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穿成嬰兒怎麼破?全家打怪我吃奶 第2章_密子小說
◈ 第1章

第2章

「蘇銘,這個世界上怎麼會有你這麼惡毒的人?」

「我永遠都不會承認你是我的弟弟!」

「你在我心裏,連小天的萬分之一都比不上!」

「你害死了小天,讓他小小年紀就慘遭喪命,我就是要折磨你,我就是要你生不如死!」

……

瓢潑大雨中,蘇銘被保安推出了蘇家的大門,常年挨餓的他瘦得皮包骨頭,腳下也沒什麼力氣,雙腿一軟直接坐在了瀝青水泥路上。

耳邊充斥着幾個姐姐絕情的話語,他苦笑着搖了搖頭,心臟也一陣一陣抽痛。

他解釋了,人不是他害死的。

他怎麼會害死一個不到十歲的孩子?

可是沒有人相信。

一年了,他用了整整一年的時間「贖罪」,因為一個莫須有的罪名,被這幾個瘋女人折磨了整整一年,受盡無妄之災。

即使是系統派發的任務,這麼多年也有感情了啊,怎麼能那麼無情……

也就是這時,一輛黑色豪車疾馳而來,髒水濺了蘇銘一臉,兩個西裝革履的男助理恭敬拉開車門。

帶着墨鏡的絕色女人優雅地走下車,助理立即上前撐傘,確保雨絲不會沾上那條價值千萬的頂奢禮服。

蘇銘艱難地仰起頭,自下而上地看過去,細高跟、修長**、黑色抹胸禮服,然後是一張顛倒眾生的絕美臉蛋,只是那人輕抬着下巴,就像高高在上的神,連一個眼神都不屑施捨給他。

「四姐……」他輕輕喊了一聲,嗓音苦澀。

「別叫我四姐!」女人面龐絕美,只是表情冷的卻能凍住陽光,「我嫌噁心。」

「我告訴你,別以為你在我面前裝可憐我就會可憐你,這都是你活該!你做出了那種畜牲不如的事,就算是千刀萬剮也是罪有應得!」

「今天是小天的忌日,我不想為你這種人生氣。」

「希望你能明白一個道理,不屬於你的東西,你永遠都無法……」

蘇銘沒有心思去聽蘇凝雪的話,而是在心裏計算着下一個劇情節點到來的時間。

3、2、1……

倒數結束,伴隨着緊急的剎車聲,一道刺眼白光亮起。

蘇凝雪微微睜大了眼睛,旁邊的助理也沒反應過來,千鈞一髮之際,蘇銘從地上衝起來,一把推開蘇凝雪。

一聲肉體和鋼鐵碰撞的悶響,熱血噴濺而出,染紅了半天細密的雨絲。

那輛失控的車也停了下來,整個世界都安靜了。

蘇凝雪也反應了過來,瘋了一樣地去找蘇銘的屍體。

「蘇銘!!!」

雨還在下,蘇凝雪推開給自己撐傘的助理,跪坐在一灘血水中,精緻的臉蛋被痛苦覆蓋,眼淚也一股一股流了下來,「你,你就這麼死了?」

剛才還活生生的人,就這麼死了?

接受了這個殘酷的事實,夏凝雪崩潰地大哭,「你怎麼這麼傻啊……」

一旁的男保鏢也一臉悲戚,過去,他們一直以為蘇銘是為了榮華富貴才留在蘇家,看着蘇銘卑微地討好蘇家幾位小姐也只覺得鄙夷,卻沒想到蘇銘為了自己的姐姐,連生命都可以付出。

一個連命都可以不要的人,他又能貪圖什麼榮華富貴呢?

「四小姐,請節哀!」

靈魂狀態的蘇銘飄在空中,看着下方的場景,笑得苦澀又無奈。

每一次都是這樣啊……

每一次都要他付出生命的代價,才能獲得這些人的認可。

蘇銘垂眸看了眼任務進度條,上面顯示蘇凝雪的好感度達標,攻略完成,可另外三個姐姐的好感度還是零。

【任務失敗,請選擇:重新開始or放棄】

這是第幾次了?

