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出手救助被廢首輔後,他以身相許了 第10章_密子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翌日一早,黎婂玥就從床上爬了起來。

她利落地洗漱好,親自去灶房裡生火熬粥。

早上吃得清淡一些對腸胃好。

把米洗凈放到鍋里,蓋好鍋蓋,又開始盛面揉起來。

以前,她在戰地當軍醫那些年,大多時候跟着一起吃大鍋飯,那味道也就湊合,她有一段時間忙,加上味道不怎麼好,就是飽一頓飢一頓,後來得了胃病,那滋味,着實不好受。

來了這裡,最大的一樁婚事給解決了,她也有時間和精力來折騰了。

不只是墨衍這個腸胃嬌氣的,便是自家爹娘和小弟,也得抓起來。

飲食習慣必須要規範,粗糧什麼的,適度吃一些可以,一直吃就不行了。

他們家的地不多,每年的產量也不高,種出來的東西不夠吃,其他就得去買,這就需要錢了。

黎婂玥一邊揉面發饅頭,一邊琢磨着該幹個什麼營生來賺錢。

身後響起黎母的聲音。

「婂玥,你咋不多睡會兒?做飯這事兒,娘來就行了。」

說著,黎母就過去接手黎婂玥手中的活。

黎婂玥往灶里塞柴禾,道:「娘,我想做點生意。」

「咋突然想做生意了?」黎母手上動作一頓,抬眸看向女兒:「你想做什麼?」

「我一會兒先進山一趟,獵點東西去鎮上賣,到時我再在鎮上逛逛,調查一下市場行情。」黎婂玥沒有隱瞞,如實道:「阿衍那腿想要治好,需要不少的銀子,他的身體還很差,昨天夜裡,我聽他在壓抑着咳嗽,這調理又是一筆不小的銀子,還有,以後咱們家就不吃粗糧野菜了,每個月買大米、白面這裡也需要幾百文。以咱家現在的情況,只是打獵的話,定然是不夠的。」

黎母沉默,黎婂玥說的每一項都是錢,還是不小的數目,僅靠打獵和她綉些東西,確實不夠。

須臾,她便道:「阿衍入贅咱們家,就是咱家裡人,他身體不好,自是要精細着點,那腿,那病若是能治,就儘早治吧,娘這裡還有些銀子,到時你拿去,需要娘和你爹做什麼,只管開口。」

站在門外,本想進去幫忙的墨衍瞬間紅了眼。

他沒有想到,黎婂玥說的都是真的,她把他的身體,他的腿,他的吃食全部都考慮了進去,昨天才說要嬌養他,今天竟就有了章程。

她是真的把他放到了心上,真的在意他的健康。

而他以為會反對的黎母,竟是無條件支持了女兒。

第一次,他發現被人在意,被人記掛的感覺是如此好。

「咦,姐夫,你也系聞到了香味來的嗎?娘親一定是做白面饅頭了,我上個月吃過一次,可香軟,可好吃了。」黎元文似是在回味,口水都流了出來。

他抬手胡亂抹了一把,自然地拉着墨衍往灶房裡走。

「娘,你做白面饅頭了嗎?姐夫餓了。」

墨衍:「……」

果然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不是隨便說的。

在黎婂玥身邊,連個四歲的小傢伙甩鍋都甩得如此順手了。

黎母輕點了一下兒子的鼻頭,將人牽着出去。

「還要蒸一會兒,娘先帶你去洗漱。」

「好吧。」黎元文伸長脖子看了一眼正冒着熱氣的鍋,吞了吞口水,艱難地跟着娘親出去了。

灶房內就只剩下黎婂玥和墨衍二人,墨衍上前,張嘴想要說些什麼。

「婂玥,我……」

「阿衍,你先坐一會兒,很快就好了。」黎婂玥拉着人坐下,這才又道:「方才的話,你都聽到了吧?心裏不要有什麼負擔,能夠用錢解決的問題,都不要問題。」

墨衍抿唇,他看得出來,黎婂玥已經做出了決定,即便他反對,也改變不了什麼,那麼,他就幫忙也賺些錢吧。

「一會兒,我跟你一起進山。」

「好。」黎婂玥沒有拒絕。

她並不想讓墨衍跟着去涉險,但若不讓他去,他這心裏必然難受,如此,不如讓人跟去。

吃完飯,黎婂玥背好弓箭,拉着墨衍就走。

「娘,我們先走了啊,午飯就不要等我們了。」

「小心一點,不要進太深的山。」黎母叮囑着將兩人送出了門。

「我知道。」黎婂玥應得乖巧。

經昨天的事情後,村裡的人對黎婂玥就多了幾分畏懼,對墨衍這麼個躲女人後面的更是看不上。

不過,沒有人敢再說什麼。

原身自打身高猛躥,長成現在這樣,不知道明裡暗裡被嘲諷了多少,有不小的心理陰影,黎婂玥卻是渾不在意,只要不到她跟前來逼逼,不讓她聽到,就沒事。

兩人出了村口,徑直往山上走。

現在天氣好,山裡的東西也不少。

除了野雞、野兔之類的,還有其他。

野菌菇,野菜,野果,都有不少。

村裡人都習慣在這種時候上山采些野菜,摘些野果回去吃。

黎婂玥帶着墨衍過來的時候,半山腰上已經有好幾個婦人、小姑娘在那裡了。

這些人,黎婂玥都認識,不過,關係都不怎麼好,畢竟,在墨衍出現前,這些人沒少背地裡說她壞話。

她沒有揍人已算仁慈,打招呼是不可能的。

她打算直接帶着人過去,卻總有人要來找死。

「堂姐身邊這個就是你那不知道從哪裡揀回來,非要嫁的瘸子?也是!如堂姐這樣,成天又只知道背着弓箭打獵,難得有人不嫌棄,雖說是腿腳不好的,到底是個男人不是?」

「黎二丫,你找死是不是?」黎婂玥前行的腳步突然停下,轉身衝到黎二丫面前,居高臨下地看着這個只有十四歲,早就被養歪,瘦得跟竹桿似的少女,冷哼:「我家相公腿腳暫時不方便又如何?僅憑他這一張臉,就甩了你們家那幾個半點本事沒,還總裝大爺,眼高於頂的姑爺好幾條街。」

說她,她能忍,可說她家阿衍,堅決不忍。

懟人,她黎婂玥就沒怕過人。

「黎二丫,我不跟你計較,真當我是怕了你不成?敢說我家阿衍,也不看看自己什麼東西。你一個十三歲就往親姐夫床上爬的人,哪來的臉擱這瞎逼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