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常寧妤殷鶴垣 第5章_密子小說
◈ 第4章

第5章

鎮國寺的住持見到她後只說了一句話:「涅槃重生,各歸其位,一切皆是因果宿命。」
而後不管常寧妤如何問,住持都只有一句:「施主不必糾結,你只是回到了你該回的地方。」
常寧妤琢磨着這話,百思不得其解。
哪裡是她該回的地方,南越國嗎?
為何又偏偏是南越?
殷鶴垣見狀也不說話打擾她,只默默跟在她身後,眼底醞藏了許多不可名狀的情緒。
一時間,兩人各懷心思。
剛到山底,一個清脆聲婉喚醒常寧妤的思緒。
「沈大哥,對不起,都怪我丟三落四今天才來這麼晚。」
一個沉穩男聲道:「無妨,今日來得晚還可以在山中看到日落。」
常寧妤一驚。
沈靖?
夏英?
她下意識就想藏身,卻無處可躲。
驀地,一個帷帽從後面扔過來。
常寧妤轉頭一看殷鶴垣,卻見他已經策馬上前擋住那兩人。
她連忙救命稻草般趕緊戴上。
前方,殷鶴垣垂眸打招呼。
「大哥,夏小姐。」
沈靖神色淡漠地頷首:「永安王。」
夏英雖神色不虞,卻也是在一旁回禮。
倒是身後的常寧妤聽見這稱呼十分詫異。
大哥?
殷鶴垣一定是讓人奪舍了吧?
竟然會叫她哥作大哥。
幾人打完招呼,夏英又看向殷鶴垣身後。
在看見一名頭戴帷帽的白衣女子後,她眼中出現一抹不屑與鄙夷。
當初阿婉剛死,這人做出一副痛不欲生的模樣,這才過了多久,還不是另尋新歡。
想了想,她還是忍不住冷嘲熱諷地開口:「沒了一個秦子依,永安王這是又尋了一個新王妃?
當初那樣,我還以為永安王打算為我們阿婉終身不娶。」
常寧妤背脊都僵住。
殷鶴垣面容不改,依舊好聲好氣:「夏小姐誤會了,只是朋友。」
夏英還想說些什麼,卻被沈靖阻止:「英英莫再胡言。」
無論那兩人是什麼關係,都已經與他們沈家再無半分干係。
夏英悻悻住口。
沈靖沖殷鶴垣點點頭,一副不願多言的模樣,兩方人馬擦肩而過。
在走過那名白衣女子身邊時,沈靖只感覺心中一動,有股莫名熟悉的感覺升起。
但看着那兩人走遠,他又搖了下頭,將那奇異的感覺揮散。
另一邊,殷鶴垣輕聲道:「他們倆每逢初一十五,都會來鎮國寺為常寧妤祈福。」
沒人看得見,那帷帽下面,常寧妤早已淚珠流了滿臉。
見常寧妤不說話,殷鶴垣又自言自語道:「對了,沈將軍與夏小姐定親了,半年過後便會成婚。」
常寧妤眼眸瞪大,隨即湧出巨大的驚喜與神采。
她突然想起當年夏英總來沈家找她玩,一看見沈靖便眼睛發亮的模樣。
只可惜那時的沈靖已經與太傅千金有婚約,而夏英看着颯爽,大家閨秀的教養卻不少,故此兩人從未有過私下交集。
又轉眼看向遠處那兩個背影,常寧妤不禁失笑。
夏英是個極好極好的女子,她的大哥亦是這世間少有的偉岸兒郎。
這兩個她最親近的人能在一起,也算了卻她一樁心事。
但她依然嘴硬:「wαƞwαƞ我又不認識他們,你與我說這個幹什麼?」
第34章殷鶴垣也不拆穿她見到這兩人就驚慌失措的模樣,順着她道:「只是閑極無聊,與你找些話題。」
常寧妤透過帷帽看他,薄紗晃晃悠悠,她看不清這人眼中情緒。
怔忡片刻,她終於問道:「我來盛京,已經聽到許多次秦子依這名字,你當初為她……負了常寧妤?」
殷鶴垣還以為她會一直逃避這問題。
見她問出,漆黑眼眸中漾出一抹笑意。
這似乎是一個好的開始。
不過想起秦子依,他又抑制不住心底升起的寒意與噁心。
他頓了頓,看向前方,冷冽聲婉中是無法壓抑的恨意:「那女人,是個賊。」
一個清晰的答案在常寧妤心中呼之欲出,但她還是故作茫然地問:「她偷了你東西?」
殷鶴垣搖搖頭,看向常寧妤,眼中似乎有着瑩然水光。
「她偷了阿婉的東西。」
常寧妤輕輕呼出一口氣,突然間想透了許多事情。
——果然如此!
所以當初殷鶴垣是被秦子依欺騙,而現在這一切轉變,又是因為知曉了真相。
「可惜,一切都太沈了!」
常寧妤將帷帽揭下,面容上已是一片沉靜。
「斯人已逝,王爺現在做這一切並不能抹去你曾帶給她的所有痛苦。」
殷鶴垣痛苦的閉了閉眼,復又睜開,露出一個十分蒼涼的笑。
「真的……無法被原諒嗎?」
常寧妤與他對視,神色淡漠而冷凝。
當初那些傷害幾乎刻入骨髓,讓她如在地獄滾了一遭。
憑什麼他一句知曉錯了便得原諒。
常寧妤歪了歪頭,一派天真的模樣。
「死人怎麼說得出原諒呢?」
殷鶴垣臉上最後的血色也褪去,他嘴唇微顫,想說什麼,開合幾次卻出不了聲。
常寧妤卻一夾馬腹,身下的馬兒立時疾馳而去,頭也不回。
話說得那般絕情,她卻只覺得心臟處火燒火燎般疼,她不敢停,一旦停下就會被鋪天蓋地如潮水一般的心碎淹沒。
常寧妤不知道殷鶴垣看出了多少才會同她講這些話,但她至死不會承認。
她得離開這地方,她要回南越。
她不想再知道她為何會重生,就當上天垂憐好了。
再待下去,常寧妤不知道自己又會墜入一個怎麼樣的深淵。
翌日,夏英外出買東西的路上聽見幾個路人談論。
「你聽說了嗎?
當世葯聖南農來了盛京。」
「就是那個活死人肉白骨的葯聖?」
「是的,好像住在永安王的別院,你說我去求他治治我這常年的頑疾他會治嗎?」
「得了吧,就你這點小病,可別去打擾人家,據說葯聖非疑難雜症不治,你要是病的快死差不多……」看着那兩人走遠,夏英臉色變了又變,驚喜與躊躇交織。
「葯聖南農……」她琢磨着這名字,眼睛裏滿是希冀。
當初沈靖受傷殘疾,便是想求南農醫治。
只可惜南農雲遊四方,除非運氣好偶遇,否則沒人能找到他的行蹤。
現在天大的機緣就在眼前,莫說永安王別院,便是龍潭虎穴她也得拚命一試。
當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