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穿成四個反派的娘怎麼辦? 第6章 下毒弒母_密子小說
◈ 第5章 不如殺了他

第6章 下毒弒母

  東卧房裡,父子五人吃飯,陸嬌則在廚房裡吃東西,雞湯略濕油膩,所以她撇了上面的油花,喝了一碗清湯。

  因擔心四個小豆丁再收碗筷,打壞了碗。

  陸嬌一直留意着東卧房的動靜,聽到那邊差不多吃完了,她就起身去東卧房把碗筷收拾了出來。

  這一次四小隻雖然依舊離得她遠遠的,卻沒像她剛醒來那般驚懼。

  陸嬌也沒有理會他們,更沒有看謝雲謹一眼,端了碗筷就走。

  後面,謝二柱很是奇怪的嘀咕:「三弟媳好像有些不一樣了,都沒纏着你,換成往常,一定會跑到你面前表功,纏着你。」

  謝雲謹覺得這樣的她,更符合他先前所想的,她在算計。

  中午謝二柱沒有留多長時間,喂完謝雲謹,又照顧他尿完尿就回去了。

  下午,陸嬌在西卧房午睡,一早上忙碌,她累得慌。

  雖然要減肥,但也得循序漸進,不能操之過急。

  午休起來後,她摸索着練了一套減肥瑜珈,大汗淋漓後去廚房燒了一鍋水洗了個澡。

  晚上,她煮了青菜雞絲粥,中午剩下的雞肉撕成絲,又加了青菜,味道很不錯。

  不過陸嬌悄悄在粥里加了靈泉里的水,這水可以調理身體,只是她沒敢放太多,怕被發現,因為這靈泉的水放多了,有些甜。

  謝雲謹依舊謹慎的查看了粥里有沒有毒,確定沒毒後,才讓四個小傢伙吃。

  這一天的吃食,讓四個小傢伙恍若在夢中一般,他們甚至於懷疑,陸嬌可能傻了。

  四個湊在一起嘀咕,要是她一直這樣傻就好了,以後我們就有好吃的了。

  陸嬌聽到他們的話,哭笑不得,這都什麼跟什麼啊。

  晚飯過後,她去東卧房收碗筷的時候,謝雲謹忽地開了口:「陸嬌,今晚你留在東卧房照顧我們一下。」

  房裡,陸嬌和謝二柱同時抬起頭。

  之前三天,一直是謝二柱睡在東邊房裡,以備半夜的時候,謝雲謹有什麼需要。

  沒想到今兒個,謝雲謹卻讓陸嬌留在東卧房照顧他。

  謝二柱驚訝之後,開口道:「三弟,還是我來吧。」

  謝雲謹望着謝二柱道:「二哥守了幾天,好歹回去陪二嫂說說話,明兒個再來守着吧。」

  謝二柱還是有些不放心,小心的看了陸嬌一眼。

  陸嬌臉色微微有些沉,眯眼望向謝雲謹,這個傢伙好好的讓她守什麼夜?她才不會相信他樂意她睡在他的房裡。

  難道他想殺她,可他根本動不了啊。

  或者他只是單純的讓謝二柱回去陪二嫂說說話,畢竟謝二柱給他守了三夜。

  這說法其實也說得過去。

  陸嬌雖然這樣想,心裏卻暗自警戒着,不過她倒是沒出聲拒絕。

  這位可是未來最大的反派BOSS,所以她得緩和他們的關係。

  「行。」

  陸嬌答應了,謝二柱不好再說什麼了,替謝雲謹收拾一番後,他才起身離開。

  陸嬌則把碗筷拿出去洗刷,身後的房裡,四個小傢伙湊在謝雲謹身邊,不悅的開口嘀咕。

  「爹爹,你怎麼讓她睡我們房裡。」

  「我不想讓她睡我們房間。」

  「你讓她出去。」

  謝雲謹眸光幽沉似黑夜,密密的令人窒息。

  「好了,今天讓二伯回去休息一夜,明天我就讓她出去。」

  四個小傢伙終於不說話了,乖乖的爬上床睡在謝雲謹的床裏面,這三天他們一直這樣,唯有待在謝雲謹的身邊,他們才覺得安全。

  廚房裡,陸嬌洗完碗筷後,便去西邊的房間取了席子,往東卧房走去,今夜她得警戒點,千萬別遭了謝雲謹的暗算,她可不想成為那個早逝妻啊。

  陸嬌雖然心裏這樣想,可等到她真正躺下後,才發現困啊,而且她這具身子實在是太好睡了,躺下便眼皮打架。

  陸嬌先開始假裝睡覺,默默的等着謝雲謹的動靜,她倒要看看他怎麼動手?

  以謝雲謹的聰明勁兒,一定知道,殺人償命的道理,所以殺妻,不但是污他聲名的事情,還是殺頭的大罪,她死了,他再被殺頭,四個小豆丁怎麼辦?

  所以他最有可能是殺掉她,還做出她自盡的場面。

  陸嬌越想越心驚,強撐着不睡,可惜床上的人一動都沒有動。

  陸嬌仔細的觀察他的呼吸,發現他並不是假裝睡的,是確實睡著了,所以一切是她的假想嗎?

  他真的沒有存了害她的心思?

  陸嬌一直撐到大半夜,最後實在撐不下去了,閉眼沉沉的睡去。

  她剛睡着,床上的人睜開了眼,雙眸凌厲如開峰的刀刃,寒光四濺。

  陸嬌睡得沉,並未有所察覺,甚至於她還夢到了前世自己死後,戰友們心痛祭拜她的畫面,甚至於她還看到了自己那對各自找到真愛的父母,難過的參加了自己的葬禮。

  陸嬌正看得入神,忽覺脖子被人死死的掐住了,呼吸一下子困難起來。

  她瞬間驚醒了,抬手一掌把掐自己脖子的人打了出去。

  碰一聲響,這人撞到了牆邊,陸嬌徹底醒過來,她抬眸望向對面牆邊的人。

  此時是半夜,窗外淺淺的月光照射進來,正好照到牆邊的男人身上。

  男人清俊的面容上,眉眼說不出的陰驁,那眼微微泛着赤紅,厭惡至極的死死盯着她。

  此時此刻的他就好像從地獄爬上來的惡魔,恨不得喝陸嬌的肉,吸陸嬌的血。

  陸嬌終於看清掐她脖子的人,竟是受重傷癱瘓在床的謝雲謹。

  「你瘋了?半夜不睡覺掐我的脖子。」

  謝雲謹聽了陸嬌的話,眸色更紅更陰沉,泛着徹骨的殺意。

  「是,我是瘋了,是被你逼瘋的,我好好的人生被你給毀掉了,所以我要殺了你。」

  他話落,頭暈眼黑想嘔吐,可他咬牙撐住,掙扎着往陸嬌爬,那樣子頗有些不達目的不罷休的樣子。

  陸嬌爬起來衝過去就給了他一掌,直接把他打昏了。

  謝雲謹終於安靜了,靜靜的躺在地上,一動不動。

  陸嬌望着他,心裏忽地生出一抹陰暗的心思,不如殺了他,殺了他她就不必擔心他日後的報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