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穿越玄幻:我隻身刀斬黑熊精 第4章_密子小說
◈ 第3章

第4章

林君注意到,無論是妖魔還是武學,都有個凡俗的前綴。

難道還有不是凡俗的東西?

可惜前身不學無術,這種本應該是基本的東西他都一知半解。

「我走了,你們要一起嗎?」

林君不想在這蛇妖洞裏面再浪費時間。

「不不不,我們自己走,這山我們熟悉,不勞煩林爺。」

老農們連連搖頭。

林君知道自己在他們眼中的印象不會因為一件事情而改變,也不打算強求。

直接站起來拍了拍屁股,將朴刀掛在扛在肩頭,劈開攔在洞口的荊棘,頭也不回走了。

「哥哥走了。」

「別叫哥哥,那是壞人!」

「可是哥哥救了我們唉?」

「那是……那是……哎呀總之不要叫哥哥。」

林君聽得到他們的議論,也沒太在意。

剛走了不到十步,卻忽然看到一個和自己年紀相仿的人。

那人手持寶劍,見到林君也是一愣。

林君注意到這個年輕人的神色在短短几秒鐘出現了數次變化。

震驚,不敢置信,驚訝,隨後滿臉可惜,臉色變得沮喪,甚至有幾分自暴自棄,充滿愁容。

很難想像一個人的臉能在短短几秒鐘之內變化這麼多次。

那人終究是平靜了下來,來到林君面前,單膝跪地。

「卑職陳峰,護衛不慎,救援來遲,請林大人責罰。」

此人乃是林君護衛,是舅父的手下,專門被派來保護林君的。

舅父年輕時救了陳峰父母性命,陳峰便主動脫離司妖監預備部,成為舅父私兵,報答恩情。

舅父就讓他做了自己的護衛。

和前身不同,陳峰嫉惡如仇,眼中容不下沙子,卻受制於舅父的恩情,對林君做的那些傷天害理的事只能眼睜睜看着,還要替前身打掩護。

一來二去,陳峰對林君充滿了怨氣。

陳峰所說的救援來遲,多半是故意的,他就是想讓林君這個禍害死在妖魔口中。

因為在林君那些記憶中,自己似乎就是被陳峰扔到這妖怪洞穴中的。

林君知道陳峰的打算,無非就是再也忍受不了林君的暴行,即便對不起恩公也要替天行道,直接將他扔給了妖魔。

一旦陳峰確認林君死亡,就立馬自殺。

這是他想出來的唯一辦法,和林君同歸於盡,他再也不想陪着林君繼續為惡,只能如此。

「不遲,來得正好。」

林君還能說什麼?前身的乾的那些事自己都忍不住想砍前身兩刀。

陳峰低沉着頭,只是默默站起來。

他知道林君的性格,知道林君回城後肯定會重重懲罰自己。

已經習慣了。

真是禍害遺千年啊,蒼天無眼。

「不知是哪位高手救下大人?」

林君揮了揮刀。

「我自己。」

陳峰見此,只好閉口不言。

林君那三腳貓的功夫弄個女人還得要女人動,殺妖?呵。

真要能殺妖還能被派到這裡來混資歷?

他跟在林君身邊快三年了,沒有誰比他更懂林君。

「對了,你來得正好,我想起來有件事情忘記了,過來搭把手。」

林君招呼着陳峰往山洞回走。

陳峰雖然疑惑,也不敢不從。

很快二人便重新來到了蛇妖山洞。

那些被關的人已經不見了蹤影,應該是下山了。

來到洞穴深處,眼前的一幕讓陳峰呼吸都慢了半拍。

堆積如山的人骨倒不算什麼,真正讓他驚訝的是那兩具蛇的屍體。

蛇屍斷面光滑整潔,出手者顯然是一位身經百戰的老刀客。

刀刀都是致命傷,根本沒有浪費一絲力氣,顯然,這位老刀客的刀法已經出神入化,爐火純青。

「好刀法,真不知是哪位前輩出手,真想結識一番。」

林君聞言,翻了個白眼。

「大人要找什麼?」

林峰問道。

「這個。」

林君從那石床地下掏出來一枚拳頭大小的蛋。

蛇蛋。

裏面還能看到遊動的小蛇。

林君直接將蛇蛋摔在地上,蛋殼瞬間破裂,裏面的小蛇暴露在空氣中扭曲了幾下,死了。

林君如法炮製,將床底總計十三枚蛇蛋都找了出來,挨個摔碎。

陳峰看着滿地的蛋清人都麻了。

「大人這是?」

「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

「愣着幹什麼,給我找!」

陳峰感覺林君似乎變了,十分陌生。

接下來的一整天,二人都在尋找多餘的蛇蛋,整個洞穴被翻了個底朝天。

陳峰看到林君連路過的老鼠都一腳踩死,剛剛冒出頭的蚯蚓都剁成了碎肉,結網的蜘蛛都被逮着拔出了絲來,不由得打了個寒顫。

「這該死的惡人越來越兇殘了……」

在這種程度的搜索下,愣是又讓林君找到了三枚。

林君之所以如此殘暴,是因為他正在做一個實驗。

「看來不行……」

林君喃喃自語。

他殺了數條未破殼的蛇妖和其餘動物,面板沒有任何變化。

這說明不是什麼妖都能給他提供經驗的,必須要有一定實力。

這杜絕了林君想要卡BUG刷經驗的路子。

看來,想要變得更強,只有老老實實找那些有實力的妖怪才行。

「走吧,回城。」

林君揮揮手,陳峰點頭應答。

二人離開了洞穴。

……

……

半個時辰後,一條光滑的小蛇從人骨中鑽了出來。

小蛇看着滿地蛇妖屍體,那都是自己的兄弟姐妹。

還有父親母親,都死在了那個人類手中。

要不是他一直沒動,恐怕自己也被那人殺了。

「父親,母親,兄弟姐妹們,等我長大了,我一定殺了那個人類為你們報仇!」

小蛇的目光逐漸堅定。

他一定要成為舉世大妖,定要以數萬萬人類的鮮血來祭奠父母兄弟姐妹們!

它發誓要做到。

「小朋友,藏得不夠好哦。」

林君不知什麼時候又重新出現,笑呵呵的看着小蛇。

「!!」

小蛇還沒來得及反應,那把朴刀猛朝着它飛來,宛如一隻銀白的鐵燕。

「琤!」

刀落地,蛇兩半。

林君拔出入地三分的朴刀,對着後面瞪大眼睛的陳峰道:

「走,這下真的乾淨了。」

陳峰揉了揉眼睛,急忙來到小蛇的屍體面前。

小蛇斷面光滑整潔,地面的石頭上面是一道深深的縫隙。

這厚度,少說有十寸。

陳峰拍了拍自己的臉。

我在做夢?林君那個紈絝子弟怎麼會有這麼深厚的刀法?

不對,他說蛇妖是他殺的,難道是真的?

他有這本事?

陳峰只感覺腦子嗡嗡的。

「喂,人呢!」

林君站在洞出口處大喊。

「來了!」

陳峰腦子一團亂麻,急匆匆跑出洞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