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滾出去

  「她怎麼不動了?」

  「不會死了吧?」

  「死了活該,以後再也沒有人打我們了。」

  陸嬌眼未睜,先聽到耳釁傳來幸災樂禍的小聲音。

  她陡的睜開眼睛,看到了身側說話的幾個小傢伙。

  小傢伙們面黃肌瘦,身上一點肉也沒有,看上去跟小雞仔似的。

  陸嬌沒來得及說話,身邊看到她醒來的四個小傢伙,臉色同時變了,

  四人掉頭就跑,一邊跑一邊驚恐的大叫。

  「她醒了。」

  「她要打人了。」

  「爹爹,救命啊。」

  「我們沒有偷吃她的雞蛋!」

  陸嬌一臉奇怪的望着跑走的小傢伙,又望了望四周。

  破敗斑駁的泥牆小院,小院正中是三間裂了縫的土胚房,房頂是用茅草蓋着的,正房東西面各有兩間裂了縫的泥胚房,

  除了這幾間房外,院子里再無別物,光禿禿的看上去分外的荒涼。

  這是哪兒?她不是應該死了嗎?

  身為21世紀的女軍醫,她在救治受傷兵員的時候,被敵人的炮彈給襲擊了,按照道理,她是不可能活着的。

  陸嬌念頭剛落,腦子裡忽地湧出大量的記憶,她很快明白了自己眼下的處境。

  她穿越了,穿越成了大周國清河縣七里鎮謝家村秀才,謝雲謹的妻子陸嬌。

  這個陸嬌讓人一言難盡,不但言行粗鄙,而且很暴虐,動則打人罵人,就連自己親生的四胞胎兒子,也動不動遭到她的毒打,所以四個小傢伙都很害怕她。

  今兒早上,原身起床後煮了兩個雞蛋,因為太燙,沒來得及吃,結果等她上了一趟茅房回來,雞蛋不見了。

  所以她認定兩雞蛋是被自己的兒子偷吃了,抄起棍子就打兒子,結果用力過猛,腳下一滑,栽到地上,腦袋撞到石頭撞死了,而她就這麼穿了過來。

  陸嬌無語的挑了挑眉,掙扎着爬起來,這一爬滿身肥肉亂顫,而且一個簡單的起身動作,竟然累得她滿身汗。

  陸嬌臉黑的望着一身肥肉的自己,再想想之前看到的四個渾身上下沒有二兩肉的小傢伙,她不由同情了小傢伙們一把。

  只是此刻的她因為失血,頭很暈,還是先進屋休息一下。

  陸嬌剛走進破舊的泥胚房堂屋,便聽到東卧房傳來的小小哽咽聲。

  「爹爹,我們沒有偷吃她的雞蛋。」

  「嗯,我也沒有偷吃,爹爹教導過的,不告而取謂之賊,我們不會做賊的。」

  「可是她不相信我們,非賴我們偷吃,還拿棍打我們。」

  東卧房哭聲一片,這哭不似尋常孩子的嚎啕大哭,相反是一種壓抑的委屈的抽泣聲,光是聽着就讓人覺得不忍心。

  陸嬌下意識的往東邊房間走去,只是她一進去,房裡本來哭泣的四個小傢伙,瞬間安靜如雞,四張臘黃的小臉同時白了,四人飛快的往床頭縮去,一副恨不得縮進牆裡的樣子。

  陸嬌正欲說話,床上忽有人開口:「陸嬌,你是不是看我癱了沒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