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第6章

半年後,南越王宮御花園。
一名女子身着一襲華服坐在一個別緻的亭台旁,看容貌正是常寧妤。
距常寧妤醒來後已經過了半年有餘。
現在的她不叫常寧妤,而是南越國最受王上寵愛的嫡公主,名喚南詞。
當初她本以為自己魂消魄散,沒想到竟會再次蘇醒。
還是在一個長相與自己一模一樣,甚至名字也如此相似的人身上借屍還魂。
南越是九州大地上最富饒神秘的國家之一,比之楚國亦不差。
這裡遠離楚國,兩國無甚交集。
因為搞不清楚狀況,起初的常寧妤並不敢說什麼,只是沉默寡言地看着身邊的人,從他們的話語中收集着自己想要的信息。
據說這位南詞公主生下來便天生心智不全,彷彿缺少靈竅,卻也因為此,她性格極純真不諳世事。
而剛生下來不久,王后便因病去世,所以王上和太子幾乎將她捧在手心裏。
半年前,這位公主莫名昏迷不醒。
為此,王上不惜在九州大地上尋找着能人異士,最終以歸還佛門至寶千年舍利,重塑佛祖金身的代價才請來了靈婉寺的神僧苦海大師。
德高望重的苦海大師看過後,說是公主即將魂魄歸,靈智開,只需靜待時日。
常寧妤暗自琢磨着時間,南詞公主昏迷的時刻,正是她死在戰場上的那天。
這位公主一定與她有某種不可言說的隱秘聯繫,但要說是雙胎,這位公主今年才年方十八,比她的原身常寧妤還小上五歲。
「公主,公主,你又在這裡看什麼?」
一個身着南越服裝,手腳帶着鈴鐺,長相秣麗的小姑娘跑過來。
常寧妤嘴角微微勾起:「小鈴鐺,你來了?」
這名喚鈴鐺的少女全名上官鈴,當朝大將軍家的幼女,南詞公主的伴讀。
為了單純的南詞公主不被人轄制欺負,這人是南越王當初千挑萬選的,亦是心思純真之輩。
或許同是將門長大,常寧妤對這少女很有好感,只是因着年齡的原因,看她總像看小孩。
上官鈴湊過來神秘兮兮道:「公主,你聽說了嗎?楚國皇室來人了。」
她哥哥最近跟着太子辦公,知道的消息不少。
許久沒聽到故國的消息,常寧妤心裏一緊。
但她面上卻不動聲色:「我們不是與楚國泛泛之交,他們來幹什麼?」
楚國地處繁華的九州中原,而南越則是靠近南邊,神秘而超然獨世。
上官鈴在她身旁坐下,晃了晃腳,「據說是來求醫的,找南農王爺。」
常寧妤心下瞭然,葯聖南農是南越國當今王上的弟弟,不過因他自身名聲太響又不透露身份,所以許多人不知道他也是南越的王爺。
原身南詞昏迷時,南農也趕了回來,不過卻說她的昏迷不是因病所致,所以他無能為力。
常寧妤撒了把魚食進一旁的魚塘,漫不經心道:「是誰重病?竟這麼大費周章找過來?」
上官鈴覺得公主醒來時還好,漸漸許多地方大變,與從前判若兩人,但是王上和太子都不在意,父親更是囑咐她不要多話,只要陪伴好公主即可,所以她拿起桌上的點心咬了一口。
「我路過的時候問了哥哥,好像是……楚國皇帝的弟弟,永安王殷鶴垣!」
乍然聽見這名字,常寧妤手一抖,怔在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