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常寧妤殷鶴垣 《常寧妤殷鶴垣小說》 第13章_密子小說
◈ 《常寧妤殷鶴垣小說》 第15章

《常寧妤殷鶴垣小說》 第13章

秦子依敏銳地察覺到殷鶴垣心情不悅,溫柔又擔憂地道:「陛下這麼晚召你入宮,我擔心你,陛下……是不是不願讓你娶我?」殷鶴垣想到皇兄的話,心中越發煩悶。秦子依以為自己言中,聲音凄切。…《常寧妤殷鶴垣小說》第15章免費試讀恰時,護衛來報:「王爺,陛下召您即時入宮。」皇宮,紫微殿。常寧妤跟着殷鶴垣走入。見他向楚國皇帝殷玄行禮後詢問:「皇兄,這麼晚召我入宮何事?是因為今天那份邊疆急報?」殷玄抬眸看他,揉揉眉心才沉聲道:「敵軍突襲,常家軍主將受傷,邊疆求援。」殷鶴垣沉吟一瞬:「常家軍這次領兵的是旁支的常明修吧?真是無用。」常寧妤一頓,說是常明修,其實她才是主將。這份情報應該是數十天前,她與羌國大將軍拓跋炎那一戰。許是常家軍連勝,拓跋炎坐不住了,召集人馬夜攻雲鷲城,常寧妤也在那場仗里受了傷。為了以防萬一,便派人進京求援。她又聽見殷鶴垣道:「皇兄,我願親自領兵馳援。」「不必,你給我安分在盛京待着!」殷玄看着一無所知的弟弟,眼中閃過一抹複雜情緒,又突然問,「阿垣,你這兩月就沒想過上鎮國寺去看一眼常寧妤?」常寧妤抬眸詫異望過去,陛下明知道她不在鎮國寺,為何要問這句話?殷鶴垣臉上出現一抹明顯可見的煩躁。「為何這幾日個個都要跟我提常寧妤,搞得彷彿是我虧欠了她!」「你……」殷玄語氣一沉,又無奈地問,「你就不曾對她動心分毫?」殷鶴垣毫無半分常疑地冷笑。「她是我此生最厭惡的女人!」似乎還覺得不夠,殷鶴垣強調似的補充:「莫說心動,就算她死在我眼前,我也不會有片刻動容!」話落,殷玄濃黑瞳仁里溢出無盡怒意。「混賬,你根本不知道她為你付出了多少!」天子一怒,帝王威嚴如雷霆般壓下。殷鶴垣識相地沉默。殷玄見狀卻越發來氣。「好,好得很!」「既如此,等她回來,我就讓你們倆和離!」聞言,殷鶴垣渾身一僵,他抿緊唇似是想說什麼,但最終卻是拱手行禮道。「多謝皇兄!」殷玄頓住,氣得擠出一句話:「滾出去!」殷鶴垣緊了緊手,終於轉身告退。常寧妤一路跟着,看着殷鶴垣黑沉的神情,忍不住疑惑。「殷鶴垣,這不是你一直所想,得償所願不應該高興嗎,怎麼還沉着個臉?」殷鶴垣回到王府時,秦子依還未離去。殷鶴垣不由皺起眉,不輕不重地道:「我不是安排人送你回府?」秦子依敏銳地察覺到殷鶴垣心情不悅,溫柔又擔憂地道:「陛下這麼晚召你入宮,我擔心你,陛下……是不是不願讓你娶我?」殷鶴垣想到皇兄的話,心中越發煩悶。秦子依以為自己言中,聲音凄切。「不能做王爺的結髮妻子,是妾一生的遺憾,現在就連想陪在王爺身邊這微小的心愿亦無法成全嗎?」殷鶴垣緩了神色:「別多想,婚期不會變,你早點回去休息。」秦子依這才放心離開。常寧妤看着她的背影,想着她那句「結髮妻子」,眼中酸澀。——結髮為夫妻,恩愛兩不疑。她當初也曾有過這樣天真的願景。成親沒多久,為了求得殷鶴垣的一縷頭髮,她向大楚第一琴姬求藝制琴,拿慣長槍的手被磨得鮮血淋漓,琴卻被殷鶴垣一劍斬斷。後來又向畫聖百里衡求一幅墨寶想送給殷鶴垣,卻被百里衡斷然拒絕,說她根本不懂得自己畫的含義。這讓她成為整個盛京的笑話。直到最後,殷鶴垣如賞賜般扔給她一束髮絲,她如獲至寶,將那縷頭髮與自己的青絲交纏放進香囊。直到死,那香囊都被她妥帖地珍藏在懷中。殷鶴垣入寢後,常寧妤在一旁盯着他看了許久。睡着的殷鶴垣少了幾分凌厲,那薄唇也不再吐出傷人話語。常寧妤輕聲道:「當初你願與我結髮,是不是證明對我也曾有過憐惜。」她自然得不到答案……月華如水,常寧妤起身走到廊下。卻見守在門外的盧風神色憐憫低聲自語。「王妃,你若是知道你當初費盡心思求來的只是街邊一個乞丐的頭髮,你該多難過。」常寧妤整個人驀地僵住!儘管只是一縷幽魂,她卻感覺自己似乎被月光凍成了冰。她的心似乎又開始密密麻麻疼起來,那疼痛綿長而持久,如千萬隻蟲在不停啃噬。遠勝當初心臟被利箭洞穿。沒兩日,殷鶴垣奉皇帝聖命前往東嶽山為邊疆戰事祈福。東嶽山下,常寧妤看見這熟悉的地方,感慨萬千。殷鶴垣剛下馬,便看見一對老夫妻相攜,一步一跪,顫巍着往山上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