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穿成四個反派的娘怎麼辦? 第5章 不如殺了他_密子小說
◈ 第4章 空間再現

第5章 不如殺了他

  門前,謝二柱望着這一切,狐疑的想着,三弟媳好像變了個人,要是一直這個樣子多好啊,不過現在這樣太讓人害怕了,總覺得她在憋什麼大招兒。

  謝二柱一句話不敢說,轉身就走了。

  後面陸嬌一邊刷碗一邊想着,現在她該怎麼辦?留在謝家是不可能的,先不說謝雲謹以及四個小傢伙和她之間僵硬的關係,就是她自己也沒想過霸佔別人的男人孩子。

  所以這家她是不好留的,只是該怎麼走?

  陸嬌想了想,想到大周女子可開女戶,她可以和謝雲謹和離,到衙門開戶,然後到原身的娘家杏花村定居。

  只是眼下並不是和離的時候,謝雲謹癱瘓了,四小隻瘦弱得跟小雞仔似的,現在她提和離。

  未來首輔大人肯定不會放過她的,要知道他可是本書里最大的反派BOSS啊,所以現在不是走的好時機。

  最好把謝雲謹的腿治好再走,陸嬌想到這個,眼睛亮了亮。

  沒錯,若是她把謝雲謹腿治好,又在這段時間把四小隻養得白白胖胖的,想必謝雲謹對她的憎恨之意會少一些,這時候她要走,這位不至於要了她的命。

  以後他們路歸路橋歸橋,老死不相往來好了,至於四個小反派和大反派的命運,不是她能改變得了的,她想改,也沒人理啊,搞不好還把自己命搞沒了。

  陸嬌很快想到了謝雲謹的腿,他的腿傷得極重,聽大夫說,被馬車給碾碎了,要想腿好,必須找到厲害的軍中大夫,替他做手術。

  沒錯,大周軍醫中有人會做手術,不過這樣的人極少,所以保和堂的大夫說很難。

  陸嬌自然是不擔心這手術的,她就會做,若是她的空間在,這手術更是萬無一失。

  陸嬌念頭剛落,手心忽地灼熱一片。

  她下意識的低頭望過去,結果手心不停的閃爍着火雲紋圖案,這是她的空間啊。。

  陸嬌的心不由得輕顫了起來,她的空間也跟着她一起穿越了過來?

  陸嬌立刻打開空間查看,發現空間真的跟着她一起過來了,而且空間里的東西也都未動分毫。

  她這個空間不大,卻十分的厲害,空間里有一口靈泉,還有一畝地,靈泉邊是三間竹屋。

  竹屋裡有不少她買的醫療器材,以及一些常用的備用藥,竹屋最東面的房裡,有一個書架,上面擺放着各種各樣的書籍。

  屋子外面的一畝地里,被她栽種進去不少藥材,其中人蔘靈芝黃芪都有,田的最邊上還被她栽種了幾樣水果,此時水果竟然掛在枝頭上。

  田的最角落還栽種了一些常用的蔥姜香菜大蒜等物,她栽這些小玩意兒,是為了燒菜的時候方便。

  陸嬌看着這一切,整個人都恢復了活力,有了這些何愁治不好謝雲謹的腿,何愁喂不胖四小隻,何愁以後她日子不好過。

  老天真是厚待她啊,陸嬌笑了起來,一掃之前的悉眉苦臉。

  她刷完碗,俐落的提了牆角的雞去屋後殺雞。

  養胖四個小豆丁從喝雞湯開始。

  早上吃白粥雞蛋餅就夠四個小豆丁驚訝的了,中午竟然吃了糙米飯和雞湯。

  雖然糙米飯口乾稍差,但陸嬌在飯里加了小半碗大米,所以口感還是不錯的,再加上新鮮出爐的雞湯。

  四個小豆丁看呆了眼,簡直不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

  大米飯,雞湯?這是過年?不對,過年他們也吃不到這樣好吃的,那可是實打實的大米飯,還有雞湯,雞湯里可是滿滿的肉。

  四個小傢伙抬頭望了陸嬌一眼,最後齊齊的掉頭望向床上的謝雲謹。

  謝雲謹眯眼,陰沉的盯着陸嬌,這女人搞什麼?

  謝雲謹是絕不會相信這女人變好了的,人的稟性怎麼可能改得了,所以這個女人一定是在耍什麼花招。

  難道她想用好吃好喝的麻痹他們幾個,然後逮個機會,毒死他們父子幾人。

  謝雲謹想到這個,心裏一股憎恨之意,他眸帶戾氣的盯着陸嬌:「你究竟想幹什麼?想毒死我們幾個好脫身?」

  謝雲謹話剛落,床邊四個小傢伙臉色齊齊的變了,四個人飛快的往床邊縮去。

  陸嬌有些無力,這局面可真難打開啊,不過再難她也得努力啊。

  「謝雲謹,你有病啊,給你吃還說我不好,早知道這樣,不給你們吃了。毒毒毒,我倒想把你們毒死了,可到哪兒去找毒啊。」

  陸嬌說完火大的俯身,端起一碗飯扒拉了一口,然後端起雞湯喝了一大口。

  「毒死沒?」

  陸嬌說完怒氣衝天的沖了出去,走到門口,正好碰上迎面而來的謝二柱,謝二柱手裡還提了一些吃的東西,芋頭和魚湯。

  陸嬌看到他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大步走出去,謝二柱立刻退讓到一邊,他素來不敢招惹這位三弟媳,太難纏了。

  等到陸嬌離開,房中,謝雲謹望向了床邊的四小隻:「去吃吧。」

  若是陸嬌膽敢毒死四個孩子,他拼了一條命也不會放過她的,他要生扒了她的皮,讓她後悔來人世走一遭。

  四個小傢伙聽了爹爹的話,懂事的開口:「爹爹,你也吃。」

  謝雲謹點了一下頭,招呼謝二柱進來喂他吃飯。

  謝二柱看到房間的糙米飯和雞湯,很是驚訝了一回:「弟媳把雞殺了?這樣才對,你身體不好,是該好好補補。」

  謝二柱把芋頭和魚湯放到小飯桌上,端了一碗飯喂謝雲謹。

  對於陸嬌的舉動,謝二柱十分的不解,他一向覺得謝雲謹聰明,所以忍不住嘀咕。

  「三弟,三弟媳這是怎麼了?」

  謝雲謹黑眸翻滾着陰霾,沉聲說道:「她應該是打了什麼主意。」

  不出意外是想給他們吃點好的,然後趁他們不防備,下毒毒死他們好脫身。

  按常理來說,陸嬌應該不敢這麼做,因為毒死相公和孩子,她同樣是要被處死的,可那個女人蠢笨如豬,哪裡會想到這些。

  不過謝雲謹不打算給她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