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第7章

「小小年紀心思就如此惡毒,看來我蘇家是容不下你了。」

蘇天小臉一白,當即哭出了聲,「媽媽!」

正在此時,蘇秉臻匆匆推門而入。

蘇天心裏一喜,想向蘇秉臻求助,沒想到對方直接越過了他,看都沒看他一眼。

確認蘇銘沒事後,對方才施捨般地看向他,「你先出去。」

蘇天從地上爬起來,滿心不甘地走出了房間。

房門關上的瞬間,蘇秉臻立即拿出了口袋裡的鑒定報告。

「婉秋你看,蘭姨果然是蘇天的親生母親!」

蘇婉秋拿起報告,看到上面鮮紅的99.9%後,手抖的連薄薄一張紙都拿不穩了。

如果不是上天賜給她這個孩子,她這輩子都想不到,自己竟然替自家保姆養了整整六年的兒子!

什麼母子感情,什麼主僕之情,都在這場延續了六年的騙局中徹底煙消雲散!

「讓他走,讓他們走,我再也不要看見他們母子!」

「是啊,這孩子確實不適合繼續留在蘇家了。」蘇秉臻沉吟片刻,又道:「可是這樣一來,我們就不得不放棄對蘭姨的指控。」

蘇婉秋也明白,如果沒有直系親屬照顧,他們是不能解除和蘇天的領養關係的。

「那害我們兒子的兇手就要逍遙法外了。」蘇婉秋蹙起黛眉,顯然不願接受這個結果。

蘇秉臻冷笑幾聲,「對付一個女人還不簡單,現在最重要的是把那孩子送走,雖然我們養了他六年,但是……」

能成為一代商業大佬,蘇秉臻一向果斷,做事也雷厲風行,「當斷不斷,必受其害。」

蘇婉秋咬着唇瓣,也是點了點頭,

就是蘇天年紀還小,還有重塑性格的機會,他那惡毒的母親也會把蘇家鬧的雞犬不寧。

小蘇天哭得斷氣,也沒能改變自己被送走的命運。

往日對他恭恭敬敬的下人,如今卻滿臉冷漠,粗暴地那他塞進保姆車的后座。

一聽到自己要被送回自己那窮鬼母親身邊,蘇天就哭得越發厲害。

但這次沒有人哄他了……

「別哭了,吵死了!」

眼看着小蘇天要哭的背過氣去,一道悅耳的童音忽然響起。

蘇天急忙從車的后座上爬起來,扒着車窗向外看去。

外面的女孩正睜着一雙烏黑透亮的眼睛看着他,她梳着可愛的花苞頭,粉色發繩隨風飄揚,圓圓臉蛋粉白剔透,小鼻子小眼精緻無比,露出來的肌膚更是嫩的能掐出水來,就像年畫里的福娃娃。

「四姐姐,爸爸媽媽要把我送走,你快點救我!」蘇天扯着嗓子大喊。

蘇青青打量蘇銘幾番,脆生生地道:「管家叔叔都告訴我了,你是因為不聽話想害弟弟,才被爸爸媽媽送走的,你活該!」

「你們都是大壞蛋!」蘇天破防了,怎麼所有人都向著那個災星!

「蘇青青,我告訴你,爸爸媽媽生了小弟弟就不會再喜歡我們了,那個小孩就是個災星,你早晚也會和我一樣,被爸爸媽媽掃地出門的!」

管家也沒想到蘇天小小年紀,竟會說出這種挑撥關係的話,趕緊揮了揮手,示意司機儘快把人送走。

汽車絕塵而去,蘇青青還愣在原地。

新出生的小弟弟是災星?不確定,先去看看。

蘇青青爬上樓梯,躡手躡腳地打開了嬰兒房的門,又搬來一個小板凳,踩在小板凳上,掀開了蓋在蘇銘身上的被子。

看到搖籃里小小的嬰兒後,蘇青青頓時呆在了原地,像是被人使了定身法一般。

過了好久才忍不住咽了口唾沫,伸出小手,在蘇銘的臉上戳戳,肚子上戳戳,腿上戳戳,像戳棉花糖似的,怎麼戳都戳不夠。

直到把蘇銘戳醒,她才停下作亂的小手,咯咯笑了起來。

小弟弟也太可愛了吧,這麼可愛的小弟弟怎麼會是災星呢?

【四姐,你真的好慘啊。】

蘇青青愣在原地,略帶疑惑地問:「小弟弟,我你在和我說話嗎?」

【你本來可以長成一個大美女的,誰知道會在去廚房的時候被炸傷了臉,變成了一個狗都嫌的醜八怪,真是慘啊。】

在原本劇情中,蘇天不僅恨他,也恨對他好的四個姐姐,可以說蘇家四個姐姐的悲慘下場都和他脫不了關係。

至於廚房那場爆炸,也是蘇天搞的鬼。

讀那本書的時候蘇銘就覺得男主的三觀很炸裂,可評論區還有很多讀者為他洗白,說什麼男主是美強慘,並且由於這本書的爆火,小說界還掀起了一股偏執型男主的熱潮……

蘇青青嚇得小腿一軟,直接踩翻椅子摔了一個屁股墩兒。

她也顧不得摔疼的小屁股,趕緊從地上爬起來,蹭蹭蹭跑到自己房間翻出了一個頭盔,戴在了自己頭上。

她不要毀容,不要變成狗都嫌的醜八怪!

由於蘇銘那句話,蘇青青一直躲在自己房間里,用被子蒙住自己的頭,連渴了都不敢踏出房門一步!

就在她快被被子悶死的時候,房門被人咚咚咚地敲響,一個傭人走了進來。

「四小姐,夫人在走的時候給你準備了一份禮物,就放在廚房裡。」

廚房?

一聽廚房,蘇青青嚇得魂都沒了,立即把小腦袋搖的像撥浪鼓,「我不去,我不要!」

「那我幫您把禮物拿過來吧。」她也不明白為什麼一定要把禮物放在廚房,見蘇青青不願意去,便打算幫着拿過來。

房門關上後,盛青青才從被子里鑽出來,豎起耳朵聽着外面的動靜。

一秒、兩秒、三秒……

鐘錶有規律的跳動,房間里靜得針落可聞,只有嘀嗒聲清晰入耳。

就算蘇青青以為沒有事了,掀開被子跳下床的時候,「嘭——!!!」震耳欲聾的爆炸聲乍然想起。

「啊啊啊啊啊!」蘇青青大叫一聲,慌不擇路地鑽到了床底。

不知過了多少,整個世界都安靜了,蘇青青還是一副獃滯的模樣。

她運轉緩慢的小腦袋瓜里,只有一個念頭——

小弟弟說的是真的。

「咕嚕——」蘇青青咽了一大口口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