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穿越玄幻:我隻身刀斬黑熊精 第5章_密子小說
◈ 第4章

第5章

日薄西山,夕陽西下。

等林君回到青林城中時已經是傍晚。

林君輕車熟路來到了自己的住所。

那是一座典雅的莊園,裏面假山流水,青磚紅瓦,環境極為優美。

不得不說,原身是個會享受的人。

「林爺……」

一走進莊園,裏面來來往往的僕人接連問好。

林君沒有說什麼,只是徑直來到了湯房。

期間陳峰無數次想找林君提問,結果進城了都沒有問出來一個字。

他實在是不願相信林君真的有殺妖的實力。

三年來的點點滴滴可做不得假。

「興許是臨危爆發?」

只有這個理由才能讓他信服。

林君自然不會在意陳峰在想什麼,他渾身是血,進入湯房就開始搓洗。

「林爺,奴婢服侍您……」

林君在這封建糟粕中洗完了自己來這個世界的第一次澡。

不得不說前身眼光不錯,連個服侍洗澡的丫鬟都長得水嫩。

一邊洗澡,一邊思索。

【殺死凡俗小蛇妖,獲得經驗20】

這是之前殺死小蛇妖的獎勵,少得可憐,不過林君卻從中摸出了一些規律。

就和遊戲一樣,高級妖魔能提供更多的經驗,那些普通人都能捏死的妖魔只能提供非常少,甚至沒有經驗。

洗漱完畢,又胡吃海喝一番,天也黑了。

林君來到了卧房。

卧房整潔乾淨,下人經常打掃。

林君打開了床頭櫃,在裏面翻找。

很快,他找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

《司妖伏魔刀》

和落雁刀法那種世俗不同,司妖伏魔刀法是一門正兒八經的伏妖刀法。

這可是司妖監的武學,每個司妖人必學的武學。

這是他舅舅臨走時強行塞給他的,希望他好好修鍊。

可惜前身自從來了青林縣後就再也沒有打開看過一眼。

司妖監,是大殷王朝開國皇帝為應對妖魔而設立的官方機構,大殷王朝所有與妖相關的事務均由司妖監處理。

司妖監獨立於朝堂之外,擁有一套自己的體系。

各地衙門設司妖監分部,由司妖人管理。

而林君,就是青林縣司妖人。

青林縣長時間無目擊妖魔的報告,安全得很,他舅父正是看重這一點才讓他來鍍金。

按照司妖人的規矩,除了除妖立功得到晉陞外,還有一種方法能晉身。

只要他能鎮守青林縣三年,就能自動晉陞。

青林縣妖魔甚少,這對於林君來說簡直不要太容易。

眼下距離三年還有三個月,他就算鍍金完成,回到司妖監也能被登記在冊。

林君打開那本武學,開始細細研讀。

安全?安全個屁,那蛇妖洞穴裏面的人骨都堆成山了,林君不相信沒人不知道。

【凡俗武學:司妖伏魔刀法】

【是否開始模擬?】

林君眉頭一皺,怎麼還是凡俗武學?

難道這伏魔刀法和流燕刀法並無本質區別?

林君想不通,也就不想了。

「開始模擬。」

他現在有經驗400,根據上次的模擬來看,應該能將此武學演練到化境。

【你開始修鍊《司妖伏魔刀》,此刀法和世俗刀法大有不同,你決定】

【1.勤學苦練,百鍊成金(消耗40)】

【2.細細研究,或有奇異收穫(消耗60)】

【3.寫的什麼狗屁玩意,漏洞百出,讓我來補全它(消耗100)】

漲價了!

這是林君的第一個反應。

奸商!

不對。

林君瞬間反應過來,這功法雖然歸於凡俗,但是級別可比流燕刀法高太多,自然消耗也多。

本以為已經富起來,結果自己還是個窮鬼啊。

唉,得想個方法多殺點妖怪。

最後,林君將剩餘經驗都投入了選項三。

就是賭。

雖然賭狗不得好死,但是。

萬一呢?

【你認真研讀後,覺得這功法滿是漏洞,隨後開始補漏,然而這比想像的要難,你失敗了(-100)】

【你總結經驗,加強了對刀法的理解,司妖伏魔刀法(小成)(-100)】

【歲月流失,日復一日的研究讓你心神憔悴,你對司妖伏魔刀法理解更深,司妖伏魔刀(大成)(-100)】

【你花費了一生的時間研究此武學,你知曉了其所有不足之處,冥冥中,你覺得此武學還有進化的可能,但是你年老體衰,再也沒有年輕時候的激情。司妖伏魔刀(圓滿)(-100)】

四百經驗就這麼搭進去了,林君腦海中瞬間出現了這學武的所有。

毫不誇張的說,林君甚至能將此武學倒着背,裏面的每一個字,每一處細節它都治療。

他現在比此武學的作者更了解。

林君深吸一口氣,拿着朴刀開始揮舞。

很快他發現了這武學的奇妙。

流燕刀法是非常純粹的技巧,一招一式皆有定數,只要人肯下定決心勤學苦練,一定能修鍊成功。

但是伏魔刀法不同,此武學需要調動全身的血氣,每一級都要及時調用渾身的力量集中在一點,以此做到最大化攻擊。

一套刀法走完,林君酣暢淋漓。

此刻天已經微微亮,他徹夜未睡卻感到格外精神。

他來到莊園的院落中,此刻陳峰正在練武。

聞雞起舞,再加上陳峰本就不錯的天賦,將來大有可為。

「練練?」

面對林君的邀請,陳峰立馬停止手中的動作。

「怕要傷了大人。」

退一萬步,就算那蛇妖是林君殺的,陳峰也自信林君不是他的對手。

這一劍十年的功夫,林君抵擋得住嗎?

見此,林君點了點頭,也沒有多說什麼。

「走。」

「去哪兒?艷雨樓的姑娘早上都要休息的。」

林君老臉一黑。

「去司妖府。」

「啊?大人要去哪兒?」

陳峰揉了揉耳朵,差點以為自己聽錯了。

三年來除了剛來青林縣那天,林君可是從來沒有去司妖府。

如今司妖府怕的灰塵都不知道有多厚了。

見林君不似說著玩,陳峰好奇道:

「大人去司妖府做什麼?」

「自然是殺妖了。」

陳峰覺得自己聽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話。

不過他也沒有多說什麼,只是跟在林君後面。

無非是圖個新鮮罷了,不出三個時辰,林君就會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