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爹爹,不打

第8章 四個小萌娃

  陸嬌冷沉着臉望着他們,再次命令大寶:「給我去找根棍子來。」

  這一次,謝雲謹沒有阻攔,大寶今日所做之事,確實要給他一個教訓,否則日後豈不是無法無天了。

  這一刻謝雲謹後悔,後悔了自己當著孩子的面行這種事,他應該另想辦法的。

  大寶眼睛紅了,小腿直打顫兒,前腳亂後腳,一路搖搖擺擺的走出去。

  他一定會被那壞女人打死的,嗚嗚,他要死了。

  雖然害怕,但他還是找了一根原身打他們的棍子進來。

  陸嬌伸手接過棍子,望着面前排排站的四個孩子,面無表情的說道。

  「你們三也給我一起看着,日後若是再犯這樣的錯事,同樣處罰。」

  她話落,命令大寶:「把手伸出來。」

  大寶伸出瘦骨伶仃的手,陸嬌看着他的手,有些不忍心了,但想到日後他們的無惡不作,殺人不眨眼,便狠下心腸,抬棍打大寶的手掌心,一邊打一邊沉聲說道。

  「是,我以往打你們是我不好,但我只是一個鄉下婦人,就算名聲臭也沒什麼,你們呢,日後可是要讀書當官的,若是讓人知道你們曾下毒弒母,還怎麼當做人,怎麼當官?」

  陸嬌一下下打大寶的手掌心,二寶三寶四寶全都哭了,一邊哭一邊哀求。

  「你別打了,我們以後不敢了。」

  「我也不敢了。」

  「我們不害你了,以後讓你打就是了。」

  陸嬌聽着他們的話,心怎麼也硬不起來了,手下力道減輕了很多,最後打了二十下手心算是懲戒,她打完望着大寶。

  「記住,日後行事多想想,能不能做,沒確定前,最好先不要做。」

  四胞胎才四歲,有些懵懂,抽抽泣泣的似懂非懂的聽着。

  床上的謝雲謹則眯眼緊盯着房間一側的女人。

  這女人現在教育起兒子來倒是有模有樣的,一點也不像以往的蠢樣子,不過謝雲謹不相信這是她的能耐,想必是誰在背後支招,岳母嗎?

  岳母以前在鎮上富戶人家當過丫鬟,眼頭見識要比尋常的鄉下婦人高。

  想必這些都是岳母教的,謝雲謹嘴角勾出譏嘲的笑意,冷冷的望着陸嬌。

  陸嬌掃視了房間里的一父四子五個人,慢慢開口道。

  「現在我總算知道你們有多討厭我了。」

  她說完停頓一下,掉頭望向床上的謝雲謹:「我們好好談談。」

  謝雲謹沒吭聲,陸嬌不緊不慢的開口道。

  「謝雲謹,你應該知道,以前我在娘家的時候,不是現在這個樣子的,那時候的我雖然有些小刁蠻,但不會這樣粗蠻無理。」

  陸嬌說的是實話,原身在娘家的時候,只是有些小刁蠻,對外人尚算可以,並不像現在這樣動則撒潑打滾,不講理打人等等。

  她變成這樣,謝雲謹也有一部分原因。

  「我變成這樣,是因為求而不得的原因,我滿心期待嫁進謝家,想讓你喜歡我,對我好一點,可惜你的眼裡不但沒有我,還厭惡我。」

  滿心期待嫁進謝家,本以為會得到一個良人,結果卻得到一個冷漠的夫君,所以原身就變得越來越不講理,動則撒潑打滾,至於打自己的兒子,是因為那是唯一讓謝雲謹動怒的事。

  原身看她打兒子,謝雲謹動怒,就有一種報復後的快感,所以越打越凶了。

  當然這其中也有陸嬌潤色的原因,原身是隨心所欲,想怎麼樣就怎麼樣。

  但陸嬌決定把這個當成一個轉機,來過渡她性子變化,要不然她得一直裝成潑婦,那太累了。

  「現在我累了,決定不再纏着你了,我決定和你和離。」

  「和離?」

  這一回謝雲謹神色終於動了,眉眼說不出的陰驁,嘴角更是勾出譏嘲的笑意。

  所以這女人折騰了這麼一大圈子,就是想和離離開他們父子幾個。

  這是看他癱了,所以不想侍候他。

  謝雲謹嘴角嘲諷的笑意越來越濃烈,眉眼陰沉得能滴水。

  陸嬌看着謝雲謹冷沉的眼神,有些說不下去了,不過依舊硬着頭皮往下說。

  「不過你放心,不是現在和離,是等你腿好了和離,之前那保和堂的大夫不是說了嗎?軍中厲害的大夫是可以替你治腿的,我會找到治腿的大夫,來替你做手術的,等你的腿好了,我們再和離,你看怎麼樣?」

  謝雲謹冷笑:「替我找厲害的軍中大夫,你到哪兒去找?」

  陸嬌挑眉:「這個不用你擔心,我肯定會找到的,你放心。」

  「若是找不到?」

  「找不到我就不走,走之前肯定替你治好腿。」

  陸嬌一點不擔心這個,她自己就會開刀好吧,現在有了空間里的藥品,手術工具以及相應的儀器,開刀是半點問題沒有的。

  床上謝雲謹眸光深黝的盯着陸嬌,這個蠢女人現在好像變聰明了一些,說的話做的事,頗有章程,岳母教她恐怕費了不少的心思。

  謝雲謹不動聲色的望了陸嬌一眼,冷聲道:「若你真的找到大夫治好我的腿,腿好之日給你一份和離書。」

  「好。」

  陸嬌大喜,這真是太好了,現在只要找一個恰當的機會來替謝雲謹動手術,然後休養兩三個月,她就可以離開謝家了。

  陸嬌想着心情頗好的掉頭望向身後的四個小傢伙,緩緩開口說道:「現在你們看到了嗎?我和你們爹爹很快就要和離了,所以你們不要擔心我再打你們了。」

  四個小傢伙面面相覷,完全不知道如何應對面前的局面。

  雖然壞女人走了,他們應該高興,可是為什麼就是高興不起來呢。

  四個小傢伙有些焉焉的,陸嬌起身出去,經過大寶身邊時,看到他腫起來的小手,很想給他包紮一下,可想到他弒母的行為,決定讓他長長記性。

  「我出去燒早飯了。」

  後面,謝雲謹目送着陸嬌離開,滿目譏嘲,他倒要看看她如何替他找到做手術的軍醫。

  謝雲謹一邊想一邊冷着臉望向四胞胎中的大寶。

  「大寶,把棍子拿過來。」

  大寶嚇到了,他手好疼啊,壞女人剛打過,爹爹還要打他嗎?

  二寶三寶四寶立刻哀求的望着謝雲謹:「爹爹,不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