蘇銘抬頭望了望天,已經不記得自己做了多少次這個任務,每次都是這樣,只有死了才能獲得一個姐姐的認可。

可他明明已經用盡了心血,對這些人也是掏心掏肺……

看來,真心並不能換來真心。

「我選——」

蘇銘伸出手指,點擊了一下屏幕,「放棄。」

徹底消散前,蘇銘最後看了眼那棟雄偉的建築,輕聲呢喃,「為了她們,不值得。」

……

不知道過了多久……

「生了,生了!」

「是個男孩!」

「天啊,我從來沒見過這麼漂亮的男孩子。」

「這男孩長大了,不知道要勾走多少女孩的心……」

耳邊傳來一陣歡呼,緊接着,蘇銘就感覺自己的雙腿被人用力一扯,片刻的窒息後,他費力睜開了眼睛。

幾個穿着潔白制服、面龐清秀的女孩擠進了他的視野。

就這麼被人光溜溜地看,蘇銘的臉「騰」地一下紅了。

年輕的護士都被逗笑了:「你看,他還會臉紅呢!」

「真可愛啊,不行了,我要先摸摸。」

同時被十幾隻手摸來摸去,林銘難受地皺起了眉頭,尤其是某個小護士把他的腿打開,伸手進去檢查的時候……

不知過了多久,耳邊才安靜下來,蘇銘轉了轉眼珠,發現整個房間除了一張床、兩張帘子之外,什麼都沒有。

蘇銘抽了抽嘴角,忍不住在心裏罵娘,狗系統果然在騙他,說好的大富大貴之家呢?

醫院病床上,陳婉秋看着剛出生的兒子,虛弱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滿足的笑。

這是她懷胎十月,歷經生育之苦生下的骨肉啊。

也是他蘇家,唯一的繼承人。

「醫生,麻煩你把他抱過來,我看……」

最後一個字卡在喉嚨,陳婉秋突然聽見了一個奇怪的聲音。

【這家人的條件看起來不怎麼樣啊,這能養的起我嗎?】

【看來這輩子又要吃苦了,命苦啊……】

陳婉秋一愣,不明白這個聲音是從哪裡傳出來的。

病房裡里的其他人都一如往常,好像……只有她能聽到。

再三觀察後,陳婉秋才確定,這個聲音,是從他兒子身上傳出來的!

可是剛出生的嬰兒,又怎麼可能會說話呢?

不過這些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兒子覺得家裡很窮,不想給她做兒子,這怎麼行!

「秉臻……」

聽到陳婉秋呼聲,蘇秉臻迅速推開了病房門,看到剛剛出生的兒子,一向不苟言笑的他也不禁露出了笑意。

剛才在門外他都聽到了,這小子嫌家裡窮呢。

「蘭姨,把我和夫人,還有幾個小姐給小少爺準備的東西拿過來。」

一聽有禮物,蘇銘豎起了耳朵,一副小財迷的樣子。

「這是你大姐送的長命鎖,這是二姐送的手鐲,這是三姐送的,還有這些都是四姐送的……」蘇秉臻把一大摞禮物盒子擺在了蘇銘的床頭。

【哇哇哇!原來我家這麼有錢!】

而且……他貌似還有四個姐姐?

希望這四個姐姐不要和之前那四個一樣,都是喂不熟的白眼狼了。

陳婉秋和蘇秉臻不約而同地笑了起來,只不過,兩人都有些遺憾,這麼有趣的心聲,竟然只有自己能聽到,真是可惜!

「對了秉臻,這些禮物你給小天也備一份,那孩子心思敏感,我懷孕的這段時間,他好像有些不開心。」陳婉秋溫聲細語地說道。

剛生完孩子,她的氣色有些差,但也難掩天生的麗質,尤其那股溫婉柔和的氣質,聽她說話讓人身心都通暢了。

「好,聽你的,回去我就讓管家也給小天帶一份,就算我們有了自己的兒子,也不能忽視了小天。」

聽着兩人對話,蘇銘心裏忽然湧起一股不好的預感,把對話中的主要內容梳理一番,他才驀然開朗,這尼瑪,不還是原來的那個世界嗎!

很久很久的以前,他綁定了一個穿書系統,任務就是作為反派要成功攻略四個原本很厭惡他的姐姐,沒想到嘗試了多次,每一次都以失敗告終,他才決定放棄任務,重新找個人家投胎。

本來以為能脫離這個已經畸形的書中世界,沒想到兜兜轉轉又回來了。

在這個世界裏,蘇家是一個底蘊豐厚的古老世家,只不過蘇家的本部在國際中心,國際中心以外的人很少知道。

作為普通人,可能連國際中心都沒聽說過。

他如今所在的蘇家只是蘇家的一個旁支,可能在帝都算是首富,但和真正的蘇家乃至國際中心相比,根本不值一提。

國際中心,那可是全球科技最為發達的所在,只要你有權有勢,延長壽命、易容換貌,這些外界聽起來根本不可能實現的事,在那裡都能輕易實現。

當然,進入國際中心需要非常嚴苛的條件。

他投胎的這家人,以後也會回到國際中心的蘇家本部,只不過……每個人都是徹頭徹尾的大炮灰。

所謂炮灰,就是為男主鋪路,為男主裝逼提供素材的NPC。

而男主,就是剛剛說到的蘇天!

