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穿越玄幻:我隻身刀斬黑熊精 第6章_密子小說
◈ 第5章

第6章

司妖府,就在青林縣衙門對面,一管人,一管妖。

衙門門前偶爾還有一兩個人,而司妖府這卻羅門可雀。

林君推開了那扇塵封了三年的大門,激起一陣灰塵。

林君拿着掃把,開始打掃起來。

「看着幹什麼,幫忙啊。」

林君沒好氣瞪了陳峰一眼。

「哦。」

見鬼了,今天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姓林的居然在掃地?

一直到了中午,整個司妖監還有大部分沒有打掃。

「那邊那個人,過來。」

林君招呼來了一個乞丐。

那乞丐頓時一副死了親媽的表情,卻也不敢逃走。

「林爺,有什麼吩咐。」

林君掏出一張銀票遞給乞丐。

「去,你去找些人來,把這裡給我打掃乾淨。」

說完,林君直接回到司妖監。

乞丐接過銀票,愣在原地。

「林爺?給我的?」

他狠狠拍了自己兩耳光。

見鬼了,連嫖都是白嫖的林爺今天居然付錢了?

很快,乞丐召集起來一伙人,兩個時辰就將司妖府打掃得乾乾淨淨。

林君穩坐高堂,陳峰就坐在旁邊。

此刻的司妖府周圍已經聚滿了人,紛紛往裏面張望。

這可真新鮮,姓林的居然記得自己是個司妖人?

不過卻沒有一人進來。

他們可太了解林君的秉性了,風花雪月的場所才是林君真正該待的地方。

晚上,圍觀的人漸漸散開,沒有一人踏入司妖監。

並不是周圍沒有妖魔,他們打心裏不相信林君真能伏妖。

「大人,回家?」

陳峰呆坐了一天,屁股都麻了。

「不,今晚我們睡這裡。」

陳峰深吸一口氣。

「是,大人。」

又來了,我看你做什麼幺蛾子。

接下來的日子,青林縣又恢復了往日的場景。

在看到大門大開的時候,也只會笑着說一句:

「林大人坐鎮司妖府呢。」

後來則變了,變成了:

「林大人還在司妖府呢。」

一連半個月,林君吃住都呆在司妖府中。

不少人的議論都帶着詫異:

「林大人不會來真的吧?」

「你信了?」

「我不信。」

三年來的印象不是區區半個月就能改變的。

一直到二十天後的傍晚。

陳峰已經在這司妖府練了整整二十天的劍,人都快僵硬了。

他不明白信林的在玩什麼。

「請問,這裡是司妖監嗎?」

一個白髮老人站在司妖監門口,朝着裏面正在練劍的陳峰問道。

林君不知道從哪裡走了出來,將老人扶了進去。

「老人家,可是有什麼情況要報告?」

老人望着林君,他自然知道林君的惡名,也知道他的不學無術,是個來鍍金的紈絝子弟。

如果不是實在沒有辦法了,他怎麼會來這裡呢?

「林大人,草民劉松,劉家溝村正。」

林君點頭示意老人繼續。

「林大人,劉家溝半月來已有七口人家半夜消失,他們的房屋無一例外都被推倒,有村民看到夜間時有什麼野獸在村中往來。」

老人說得很保守,一邊說還在觀察林君的表情。

能推倒牆壁的野獸,除了妖魔還能是什麼?

不過他不能把話說得太明,要是嚇到林君了,那他不是白跑了。

林君點點頭。

「劉家溝是吧,我知道了,老人家你先回去吧。」

老人聞言,直接愣住了。

良久,他長長的吐了一口氣,臉上的皺紋此刻似乎都多了不少。

「草民告辭……」

老人杵着拐杖,來到門外。

「怎樣,老人家,怎樣?」

不少人看到老人出來,急忙問道。

老人什麼都沒說,只是苦笑着搖了搖頭。

見此,眾人露出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

浪子回頭的事情聽聽就好,不要帶入實際。

陳峰緊緊握住腰間的寶劍,三年來他從未像今天這樣憤怒過。

不是妖魔吃人,而是林君玩弄人心。

既然做不到,為什麼要要給他們希望?

玩弄人心,就能讓你得到快樂嗎!

他恨不得砍了林君,可是一想到恩公,他緊握的手又緩緩鬆開了。

「陳峰,陪我走一趟。」

「是……」

陳峰冷冷回答。

夜色迷人,林君帶着陳峰來到一處鐵匠鋪。

「林大人,這是您定製的寶刀,請看。」

鐵匠鋪老闆見到林君到來,急忙掏出一把刀來。

長三尺余,鐔長尺余,是一把有着斬馬刀影子的苗刀。

加錢居士丁修同款。

林君現在精通伏魔刀法,知道這種刀能最大限度的發揮伏魔刀法。

他等了二十天,一是在等妖魔的消息,二是在等刀。

「不錯,多少錢。」

刀一上手,老刀客的直覺就告訴他這刀不行,但是在青林縣也找不到更好的了。

「林爺要的東西,我哪敢要錢呢,就送給林爺了。」

鐵匠鋪老闆討好道。

「有刀鞘嗎?」

「有,上好的流雲木打造的。」

鐵匠急忙拿出刀鞘來,遞給林君。

「不錯,多謝。」

「為林爺服務,是我的福分。」

林君揮了揮手,帶着陳峰走了。

鐵匠老闆摸了摸額頭的汗,直到看到林君徹底消失後才敢鬆一口氣。

「呼,呼呼。」

心痛啊,那可是上好的精鐵啊,自己都還沒有捂熱乎呢就給林君那個狗東西了。

唉,這一年又白乾了。

鐵匠一屁股坐到板凳上,卻感覺有什麼硌着屁股。

他站起來一看,卻看見板凳上居然滿是白花花的銀子。

不多不少,正好四十兩。

剛好和那把刀的價格對應上。

鐵匠抱着銀子,急忙跑出去,外面什麼人都沒有。

此刻,陳峰正用古怪的眼光看着林君。

他親眼看着林君用一種他都看不清的手法將銀子放在那凳子上。

這傢伙還知道給錢?

他們現在坐在一輛馬車上,以這個速度,差不多深夜就能到劉家溝。

「行車不規範,親人兩行淚,給我看着前面,那是坑!」

陳峰急忙調整,好懸沒栽到坑裡。

這下他不敢在看林君了。

「你……算了。」

「待會到了劉家溝,不要逞強,躲我後面。」

林君的表現讓陳峰微微改變了他對林君的看法。

雖然不知道林君為什麼變了,但是改變就是好事。

「嗯,我會的。」

林君點點頭,對着月光緩緩給刀上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