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穿越玄幻:我隻身刀斬黑熊精 第8章_密子小說
◈ 第7章

第8章

所謂金窩銀窩,不如自己的狗窩,這點在妖魔身上體現的淋漓盡致。

即便能開口人言,甚至能幻化成人,他們都保留着最原始的習慣。

是譬如喜歡住在洞穴中。

「熊哥好品味,此處視野開闊,坐北朝南,實乃不可多得的寶地。」

這洞穴位置極好,風水極佳。

「哈哈哈,老弟也是這麼認為的啊,老子打算在這裡把孩子養大再搬家。」

「不不不。」

林君,連連搖頭。

「熊哥怎麼能搬家呢,就在這裡好了。」

「萬一死在外面,豈不是白瞎了這麼好的地方。」

熊妖察覺到林君的語氣變化,感想罵人,鋥亮的刀鋒就從熊妖背後刺入,整個刀身全部沒入其中,直接刺中了心臟。

「熊哥,真會給自己挑地方啊。」

林君握着刀用力一扭,胸腰的心臟被刀鋒攪碎。

「你……你……」

胸妖不敢置信的盯着林君,那目光恨不得將林君生吞了。

然而越發無力的身體告訴他,一切都晚了。

巨大的熊身直挺挺倒了下去,眼中滿是不甘。

陳峰兩眼發直。

死了?

一路談笑風生,轉眼就死了?

「大人,那是血氣之力?」

熊妖的皮毛根本不是尋常兵器能傷到的,然而林君卻像是切豆腐一樣捅殺了熊妖,結合刀上那淡淡的血氣。

那分明是司妖伏魔刀法練到圓滿才會有的血氣之力。

可是,怎麼會,普通人沒個幾十年的沉澱根本不可能修鍊到圓滿啊?

陳峰這下真的相信那蛇妖是林君殺的了。

小熊妖慢慢來到黑熊前面,似乎不明白無所不能的父親怎麼倒下了。

林君直接一刀結果了小熊妖。

「陳峰。」

「到!」

陳峰下意識挺直了腰桿。

「隨我去洞穴裏面逛逛。」

「我的熊大哥,可是還有六個孩子要我照料呢。」

陳峰被林君冷漠的語氣嚇出了一身冷汗。

原來林君剛才盤問戶口就是為了滅口。

半個時辰後,林君從洞口中走出來。

刀上滿是鮮血,洞穴散發著一股惡臭。

林君用刀在旁邊挖了一個坑,將那些殘破的人類屍體放在裏面,堆了個土堆。

接着用刀切出一塊木牌,刻上幾個字,插在土堆前面。

一切忙活完,天已經快亮了。

「大人,回城嗎?」

陳峰發現自己已經看不懂林君了。

他既然有如此實力,為何一直隱藏?

而且這斬草除根的性格實在是叫人……喜歡的很。

「不急,等等嫂嫂。」

嫂嫂?

陳峰腦子差點沒轉過來。

這熊妖除了七個娃,還有個母熊呢。

依照熊妖的說法,那母熊今天應該能回來。

不過看着那血腥的洞穴,陳峰覺得是個正常的熊妖都不會回來的。

直到林君提着一個看起來剛剛出生不久的熊崽仔。

「熊哥不老實啊,明明他有八個孩子,嘖嘖嘖,要不是我仔細,差點漏了。」

雖然陳峰覺得對妖魔就應該下重手,但是陳峰第一次覺得自己和林君比起來還是太保守了。

果不其然,林君剛剛掏出那熊崽仔舉在空中,樹林遠處就震動起來,似乎有什麼正朝着他們狂奔而來。

見此,林君直接將熊崽仔摔在地上,死了。

那東西來得更快了。

林君提着血跡還沒有乾涸的刀對着那股衝擊迎了上去,刀鋒上浮現出淡淡的紅光。

當真是司妖伏魔刀法!

那濃郁得幾乎能肉眼可見的氣血覆蓋著整把刀,沒有個幾十年的修鍊怎麼可能做到。

無論陳峰怎麼想,林君已經撞向了那奔騰而來的母熊。

隨着一陣震天的響聲,整個山林都安靜了下來。

陳峰急忙朝着林君的方向跑過去。

林君面前的是一具被一分為二的熊屍。

結束了?

陳峰腦子嗡嗡的。

能造成如此巨大動靜的妖魔,就這麼死了?

就算是條狗,被殺的時候也得叫喚兩聲吧?

林君疑惑的指着被劈成兩半的熊妖,好奇道:

「那是什麼?」

被劈砍成兩半的熊妖中有一個他從來沒有見過的東西,不像是器官。

那是一顆圓圓的肉球,散發著古怪的腥臭味。

「妖丹?這凡俗妖怪居然修鍊出了妖丹?」

陳峰二話不說,直接將妖丹挑下來,遞給林君。

「妖丹是妖魔的精華,不僅可以輔助修鍊,還可以煉丹做葯,是極為難得的寶貝,一般只有跨入非凡境界的妖怪才會形成,這妖怪不是非凡卻有妖丹,只能說大人好運氣。」

那妖丹長得磕磣,宛如結石。

「大人不妨等返回時找楊大人幫忙煉製丹藥。」

林君好奇了。

「不是說可以輔助修鍊嗎?」

「自然是可以的,不過妖丹中的能量過於斑駁,還夾雜着妖魔的戾氣,沒有強大的定力就吸收其中的能量,恐被反噬。」

林君點點頭,收下了妖丹。

「你去找劉家溝的村民買輛驢車,將這些屍體給我拉回城裏面。」

陳峰皺眉道:

「大人,恕我直言,這妖獸的皮毛品相極差,用來打造兵器不適合。」

林君白了陳峰一眼:

「有沒有一種可能,我只是想吃熊掌?」

陳峰瞪大了眼睛。

「大人,這?」

「怎麼,妖魔吃人可行,人吃妖魔不可行?」

「屬下不是那個意思……屬下聽大人的。」

陳峰帶着疑惑向山下的劉家溝走去。

「記得給錢。」

「唯獨這點,大人不配指示我。」

看着陳峰走遠,林君直接跪倒在地上,杵着刀面朝地,胃中一陣翻滾。

可是什麼也沒有吐出來,只是乾嘔。

良久,他終於好過一些。

被劈成兩半的妖魔沒有讓他感到懼怕,但是那殘破的人類軀體讓林君心神俱顫。

他第一見到死人,不是骷髏,而是血肉,而且死相極為慘烈。

他也是人,他能面不改色的殺妖,在他看來和殺雞本質沒有區別。

但是人不一樣,那是一種從生理到心理上的完全震顫。

「呵,真是個危險的世界啊……」

林君當收到了前所未有的緊張感。

他太弱小了,連殺個熊妖都費力。

要是遇到那些大妖該怎麼辦?自己會不會像這些人一樣被妖魔隨意吞噬,像是食物一般死去?

林君拍了拍自己的臉,打斷了自己的思索。

現在想再多也沒有用,還不如抓緊時間強化自己。

自然,對於林君來說,最快的修鍊方式就是殺妖,不斷的殺妖,殺更強大的妖。

他需要更多的經驗。

林君原地休息了一會兒,緩緩站起身來。

「這是什麼?」

忽然,林君發現那母熊的屍體便有一塊木牌。

撿起來一看,上面還有刻畫著一隻鹿。

「山會令?」

什麼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