蘇天之所以能成為男主,主要是因為他長了一張和蘇家少主一模一樣的臉,就連名字都一模一樣,憑藉著這份幸運,他得到了來自國際中心的支持,很快就在京都站穩了腳跟。

後來又被蘇家本部的四個姐姐當成了自己弟弟的替身,扶持他進入國際中心,從此飛黃騰達

可憐這個身體的父親白手起家,一手締造一代商業帝國,母親也手握十幾部經典著作,是名副其實的傳奇影后,四個姐姐更是各有長處,卻都敗在了男主的光環下,到最後,落得了不得善終的下場!

他投胎的這位就更慘了,很小的時候就誤喝了毒奶粉導致痴呆,好不容易治好了,又因為長的很像害死蘇家少主的那位大反派,也就是他在沒投胎前使用的身份,倒霉的被蘇家四個大小姐當成了發泄怒火的對象,到最後混的連乞丐都不如!

原本蘇銘也覺得劇情離譜,一個世界裏,能找到一個和蘇天一模一樣的人就算了,怎麼還能找到一個和他一模一樣的人?現在他是相信了,他的靈魂都穿過來了,能不像嗎!

蘇秉臻和陳婉秋沒聽到這些,還在討論如何彌補蘇天的問題。

蘇銘聽的嘖嘖作舌。

蘇天是蘇秉臻養子,但他一直覺得蘇秉臻虧待了他,由此心生怨恨,最後不僅奪走了蘇秉臻的全部財產,還害死了對他恩重如山的蘇家眾人。

擁有上帝視覺的蘇銘看的很明白,蘇秉臻和陳婉秋一直都把蘇天當成親兒子對待,從來沒有虧待過他。

是他自己過於敏感,總是覺得所有人都對不起他。

再說了,自己的親生骨肉哪有不愛的,就算蘇秉臻和陳婉秋對自己的親生兒子更好,這也是人之常情。

陳婉秋和蘇秉臻正在談論買禮物的事,耳邊突然傳來一道心聲,不禁雙雙一愣。

【爹啊,娘啊,你們不知道這個蘇天會害死我們全家嗎!】

陳婉秋心裏一驚,兒子說什麼?小天會害死她們全家?

這怎麼可能呢?

蘇秉臻也壓下心驚,悄悄看了旁邊的妻子一眼,發現對面色如常,確認只有自己能聽到兒子的心聲。

嬰兒思維跳脫,胡言亂語也是有可能,就當聽着解悶了,不可當真。

「對了,兒子應該餓了,蘭姨,你進來給他喂點奶吧。」

陳婉秋是大明星,為了保持身材,餵奶這種事她自然不能親力親為。

聽到「蘭姨」兩個字,蘇銘又奮力掙紮起來。

蘭姨,可是本書的大boss之一啊!

他後來變成智障,就是蘭姨的功勞!

蘭姨走進來,把蘇銘抱了過去,笑容滿面道:「夫人放心,我一定會精心餵養小少爺的。」

「好……」一個好字還未說出,陳婉秋又是一愣。

【我的親媽啊,她是個壞女人,她會在我的奶粉里下毒,我命不久矣了!】

蘭姨已經把蘇銘抱走了,這個聲音也逐漸變弱,最後消失。

雖然不知道蘇銘說的是真是假,但事關親兒子的生死,陳婉秋不敢馬虎,掙扎着就要下床。

「秉臻,我想去看看兒子,蘭姨畢竟是個外人,我不放心。」

蘇秉臻也覺得兒子的心聲不能當真,這個世界上怎麼會有未卜先知的人呢?不要說還是個剛出生的孩子,如果真有,那就不是人,而是神了。

但為人父母,事關親生骨肉的安危,哪怕只有萬分之一的可能,他也不敢冒險。

「你剛生了孩子身體虛弱,還是我去吧。」

把陳婉秋放回床上,蘇秉臻就悄悄跟着蘭姨去了廚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