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夏國副本一片祥和,小日子那邊就不一樣了。

現在,他正滿臉菜色,縮在門後,瑟瑟發抖。

他被選入國運遊戲前只是一個平平無奇的宅男,還是最廢的那種。他甚至連遊戲都不打,最大的愛好是抱着老婆抱枕睡覺和戴着VR眼鏡,玩男性向後宮遊戲。

這個副本把他嚇得不輕,就算他抽到了S級天賦甚至還幹掉了一隻詭怪,一切的一切也還是讓他惶恐不能自已。

好不容易撐到鬼媽媽出門,大翔溜出房間,開始找吃的。

詭哥哥已死,選手御手洗大翔白天需要面對的危機幾乎為0。

副作用是,鬼媽媽開始刻意地針對,將冰箱里所有「健康的食品」全部銷毀!

還好御手洗大翔昨天留了半塊健康食品,才堪堪保住了自己這條小命。

他回到房間囫圇睡了一覺,好歹去掉了一些疲憊。中午,他吃掉了最後一點「健康的食品」的渣渣,然後出了門。

昨天夜裡,他翻來覆去地看規則,好歹是發現了並沒有「呆在屋子裡」不出門這一條,加上今天中午食物告罄,便鼓足勇氣,走上街道。

無論如何,他想活着!

這裡是居民區,並沒有多少店鋪。大翔推了推臟污的眼鏡,一眼就看到了那最顯眼的居酒屋。

亮着明亮的黃燈的居酒屋!

他眼睛一亮,拔腿就往那邊走。

他注意到,身邊路過的詭異都用綠油油的飢餓目光盯着他看,隨時準備撲上來把他吃掉。

他只覺得冷意將他籠罩,寒毛不受控制地根根豎起!

恐懼,從心底散發出來的恐懼!

大翔飛奔起來,撲進那溫暖的居酒屋的門,嚇得大喊:「救命!」

「嗬嗬……咔咔咔……」

櫃檯後面傳來一陣怪異的聲音。

大翔心裏再次一驚,緩緩抬起頭,一個戴着老女假面的女人映入眼帘。

那「咔咔咔」的怪異聲音,正是從女人的喉嚨里發出來的。

「客人,你想要什麼?」女人的聲音倒很動聽,「我們今天新上了關東煮,是鮑魚哦。

每一隻都是我們精挑細選出來的,保證都是排污管附近的鮑魚,絕對吸飽了營養。

嗬嗬嗬……您看——」

她竟然將手伸進滾燙的關東煮,撈出來一頭長着細密牙齒、遍布肉瘤的怪物!

「啊啊啊啊啊!!!」

大翔嚇得跌倒在地,手腳並用地往後挪動,連滾帶爬地跑出這變態的居酒屋。

他順着街道狂奔,終於,他看到了熟悉的「7-11」標牌。

7-11!!老朋友了,絕對不是詭異便利店!

大翔迫切地奔向那落灰的門,撲了進去!

「歡迎光臨!」

一道悅耳的聲音傳來,大翔定睛一看,入目又是一隻滿臉死態的詭異。

他只覺得心臟砰咚一下,快要沒救了。

「先生,您不用害怕,」詭異小姐甜甜地說,嗓音如同加了過量蜜糖的開水,「我們這裡也接待人類客人哦,價格公道,您絕對支付得起。」

這番話讓大翔的心情稍微平復了一點兒。起碼,這隻詭怪對自己客客氣氣的很有章法,不像外面的那些東西,舉止怪異,都想吃了他。

「您可以自行尋找您需要的物品。」詭異小姐深鞠一躬。

大翔於是放下心來,有些局促地在一排排擺滿零食的貨架前瀏覽。

他戰戰兢兢地忽略掉那些肝臟脆片,終於在一個小角落裡,找到了他需要的「健康的食品」。

他顫抖着手拿下一包,翻過來覆過去地看,仔細核對着所有細節。

忽然,系統跳出了說明面板。

「健康的食品——人類玩家必備。當前副本唯一指定食品,價格為50單位詭能或者一個新鮮手掌。如果您的手掌不幸缺失,那麼,可以支付一截小臂。」

怎麼選?

要小臂,他可能會再次失血過多,有沒命的風險。

如果再大着膽子,用一次S級的詭刃……

他扭頭看了看收銀員,能感覺到這詭怪比那個鬼哥哥強上好多。

他很清楚那S級詭刃的力量,他干不掉它。

唯一的方法,就是賭一把。選擇支付指定身體部位,冒險換取他這可憐的小命。

拿着這包東西,大翔顫顫巍巍地走向詭異收銀員。

收銀員微微一笑,看出了他的恐懼:「先生,我們這裡是無痛支付,不會受傷,也不會流血。您大可不必感到害怕。」

說完,詭異小姐似乎是怕眼前這個男人反悔,迅速拍了拍手。大翔的小臂立刻消失了手掌寬度的一截,變得更短了。

但是,沒有任何感覺,甚至也沒有傷口!

