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出手救助被廢首輔後,他以身相許了 第9章_密子小說
◈ 第8章

第9章

「你就是姐姐搶來的夫君嗎?真好看。」小蘿蔔頭黎元文望着墨衍,雙眸亮晶晶的。

「誰告訴你搶的?」黎婂玥拍了一下黎元文的頭,傲嬌道:「我和你姐夫那是一見鍾情,兩情相悅,三生石上都有名字的。」

黎元文眨巴着大眼睛,好奇地問:「姐姐,啥是三生石?在那上面有名字很了不起?」

「三生石就是記錄人三生姻緣的石頭。」黎婂玥開始驢自家弟弟:「我和你姐夫,不僅這世是命定情緣,往上數三世,往下數三世,那可都是。」

黎元文信以為真,拍手叫好:「哇!那姐夫不是以後死了重新投胎還是我姐夫?有一個這麼漂亮的姐夫,我一定也會越來越漂亮的,以後,我就是村裡最靚的仔啦。」

黎三:「……」

黎阮氏:「……」

墨衍:「……」

這都什麼亂七八糟的?

三人的目光齊齊看向黎婂玥,黎婂玥尷尬地摸了摸鼻頭,然後果斷地轉移話題:「爹,娘,阿衍家就他一個了,這些東西都是我們去城裡買的,他衣服就一身,沒個換洗,我給買了兩套,他這腿得治,我買了些葯,還有,粗糧野菜太難吃,早上都吃吐了,以後,咱們家就都吃大米白面……」

黎婂玥將買來的東西一件一件往外拿,也一一做着說明。

黎三夫婦向來寵孩子,黎婂玥花的錢還是她自己賺的,他們自是不會說什麼。

天天大米白面的,着實有些奢侈,不過,當著女兒的面,他們也沒多話。

他們家女兒可是把那木頭小疙瘩吃進胃裡都沒事的鐵胃,遑論粗糧野菜?

這新女婿一看就是嬌氣的,想是他不能吃,女兒在意這人,願意寵着,便就寵着吧。

左右進了他們家門,就是家裡人,只要對女兒好便可。

黎婂玥動作乾淨利落,長久在戰地待着,她的很多習慣是刻在骨子裡的肖似軍人,家裡擺放的東西經她的手一弄,就很是整齊。

擺好了東西,回頭就見黎三夫婦已經招呼着墨衍坐了下來,黎元文小朋友的手裡拿着糖葫蘆在啃。

「墨衍是吧?不介意我們叫你阿衍吧?你是真的確定願意入贅到我們家?願意娶我們家婂玥?」

雖說兩人都一起出門見過人了,身為父母,還是要問個清楚。

畢竟,墨衍來歷成謎,又是孤身一人,即便他的腿不便,但周身散發出來的氣度,怎麼看也都不是一個普通人。

這樣的人,怎麼看得上一個農家女?

墨衍大概能理解黎父黎母的擔心與顧慮。

若非黎婂玥馬上就要到官/配年紀,這對夫婦只怕不會那麼輕易將女兒嫁出去。

他看了一眼黎婂玥,想到與其短暫的相處,點了頭:「她很好!我願意入贅為婿。」

活了近二十年,黎婂玥是對他最好的人。

黎父黎母頓時舒了一口氣。

黎母道:「好孩子,以後,這裡就是你的家。」

黎父點頭認同,隨後繼續道:「你這邊既然已經沒有了家人,那該給你們家的禮,就按規矩都給你,其他的流程,明天讓你們娘去找個媒婆問問看,我去找村長看個好日子。」

「一切聽你們安排。」墨衍沒有意見。

他想說一切從簡,不過,想到黎三夫婦對黎婂玥這個女兒的重視,定是想要給她最好的,便沒說。

黎婂玥坐到墨衍身邊,藏在桌下的腳,輕輕碰了碰墨衍的。

力道不重,有點像是故意逗弄。

墨衍只感覺一陣**感從兩人相碰的地方蔓延開,他的臉不受控制地紅了。

黎婂玥看得稀奇,湊到其耳邊,悄聲問:「你是不是從來沒有跟哪個女孩子親密過?咱們都睡一張床,蓋同一床被子了,該做的都做了,還有啥不好意思的?」

墨衍:「……」

他那是不好意思嗎?

他分明就是熱的。

黎婂玥的聲音雖壓低了些,但屋裡安靜,黎三夫婦就在他們對面,很自然就聽到了,這會兒,正都看着他們。

黎婂玥仿若未覺,還在說:「相公,你說你這麼害羞可如何是好?」

「你別說了,你爹娘都聽到了。」墨衍壓低聲音提醒。

黎婂玥頓時一愣,隨即抬眸看向自家父母:「這是我和阿衍之間的情趣,你們偷聽什麼?」

墨衍:「……」

這更羞恥了。

他現在反悔不娶是不是還來得及?

黎三夫婦相視一眼,然後同時起身。

「看我們這記性,竟然忘了做飯了。」

「你舅舅給了一塊臘肉,正好煮了吃。」

很快,屋內就只剩下黎婂玥和墨衍,以及還在吃糖葫蘆的黎元文。

黎婂玥單手撐頭,眼也不眨地盯着墨衍,道:「阿衍,以後,這裡就是你的家,你安心住着便是,等咱們的婚禮結束後,我就開始給你治腿,到時,肯定會很疼,你這幾天可得多吃一些飯菜,好好地養身子。」

「今天晚了,明天早上我上山去獵只雞,正好我買了党參黃芪這些,到時燉湯給你喝。」

她一個個絮絮叨叨做着安排,這是墨衍不曾體驗過的生活,故而,他聽得很是認真。

想到他之前看到那一片空間里的東西,他道:「明天,我跟你一起去吧。」

到時,他就找機會拿一些東西出來給她,她定會高興的吧?

黎三夫婦很快就把飯菜端了上來,原本是要煮粗糧野菜的,這會兒直接換成了大米飯,臘肉燉菜,還有一個雞蛋黃瓜湯。

黎元文一看這些,頓時興奮起來。

小孩子表達情緒的方法很簡單,他撲過去抱住墨衍,湊上去在他臉上吧嘰親了一口:「姐夫,我真是愛死你了,你一定要一直在我們家。」

有了姐夫,他們家都吃大米飯,吃肉了。

黎婂玥伸手將弟弟提開:「這是我相公,只有我能親,你想親,自己找個媳婦去。」

「婂玥,說啥呢?」黎母瞪女兒。

自打半月前女兒死了一次後再醒來,人就不一樣了。

雖說活潑點好,但有些時候太口沒遮攔也是讓人頭疼。

墨衍也是臉上那好不容易壓下去的熱度,再度爬了上來。

這姑娘,怎麼什麼都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