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2章(2)

是太禮貌了一點?

——不對,是憋着一肚子壞水裝好詭的概率比較大。

吱呀——

門打開了。

萬眾矚目下,宋均從房間走出來,宋乞緊張地盯着這位不知道是好是壞的詭。

不過,有一說一,這詭長得怪帥的嘞,跟自己這位大帥比有的一拼。

「規則,自己看。」宋均把規則放在桌上。

宋乞拿起來看了一遍,將字條放進自己的口袋。

「謝謝,我親愛的哥!」

見規則沒有說不能嘗試賄賂詭異,宋乞立刻「熱情奔放」地上前,握住宋均冰冷的手上下搖動。

宋均感覺到手裡被塞了什麼東西,拿起來一看,竟然是一張……

折好的路路通??

用手一窩,就成了一隻立體的金元寶。

這路路通上帶着詭氣,一拿到手,宋均便感覺幾天沒吃人肉的身體強大了幾分。

好小子!還懂這套!

宋均看着宋乞的目光帶上了欣賞。

可塑之才,可塑之才啊。

宋均也不客氣,把路路通收好,便道:「你那一打冥幣,先別燒,打開來我看看都有些什麼。」

規則上說,哥哥的任何要求都不能拒絕。

宋乞於是聽話地將手裡那打厚實的冥幣攤開。

宋均看了看,將其中「天地銀行」印製、帶金額的一打抽了出來,教道:「帶金額的這種冥幣,詭氣會弱一點。你記住了,無論是給祖宗燒錢還是賄……咳,和我交朋友,這種冥幣盡量不要燒。詭嘛,都是靈能交易,不然要通貨膨脹了。其他的,黃草紙路路通卍經文往生咒都可以,能量比較強。元寶也行。」

宋乞愣住了。

我艹,這詭異竟然在教他怎麼燒紙!

這……

尊嘟假嘟?

「行了,除了這打天地銀行,別的都燒給我。這次副本我不為難你。啊不,天地銀行也燒過來,聊勝於無。」

一大把冥幣到手,宋均感到身體充滿了力量。

暗暗點頭,宋均打量着眼前這個上道的小夥子。

「你多大了?」

「22。」宋乞吞口水。

「你還帶了什麼東西過來?告訴我。」宋均好奇地問。

宋乞欲哭無淚。

告訴一隻詭他帶了硃砂,會怎麼樣?

好在,「哥哥」只說了告訴他,而不是全部告訴他。

宋乞鎮定自若地拿出了打火機。

宋均:「……」

當他是什麼弱詭,感覺不到硃砂嗎?

「口袋裡的硃砂拿出來。」宋均瞪了他一眼。

宋乞心臟一提,一邊戒備,一邊拿出了那包垃圾袋裝着的硃砂。

這冥幣是白送了吧?

他不算違反規則,這男詭應該不會為難他吧?

萬一突然發難,那他只能……

沒想到,面前的男詭竟然露出一個饒有興味的笑容。

「可以啊,這硃砂不錯。」

那雙漆黑的眼珠盯住宋乞:「誰教你的這些?告訴我。」

宋乞覺得自己的心臟快停跳了。

這慘白的死人臉,這沒有一絲反光的瞳仁,他真的怕。

不僅怕,還想嘔吐。

但是他得忍住。

因為他隨時可能會死。

「我……我自己看的。」宋乞沒有說謊,「我曾曾祖父……呃,二爺,會這些……yue!!」

面對一張死態畢露的臉,宋乞終於忍不住了,彎下腰乾嘔起來。

宋均:????

他有那麼噁心嗎?

這細狗,竟然直接吐了??

而且看這勢頭,還得嘔一會兒。

宋均翻了個白眼,什麼廢物,真是教不了一點。

打量一下宋乞努力嘔吐的背影,宋均發現他的薄外套下面隱隱顯出一個方形的輪廓。

這是什麼東西?

伸手,神不知鬼不覺地偷出來,熟悉的手感讓宋均一驚。

好傢夥,一百年後居然還有Pad!

沒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