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四個小萌娃

第9章 這是誰,這是誰

  謝雲謹看着可憐楚楚的四個小傢伙,雖然四歲了,因為長期營養不良的原因,小胳膊小腿,走路的時候,腿腳都不太穩,這是因為長期缺營養的原因。

  謝雲謹想到這些,心裏就憎恨陸嬌,虎毒尚不食子,那女人連畜生都不如,不過今兒大寶犯錯,他得教訓。

  「拿過來。」

  大寶從來不違背自個爹爹的話,他雖然害怕,卻乖巧的棍走到謝雲謹的面前,把棍遞上。

  「爹爹,打吧。」

  謝雲謹接過去,並沒有打大寶的手,他掙扎着拿起棍子,朝自己的另外一隻手打去。

  大寶二寶三寶四寶驚呆了,隨之大寶哭了起來:「爹爹,不打,不打。」

  謝雲謹一邊費力的打自己一邊沉聲訓道:「子不孝父之過,子不端,父之錯,今日你行之事,為父亦有錯,所以你挨了打,為父也該受罰。」

  房裡四胞胎全都哭了起來,爹爹受了重傷,還要自己打自己手,都是他們的錯。

  「爹爹,以後我們再也不敢了,我們不敢了。」

  謝雲謹沉聲說道:「日後你們記着,若是再行錯事,你們挨罰,爹爹一起。」

  這話牢牢記在四胞胎腦海里,日後真的很少犯錯。

  謝雲謹夜裡折騰了一番,早上又折騰了一番,現在支撐不住,眼一黑就昏了過去。

  四寶嚇得哇哇大哭,廚房燒早飯的陸嬌聽到,趕緊過來,一眼看到謝雲謹昏迷過去,她飛快的走過去,抓起謝雲謹的手號了一下脈,這是怒急攻心造成的。

  本來就受了重傷,還接二連三的折騰,也是活該。

  陸嬌扶他躺好的時候,趁機用手指擠了幾滴靈泉水進謝雲謹的嘴裏。

  四胞胎因為傷心,根本沒注意。

  陸嬌放好謝雲謹,望着他們道:「別哭了,他不會有事的,以後你們也別犯錯,惹他着急,他這病得慢慢養着,不能着急上火的,知道嗎?」

  四胞胎聽了她的話,難得同時應聲:「我們知道了。」

  陸嬌望着四胞胎,有些一言難盡。

  不但面黃肌瘦的沒有肉,身上還很臟,頭髮打結,臉上全都是灰,手上手指甲里漆黑一片。

  陸嬌看得頭疼,決定今天一天不做事,就給四胞胎洗澡洗頭洗衣服,爭取把四小隻弄得乾乾淨淨的,至於其他的後面再說,慢慢來。

  「好了,粥差不多好了,出去吃早飯吧。」

  她話落,四胞胎齊齊的搖頭:「我們等爹爹一起吃。」

  陸嬌正欲說話,屋外響起腳步聲,謝二柱的聲音響起來:「三弟醒了嗎?」

  陸嬌飛快的望向四胞胎,沉聲說道:「今日發生的事情一個字不準告訴你二伯,聽到嗎?要不然你爹爹肯定還要氣昏過去。」

  四胞胎一聽這話,立刻用力的點頭:「知道。」

  陸嬌是為了大寶好,下毒弒母的事情足以毀了他的一生,這是一個以孝為天的時代,若是大寶所做的事情泄露出去,日後他將永遠沒有出人頭地的機會,而且他要背着一輩子惡名。

  門外,謝二柱掀簾走了進來,一進來便看到四小隻眼睛紅紅的,謝二柱立刻認定,三弟媳這是又打孩子了。

  謝二柱不贊同的小聲開口:「三弟媳,你不能老是打孩子,孩子還小呢。」

  陸嬌沒來得及說話,床上謝雲謹倒是醒了過來,虛弱的開口:「二哥你來了。」

  謝二柱立刻轉移了注意力,望向床上的謝雲謹:「三弟,感覺怎麼樣?有沒有哪裡不舒服?早飯吃沒吃?」

  陸嬌沒理會他們兄弟倆,轉身走了出去,今兒早上她做了玉米糊糊,裏面加了點青菜。

  眼下他們一個癱瘓在床,四個營養不良,玉麵糊糊倒挺好的,不過就是沒什麼營養,看來她得想辦法啊。

  陸嬌裝了玉麵糊糊送到房裡,讓謝雲謹和四小隻吃。

  早飯過後,陸嬌燒了滿滿兩口鍋的熱水,給四小隻洗澡,用的盆還是之前自己洗的大木盆。

  大木盆很大,放一盆水,可以洗兩個。

  只是四個小豆丁對於她給他們洗澡這事很抗拒,從小到大陸嬌沒給他們洗過澡,所以對於她給他們洗澡很是不適應。

  不過架不住陸嬌的**,只能心不甘情不願的同意了。

  東卧房裡,謝雲謹一直留意着外面的動靜,知道陸嬌給四小隻洗澡,他沒說什麼。

  以往給四個小傢伙洗澡都是他,那女人根本不給孩子洗澡,她自己都懶得洗澡,何況孩子?

  現在竟然願意給孩子洗澡,這都不像她了,難道是想和離,所以表現給他看的?還是她其實不想和離,是想以退為進的緩和他們的關係的。

  謝雲謹想到後一種可能,眼神一陣陰冷,嘴角更是勾出嘲諷的冷笑,現在才來表現不覺得晚了嗎?

  屋子外面,大寶和二寶先開始很抗拒洗澡,等洗了一會兒就喜歡起來,熱熱的水洗在身上真舒服啊。

  壞女人從前一直沒給他們洗過澡,都是爹爹洗的,沒想到她現在竟然給他們洗澡。

  二寶小心的偷瞄了一眼陸嬌,見陸嬌望過來,立刻掉頭望向別處。

  陸嬌自然發現了他的小動作,假裝不知道,低頭細心的給小傢伙洗澡。

  看到小傢伙身上的新傷舊傷,忍不住在心裏狠罵了原主一通,真是禽獸不如。

  因為大寶手上有傷,所以陸嬌手腳俐落的先給大寶洗完:「好了,出來吧。」

  大寶卻有些不樂意,可又不敢違抗陸嬌的話,遲遲疑疑的不肯出來,陸嬌沒好氣的開口道。

  「先前叫你洗不肯洗,現在不肯出來,好了,今兒個你手受傷了,先出來,等過兩天讓你多洗會兒。」

  大寶眼睛亮了:「真的。」

  說完立刻板正了小臉,陸嬌拿破舊的干布替他擦身上的水氣,擦着擦着,她停住了動作。

  洗乾淨了的大寶竟然和謝雲謹長得很像,不但眉眼精緻,而且連小神容都很像他,眼下有些臘黃瘦弱,若是好好養養,這絕對是個養眼的萌娃啊。

  陸嬌從小就喜歡漂亮的小娃娃,沒想到一下子碰到四個,只可惜和他們緣份不長。

  不過養胖他們,她還是很樂意的。

  陸嬌把大寶身上的水氣擦乾,替他套上一件舊外衫,褲子都沒有,好在現在是夏天,四歲小屁孩不穿褲子也沒什麼事。

  大寶洗完二寶再洗完,大木盆里的水黑得不能再黑了,陸嬌一臉黑線的把盆里的水倒了,又重新打了一盆水給三寶,四寶。

  四寶格外膽小,看都不敢看她,她抱他的時候,他控制不住的抖起來。

  陸嬌很無奈,這到底有多膽小啊,不過細想想又不怪他了,因為四寶是原身打得最多的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