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怒懟白蓮花

第3章 穩住,別慌

  陸嬌眸色一暗,手指握了握,轉身走了出去,眼下並不是她說什麼的時候,所以一動不如一靜。

  何況這一早上,一大家子都沒吃早飯,她還是去廚房看看,做點吃的東西。

  陸嬌念頭一落,大步往廚房走去。

  廚房裡倒是有不少東西,除了謝家分家時,他們分得一百斤糙米和五十斤玉米面外,還有陸嬌娘家送的三斤大米,雞蛋,糖,至於糯米黃豆大白菜等物都是村裡人送的。

  喔,還有牆角處的一隻雞,這隻雞是分家時,原身從謝家雞窩裡搶出來的。

  當時長房媳婦陳柳衝出來想奪回去,被謝老根給攔住了。

  陸嬌掃視一圈廚房的東西後,立刻有了主意,用大米熬了半鍋粥,又取了三雞蛋,用玉米麵攤了雞蛋餅。

  等到做完這些,她累得滿身汗,恨不得坐地上不動。

  可想想沒有吃東西的四小隻,以及躺在床上的謝雲謹,她認命的抹了一下臉上的汗,轉身往東卧房走去。

  只是她人未進東卧房,先聽到東卧房傳出來的柔柔弱弱的聲音。

  「謝三哥,你餓了吧,這是我特地替你熬的大米粥,你趕緊喝一碗,要不然身子會挎了的。」

  陸嬌聽着這柔弱婉轉的話,下意識的站在房門前,望向東廂房裡的人。

  此時房間里,除了謝雲謹謝二柱以及四個小傢伙外,還多了一個嬌柔女子,女子身材纖瘦,着一襲白色長裙,長裙系著腰帶,把她的腰肢勾勒得纖如弱柳,光是一個背影,便讓人暇想不已。

  陸嬌望着這女人的身影,很快從意識出翻找出這人來,這女人乃謝家村的村民沈秀。

  傳聞沈秀和謝雲謹青梅竹馬,兩個人皆對彼此有好感,若無陸嬌插足,這沈秀是最有可能嫁給謝雲謹的人。

  原身為這事還和謝雲謹大鬧了一場,直到謝雲謹表態,他並無娶沈秀的意思才罷休。

  沈秀眼見自己嫁謝雲謹無望,也被自家娘給安排嫁了人,只是她剛嫁過去四年,相公就死了,她呢成了個帶着女兒的小寡婦。

  蘇氏族人看她們孤兒寡母的好欺負,便把她們攆了出來,所以沈秀眼下住在娘家,她的家就在她們住處不遠的地方。

  陸嬌正想得入神,屋子裡,謝雲謹冷淡虛弱的聲音響起來:「我不需要,你拿回去吧。」

  謝雲謹話落,沈秀立刻着急的開口:「謝三哥,你不吃東西怎麼行?」

  床邊給謝雲謹換藥的謝二柱蹙眉望了一眼沈秀,開口道。

  「待會兒我回去拿點東西給我三弟吃,你這東西先拿回去吧。」

  沈秀可是小寡婦,一個小寡婦跑到別人家裡獻殷勤,算怎麼回事?三弟可是有功名的人,不能讓人壞了他的名聲。

  沈秀正欲再說,門外陸嬌走了進來,她滿臉惱火的瞪着沈秀:「你跑我家來幹什麼?」

  陸嬌本來不想進來,但一早上大家都沒吃飯,不說別人,她都餓得厲害,四個小傢伙想必也餓了。

  陸嬌為了不崩人設,一進來就對着沈秀髮火,這樣的她才符合原身的人設。

  沈秀聽了陸嬌的話,臉色不善的開口:「我來給謝三哥送點吃的,他受了這樣重的傷,怎能不吃東西。」

  陸嬌聽了一臉凶神惡煞的瞪向了沈秀,怒喝道。

  「關你什麼事,你個死了男人的小寡婦,跑到別人家裡想幹什麼,你不會還想着勾引我相公吧。」

  沈秀聽了陸嬌的話,眼睛瞬間紅了,她陡的掉頭望向了謝雲謹哭了起來。

  「謝三哥,她怎麼能這樣說我,我只是不忍心謝三哥餓着。」

  抽抽泣泣,我見猶憐。

  那神容若換了一個男人只怕要心生憐憫了,可惜她面對的是冷心冷情的謝雲謹。

  謝雲謹眉眼紋絲未動,淡然的說道:「你把東西拿回去吧。」

  沈秀還想再說,後面陸嬌發狠了:「你是想讓我把你拖出去嗎?要是你不嫌自個丟臉,我倒是挺高興把你拖出去的。」

  她說完開始擼袖子,沈秀臉白了,雖然她是個小寡婦,但也是要臉的,所以不等陸嬌有所動作,沈秀提着藍子沖了出去。

  後面謝雲謹沒理會跑走了的沈秀,他掉頭厭惡的望向陸嬌:「出去。」

  陸嬌聽了他的話,心中有些惱火,不過想想原身所做下的孽,到底忍住了,她望向謝雲謹開口道。

  「我熬了粥,攤了雞蛋餅,要拿進來給你們吃嗎?」

  陸嬌話一落,房裡幾人同時望向了她,其中謝雲謹臉色陰沉得能滴水,他陰冷的開口。

  「你又想耍什麼鬼把戲?」

  話完,瞳底陡的涌動起血腥的戾氣,他這一生最大的悲劇就是遇到這個女人,她就像惡鬼一樣纏着他。

  自從娶她進門,她就胡攪蠻纏的纏着他,本來他以為她生了四個孩子,應該會把重心放在孩子身上,以後大家相安無事的處着。

  誰知這女人生下孩子後變本加累,不但打罵別人家孩子,連自個的孩子也打罵。

  三天前,他之所以受重傷,都是因為擔心這女人趁他不在家虐待孩子,所以傍晚趕回來,結果在鎮上被馬車給撞成了重傷。

  若不是因為擔心孩子,他怎麼會傷成這樣,甚至這一輩子都有可能站不起來了。

  想到這,謝雲謹的黑瞳中,翻湧着嗜血的煞氣。

  陸嬌身為軍醫,第一時間感到謝雲謹身上的殺氣,她手指輕握了一下,這個男人若不是行動不便,定然不會放過她。

  陸嬌一邊想一邊穩住人設,朝着謝雲謹怒叫道:「謝雲謹,你什麼意思?我好心好意的煮東西給你吃,你竟然疑神疑鬼的,我?」

  陸嬌肥胖的身子作勢要往地上躺,這是原身慣常用的手段,一言不合就撒潑打滾的開罵。

  床上,謝雲謹眼見着陸嬌要往地上躺,腦門突突的跳,臉色陰驁得可怕,他咬牙冷喝:「去把吃的東西端過來。」

  陸嬌立刻止住了動作,轉身時翻了個白眼,你也有怕的時候啊。

  她大步往廚房走去,很快盛了五碗粘稠的粥放在破破爛爛的小桌子上,又把鍋里的幾塊雞蛋餅放到一個破了口的碗里,然後她端着小桌子一路走進東廂房。

  不過陸嬌聰明的沒有留下,放下小桌子就氣狠狠的甩手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