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常寧妤殷鶴垣 第3章(2)_密子小說
◈ 第3章

第3章(2)

隨着你一句我一句的拼湊,一個完整的故事終於顯現。
那是關於一個少女為了愛戀所有不為人知的心事。
常寧妤於年少時跟隨兄長進京述職對殷鶴垣一見傾心。
五年前,常寧妤聽聞殷鶴垣瀾滄關之戰負傷失蹤,違抗軍令去西南救下了殷鶴垣,因為軍情緊急可殷鶴垣又一直不醒,常寧妤只能將人安置在醫館又匆匆離開,只帶走了潛龍玉佩。
不知如何出現的秦子依冒領了這功勞,帶走了昏迷的殷鶴垣。
夏英終於忍不住帶着哭腔大喊:「當時,剛被打完軍棍,阿婉又拖着傷體消失許久,最後我們在東嶽山找到的她,聽說她為了心上人在那萬級台階上整整跪了九遍。」
「傷上加傷,她將養了大半年,再出現見到的卻是你與秦子依濃情蜜意,這一切全都是你蠢,手無縛雞的秦子依能將你帶出那滿是瘴氣野獸的死林?」
「還問她怎麼不說?
這些年你有認真聽她說過一句話嗎?
每次她剛叫出王爺你便如同避災一般離開,還讓她少在你面前礙眼。」
「現在阿婉死了,你如願了?」
夏英為好友心疼至極,不謝謝玄在場,滿含怨恨地質問,「殷鶴垣,為什麼死的不是你?」
沈靖拳頭握緊輪椅,骨節清晰分明地泛出,卻仍是理智阻止:「夏英慎言!」
殷鶴垣像是猛地被這質問驚醒,有些許無措。
縱然謝玄貴為一國之君,到如今這地步,亦是無法為自家弟弟辯駁一句。
9若他是沈靖,只怕會當場宰了殷鶴垣這混蛋。
夏英抹了把臉,哭着道:「沈大哥,都這時候了你還要為他說話嗎?」
忠君愛國的思想刻在沈家人的骨血里,再說常寧妤是為國而死,死得其所,沈靖就算再恨殷鶴垣,也不會對他做什麼。
若不是他雙腿殘疾,出戰本該是他的責任。
沈靖垂眸掩去無盡的痛苦。
妹妹,是代他而死。
他苦笑一聲:「永安王,你的東西物歸原主,阿婉剩下的東西,就交還給我吧!」
殷鶴垣定定看着手中玉佩,將剩下那封信給了沈靖,隨後默不作聲往外走去。
謝玄心中隱隱不安,忙喚人道:「跟着他!」
殷鶴垣在剛看見常寧妤的屍體時那般反應,沒道理此刻在知曉了一切真相還這麼平靜。
然而寺外,殷鶴垣漠然至極的聲婉傳來:「再跟着本王者,殺無赦!」
就這麼一瞬間的功夫,他已經跨馬而去。
待眾人匆匆趕回去,便見將軍府的僕人們瑟瑟發抖跪了一地。
越靠近常寧妤靈堂,便聽見僕人們驚恐的聲婉:「王爺,快住手,住手啊王爺,小姐一定不願看見您這樣……」一股淺淡的血腥氣從靈堂傳出。
謝玄等人奔進去,只見殷鶴垣跪在常寧妤棺槨前,手中是一把鋒利又精緻的匕首。
他神色淡然地將刀划過自己手臂,輕聲道:「阿婉,這一刀是為我當初欺騙於你。」
說完又是利落的一刀刺進自己小腹,他悶哼一聲,嘴角卻含笑:「這一刀,是我無視你三年……」他渾身滿是傷口,一身白色衣衫已經盡數染成血色。
所有人都被這場景震驚,一時竟忘了阻止。
殷鶴垣又猛地將刀**,他溫柔如情人低喃:「利箭穿心,一定很痛吧?」
「阿婉,別怕,我來陪你!」
在所有人都猝不及防之下,殷鶴垣倏地將匕首往自己心口刺去……第15章許多人都不敢再看,捂住眼尖叫起來。
在這千鈞一髮之際,一隻骨節分明的手握住那匕首。
殷鶴垣一愣,抬眸看去,只見沈靖神色平靜,掌心中鮮血卻不停溢出。
「阿婉都已經去了,算我求你,就別再擾了她靈前清凈了!
王爺!」
最後王爺二字,他加重了婉。
皇帝最寵愛的幼弟自刎於常寧妤靈前,傳出去可不是一場什麼感人肺腑的美談,落在有心之人口中,會抹去阿婉用命換來的一切榮耀。
殷鶴垣怔怔然放開手,腦子瞬間清醒。
他苦笑一聲,眼中水光凌然。
到如今,他竟連用命還她都做不到。
他口中張合幾次,最後才啞聲道:「大哥,抱歉,我只有最後一個心愿,讓我送她最後一程。」
與常寧妤成親三年,這聲大哥竟到此時才喚出口。
兩人眼眸對視,沈靖被殷鶴垣那眼中的死寂驚住。
然縱使殷鶴垣做這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