無痛……就……還好?至少他不會因為失血過多而死亡。

大翔隱約覺得自己的想法有那麼點不對勁。

他抓住那包來之不易的餅乾,將這股奇怪的感覺壓下去,陰沉着臉,轉身離開。

算一算還有5天才能結束副本,他至少還需要5包餅乾。如果按照這個「價格」,他的左邊胳膊肯定是保不住的。

而且,鬼媽媽快要發瘋了。

這個三星副本,一定……一定還有別的生路可以通關!

大翔回到家裡,開始翻箱倒櫃地尋找線索。

「嘖嘖嘖,太慘了。」直播間里,一位幸災樂禍的觀眾目睹一切。

「憑什麼夏國那個人可以有詭給他做道具,我們選手就得斷臂買飯?太不公平了!」

「這一切就是夏國人搞出來的吧?」

「一定是!這麼強的外掛!」

「八嘎,就應該聯合漂亮國滅了夏國!」

一片此起彼伏的吠叫聲中,還夾雜着不少長篇大論。

「昨天,我的房子已經被龍捲風給毀了。我的親戚、我的鄰居,我們這一整個洲的所有夥伴,都面臨無家可歸的困境。

這很不公平,我們站在廢墟里等待救濟,我們的選手在無意義的副本中壯烈犧牲。而夏國選手,卻可以用着詭怪給他的道具,吃着吃不完的健康食品。他們的國家袖手旁觀,拒絕向我們施以援手。

我們強烈要求夏國給我們一個說法,做些他們能做的任何事情。資源、土地、金錢,什麼都行。」

這番長篇大論引起了爆髮式的共鳴。

「我贊同!我的國家很小,昨天發生了驚人的地震,把一切都毀了。我的丈夫為了保護我和兩個孩子付出了生命的代價。

我們的房子塌了,沒有救援,沒有吃的。大家聚集在一起不敢亂走動,因為很多街道和完好的都被怪物佔領了。

我們很憤怒,不明白為什麼有些國家可以作弊,可以對別人的苦難袖手旁觀。危難時刻,人類應該有大愛!」

很快,大量不敢在大夏直播間發聲的網友湧進小日子直播間刷屏,「作弊」「大夏援助」等熱門詞條牢牢佔據外網熱搜。

大夏網友又不甘示弱地湧入外網,陰陽怪氣、言語反擊的同時,曬出了大量本國選手毫髮無傷、和詭異其樂融融的截圖照片。

鬼媽媽被擊殺以後,大夏國民更是直接沸騰,舉國歡慶!

宋均不知道,在系統給出「好心詭異」的評價之後,在大夏人民心中,自己已經徹底變成了友軍。

他還在吭哧吭哧地認真在木板上描那幅鍾馗門神圖,並且產生了一個大膽的想法。

如果他在木板上刻好了這幅副本出品的門神圖,然後用摻了硃砂的油彩將其翻印在背面畫了符咒的黃紙上,效果是不是會更好?

改天就去問問便利店的那隻詭異,買兩罐油彩回來,然後沒收大孫子所有的硃砂!

「……體有金光!嘿!覆映吾身!哈!」

宋乞已經陷入瘋魔狀態,一邊背着咒,一邊舉着劍往前刺,活像一個二幣。

「……殺死詭怪!嘿!保衛國家!哈!」

這大孫子,起碼有一天得變成他的心腹大患。

宋均很嫌棄,把刻了一小半的門神圖放在餐桌邊,回房間放鬆睡覺去了。

明天他還有正事要做,得睡足了才有精神。

不理會外面的噪音,宋均很快沉入睡眠。

第二天一早,生物鐘準時將他叫醒。

出門一看,宋乞已經吃完了早飯,正在小小的客廳中間練習劍招,依然是一邊練。一邊大喊咒語。

「廣修億劫!嘿!證吾神通!哈!」

「三界內外!嘿!惟道獨尊……義父!大佬!我的大腿!」

宋均咳嗽兩聲:「拿上武器,出門了。」

宋乞一聽要出門,馬上來了興趣。

「大佬,我們今天出門幹什麼?」

「買買東西,問點事。」宋均瞥他一眼,「祖爺爺我帶你見見世面。」

宋乞不要臉地眉開眼笑:「嘿嘿,如果以後的副本大佬也能罩我的話,祖爺爺……也不是不行。」

宋均:「滾蛋。」

他倒是想跟大孫子出去闖一闖,可他辦不到啊。

就規則上寫的通關方式而言,他覺得大孫子的下一個副本要麼是「靈異校車」,要麼是「英才高中」。

請問他要以什麼方式混進去?跟學校說自己是陪讀的家長嗎?

兩人順着樓梯往下走,昨天鬼媽媽帶回來的那些人頭不見了,只剩下一堆一堆的碎骨。

走到二樓的時候,兩人敏銳地注意到拐角處有一堆熟悉的碎骨。碎骨旁邊,是一撮詭異死後化成的黑灰。

宋均想到了昨晚聽到的那聲模糊的尖叫,看樣子,隔壁的詭異王阿姨因為貪戀人頭的美味而沒能及時回家,已經得到了真正的長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