為「破爛」的iPad當做是「一個紀念」留了下來,一直壓在抽屜最下面。

將近一百年過去了,這東西居然沒壞。

宋乞半年前跟父母一起收拾老屋的時候發現了它,好奇心爆棚,費勁給換了電池充上電,然後打開了新大陸。

他發誓,絕對不是想把古董賣了掙錢。

裏面除了各種奇怪的遊戲之外,備忘錄里寫了大量梅花易數文王卦等占卜方法,還有八字紫微斗數風水中醫等知識。甚至記載着一些極為有趣的奇聞異事,當然,需要忽略掉裏面記錄的一些奇怪網址。

這一看,就不想賣了。

好巧不巧,幾個月以後,「國運遊戲」降臨,他被選中成了國運遊戲選手。

如果備忘錄里說的都是真的,那麼對他能夠活着通關是有助益的。

第一個副本不算難,只有三星,可以小心翼翼地做個嘗試。

至於另外幾樣,硃砂、冥幣等等,是他按照「備忘錄」的內容選出來的東西。

宋乞在心裏長嘯:願二爺保佑!最好是二爺還沒有投胎,從陰間上來幫幫他這個可憐的國運選手!

「天賦抽取中……

天賦抽取成功。」

不男不女的聲音再次響起,宋乞屏住呼吸,希望自己可以撞大運抽到一個S級。

「天賦名稱:陽氣加持

天賦等級:C

天賦描述:你可以給周圍的物品進行陽氣加持。可擋惡鬼10分鐘。10分鐘後,惡鬼有概率把你撕成碎片。」

還可以。

宋乞點點頭,不是D,已經謝天謝地了。

「C……隔壁小日子抽到了S級的詭刃,其他選手大部分好像都是C級或者B級。」

「我覺得10分鐘還算可以了,能做好多事情。希望這個人活下來吧。」

「隔壁漂亮國抽到了一樣的天賦,都是這個C級的什麼陽氣加持,我們有對照組了!」

「卧槽,我得去觀望觀望。」

「宋哥加油!宋哥一定可以!」

直播間再次討論起來,C級的天賦,確實平平無奇。

更令人好奇的是,現在這麼多國家的直播間內,只有夏國的那隻詭異NPC沒有出場了。

大部分觀眾都有種不祥的預感。

這頭詭異在幹什麼?

憋大招要讓宋乞一上來就違規,然後好把他砍死嗎?

宋乞也在緊張。

他掏出打火機,從那一打黃紙冥幣中抽了一張路路通點燃。然後,在他的注視下,這張路路通再次出現在他的手中,彷彿變得更有質感了。

可行!

宋乞眼睛一亮,把這張路路通折好。

這一手,令直播間全體觀眾大為震驚。

好小子!還能這麼玩!

那頭,宋均禮貌地敲門,力求不嚇到外面的小崽子。

「你抽完天賦沒有?」

「抽完了……」宋乞覺得奇怪,這NPC是不是太禮貌了一點?

——不對,是憋着一肚子壞水裝好詭的概率比較大。

吱呀——

門打開了。

萬眾矚目下,宋均從房間走出來,宋乞緊張地盯着這位不知道是好是壞的詭。

不過,有一說一,這詭長得怪帥的嘞,跟自己這位大帥比有的一拼。

「規則,自己看。」宋均把規則放在桌上。

宋乞拿起來看了一遍,將字條放進自己的口袋。

「謝謝,我親愛的哥!」

見規則沒有說不能嘗試賄賂詭異,宋乞立刻「熱情奔放」地上前,握住宋均冰冷的手上下搖動。

宋均感覺到手裡被塞了什麼東西,拿起來一看,竟然是一張……

折好的路路通??

用手一窩,就成了一隻立體的金元寶。

這路路通上帶着詭氣,一拿到手,宋均便感覺幾天沒吃人肉的身體強大了幾分。

好小子!還懂這套!

宋均看着宋乞的目光帶上了欣賞。

可塑之才,可塑之才啊。

宋均也不客氣,把路路通收好,便道:「你那一打冥幣,先別燒,打開來我看看都有些什麼。」

規則上說,哥哥的任何要求都不能拒絕。

宋乞於是聽話地將手裡那打厚實的冥幣攤開。

宋均看了看,將其中「天地銀行」印製、帶金額的一打抽了出來,教道:「帶金額的這種冥幣,詭氣會弱一點。你記住了,無論是給祖宗燒錢還是賄……咳,和我交朋友,這種冥幣盡量不要燒。詭嘛,都是靈能交易,不然要通貨膨脹了。其他的,黃草紙路路通卍經文往生咒都可以,能量比較強。元寶也行。」

宋乞愣住了。

我艹,這詭異竟然在教他怎麼燒紙!

這……

尊嘟假嘟?

「行了,除了這打天地銀行,別的都燒給我。這次副本我不為難你。啊不,天地銀行也燒過來,聊勝於無。」

一大把冥幣到手,宋均感到身體充滿了力量。

暗暗點頭,宋均打量着眼前這個上道的小夥子。

「你多大了?」

「22。」宋乞吞口水。

「你還帶了什麼東西過來?告訴我。」宋均好奇地問。

宋乞欲哭無淚。

告訴一隻詭他帶了硃砂,會怎麼樣?

好在,「哥哥」只說了告訴他,而不是全部告訴他。

宋乞鎮定自若地拿出了打火機。

宋均:「……」

當他是什麼弱詭,感覺不到硃砂嗎?

「口袋裡的硃砂拿出來。」宋均瞪了他一眼。

宋乞心臟一提,一邊戒備,一邊拿出了那包垃圾袋裝着的硃砂。

這冥幣是白送了吧?

他不算違反規則,這男詭應該不會為難他吧?

萬一突然發難,那他只能……

沒想到,面前的男詭竟然露出一個饒有興味的笑容。

「可以啊,這硃砂不錯。」

那雙漆黑的眼珠盯住宋乞:「誰教你的這些?告訴我。」

宋乞覺得自己的心臟快停跳了。

這慘白的死人臉,這沒有一絲反光的瞳仁,他真的怕。

不僅怕,還想嘔吐。

但是他得忍住。

因為他隨時可能會死。

「我……我自己看的。」宋乞沒有說謊,「我曾曾祖父……呃,二爺,會這些……yue!!」

面對一張死態畢露的臉,宋乞終於忍不住了,彎下腰乾嘔起來。

宋均:????

他有那麼噁心嗎?

這細狗,竟然直接吐了??

而且看這勢頭,還得嘔一會兒。

宋均翻了個白眼,什麼廢物,真是教不了一點。

打量一下宋乞努力嘔吐的背影,宋均發現他的薄外套下面隱隱顯出一個方形的輪廓。

這是什麼東西?

伸手,神不知鬼不覺地偷出來,熟悉的手感讓宋均一驚。

好傢夥,一百年後居然還有Pad!

沒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