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蘇銘,這個世界上怎麼會有你這麼惡毒的人?」

「我永遠都不會承認你是我的弟弟!」

「你在我心裏,連小天的萬分之一都比不上!」

「你害死了小天,讓他小小年紀就慘遭喪命,我就是要折磨你,我就是要你生不如死!」

……

瓢潑大雨中,蘇銘被保安推出了蘇家的大門,常年挨餓的他瘦得皮包骨頭,腳下也沒什麼力氣,雙腿一軟直接坐在了瀝青水泥路上。

耳邊充斥着幾個姐姐絕情的話語,他苦笑着搖了搖頭,心臟也一陣一陣抽痛。

他解釋了,人不是他害死的。

他怎麼會害死一個不到十歲的孩子?

可是沒有人相信。

一年了,他用了整整一年的時間「贖罪」,因為一個莫須有的罪名,被這幾個瘋女人折磨了整整一年,受盡無妄之災。

即使是系統派發的任務,這麼多年也有感情了啊,怎麼能那麼無情……

也就是這時,一輛黑色豪車疾馳而來,髒水濺了蘇銘一臉,兩個西裝革履的男助理恭敬拉開車門。

帶着墨鏡的絕色女人優雅地走下車,助理立即上前撐傘,確保雨絲不會沾上那條價值千萬的頂奢禮服。

蘇銘艱難地仰起頭,自下而上地看過去,細高跟、修長**、黑色抹胸禮服,然後是一張顛倒眾生的絕美臉蛋,只是那人輕抬着下巴,就像高高在上的神,連一個眼神都不屑施捨給他。

「四姐……」他輕輕喊了一聲,嗓音苦澀。

「別叫我四姐!」女人面龐絕美,只是表情冷的卻能凍住陽光,「我嫌噁心。」

「我告訴你,別以為你在我面前裝可憐我就會可憐你,這都是你活該!你做出了那種畜牲不如的事,就算是千刀萬剮也是罪有應得!」

「今天是小天的忌日,我不想為你這種人生氣。」

「希望你能明白一個道理,不屬於你的東西,你永遠都無法……」

蘇銘沒有心思去聽蘇凝雪的話,而是在心裏計算着下一個劇情節點到來的時間。

3、2、1……

倒數結束,伴隨着緊急的剎車聲,一道刺眼白光亮起。

蘇凝雪微微睜大了眼睛,旁邊的助理也沒反應過來,千鈞一髮之際,蘇銘從地上衝起來,一把推開蘇凝雪。

一聲肉體和鋼鐵碰撞的悶響,熱血噴濺而出,染紅了半天細密的雨絲。

那輛失控的車也停了下來,整個世界都安靜了。

蘇凝雪也反應了過來,瘋了一樣地去找蘇銘的屍體。

「蘇銘!!!」

雨還在下,蘇凝雪推開給自己撐傘的助理,跪坐在一灘血水中,精緻的臉蛋被痛苦覆蓋,眼淚也一股一股流了下來,「你,你就這麼死了?」

剛才還活生生的人,就這麼死了?

接受了這個殘酷的事實,夏凝雪崩潰地大哭,「你怎麼這麼傻啊……」

一旁的男保鏢也一臉悲戚,過去,他們一直以為蘇銘是為了榮華富貴才留在蘇家,看着蘇銘卑微地討好蘇家幾位小姐也只覺得鄙夷,卻沒想到蘇銘為了自己的姐姐,連生命都可以付出。

一個連命都可以不要的人,他又能貪圖什麼榮華富貴呢?

「四小姐,請節哀!」

靈魂狀態的蘇銘飄在空中,看着下方的場景,笑得苦澀又無奈。

每一次都是這樣啊……

每一次都要他付出生命的代價,才能獲得這些人的認可。

蘇銘垂眸看了眼任務進度條,上面顯示蘇凝雪的好感度達標,攻略完成,可另外三個姐姐的好感度還是零。

【任務失敗,請選擇:重新開始or放棄】

這是第幾次了?

蘇銘抬頭望了望天,已經不記得自己做了多少次這個任務,每次都是這樣,只有死了才能獲得一個姐姐的認可。

可他明明已經用盡了心血,對這些人也是掏心掏肺……

看來,真心並不能換來真心。

「我選——」

蘇銘伸出手指,點擊了一下屏幕,「放棄。」

徹底消散前,蘇銘最後看了眼那棟雄偉的建築,輕聲呢喃,「為了她們,不值得。」

……

不知道過了多久……

「生了,生了!」

「是個男孩!」

「天啊,我從來沒見過這麼漂亮的男孩子。」

「這男孩長大了,不知道要勾走多少女孩的心……」

耳邊傳來一陣歡呼,緊接着,蘇銘就感覺自己的雙腿被人用力一扯,片刻的窒息後,他費力睜開了眼睛。

幾個穿着潔白制服、面龐清秀的女孩擠進了他的視野。

就這麼被人光溜溜地看,蘇銘的臉「騰」地一下紅了。

年輕的護士都被逗笑了:「你看,他還會臉紅呢!」

「真可愛啊,不行了,我要先摸摸。」

同時被十幾隻手摸來摸去,林銘難受地皺起了眉頭,尤其是某個小護士把他的腿打開,伸手進去檢查的時候……

不知過了多久,耳邊才安靜下來,蘇銘轉了轉眼珠,發現整個房間除了一張床、兩張帘子之外,什麼都沒有。

蘇銘抽了抽嘴角,忍不住在心裏罵娘,狗系統果然在騙他,說好的大富大貴之家呢?

醫院病床上,陳婉秋看着剛出生的兒子,虛弱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滿足的笑。

這是她懷胎十月,歷經生育之苦生下的骨肉啊。

也是他蘇家,唯一的繼承人。

「醫生,麻煩你把他抱過來,我看……」

最後一個字卡在喉嚨,陳婉秋突然聽見了一個奇怪的聲音。

【這家人的條件看起來不怎麼樣啊,這能養的起我嗎?】

【看來這輩子又要吃苦了,命苦啊……】

陳婉秋一愣,不明白這個聲音是從哪裡傳出來的。

病房裡里的其他人都一如往常,好像……只有她能聽到。

再三觀察後,陳婉秋才確定,這個聲音,是從他兒子身上傳出來的!

可是剛出生的嬰兒,又怎麼可能會說話呢?

不過這些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兒子覺得家裡很窮,不想給她做兒子,這怎麼行!

「秉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