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常寧妤殷鶴垣 第3章_密子小說
◈ 第2章

第3章

謝玄原以為殷鶴垣是清醒了,為了去見常寧妤。
可待謝玄匆匆趕到將軍府時,卻並未看到意料之中的身影。
神情悲慟的沈靖躬身一禮:「臣代寧妤多謝陛下敕封!」
謝玄心內焦急,卻仍安撫道:「沈卿不必多禮,可有看見阿宸?」
沈靖眼中划過一抹幽深,面上卻仍是恭敬地道:「不曾!」
一旁,來為常寧妤守靈的好友夏英眼眶通紅地憤憤道:「他殷鶴垣做出那種事,如何還有臉來見阿婉?」
說完像是突然想起那是皇上最寵愛的幼弟,連忙請罪。
謝玄擺擺手,猶豫再三,還是將殷鶴垣醒來所言告訴了沈靖。
沈靖露出一絲驚詫,夏英也是神情半信半疑。
這時,前來弔唁的林鄴聽聞,思索片刻後輕聲提醒:「陛下何不去鎮國寺看看?」
謝玄倏然醒神。
待一行人匆匆趕到鎮國寺,果然看見了站在大殿前的殷鶴垣。
只見他正神色平靜地對住持道:「住持莫要誆我,你轉告常寧妤,若她一日不出來,我便在這殿中等她一日。」3
眾人方要上前,便看見住持長嘆一口氣,遞給殷鶴垣一個盒子。
「王爺,這是驍晚將軍臨行前寄存在我寺中之物,她說若她平安歸來便親自來取,若她回不來,便交給第一個來這寺中尋她之人。」
殷鶴垣一臉漠然地接過那盒子,再次揚聲強調:「我要見常寧妤,我有話要問她?」
沈靖等人見狀對視一眼,這才信了謝玄的話,卻又仍覺得不可思議。
殷鶴垣不是對常寧妤厭惡入骨嗎?
現在這又是作何?
住持眼含慈悲,聲若梵婉:「王爺,莫要自欺欺人,你想知道什麼,何不打開這盒子看看?」
對峙許久,殷鶴垣終於眼眸微垂,抬手將那盒子打開。
裏面只放了一枚玉佩和兩封信。
一份寫着吾兄親啟,另一封則是寫着吾愛阿宸。
殷鶴垣在看見那枚玉佩的瞬間,淡漠神情終於起了變化。
皇帝謝玄也是一愣:「這潛龍玉佩,阿宸你不是在瀾滄關之戰中落於西南密林了嗎?怎麼會在此?」
夏英凝神觀察半晌,失聲道:「這玉佩是五年前出現在阿婉手上的,因為看上去是皇家之物,所以我記得,她說是與心上人定情之物。」
「沈大哥,你還記不記得,五年前,阿婉違抗軍令消失一月不知去了何處,再出現時一身傷痕,手上便拿着這東西。」
沈靖眼眶濕潤,啞聲道:「怎會不記得,那次如何問她都不說,為此生生受了五十軍棍,幾乎去了半條命。」
他是常寧妤的哥哥,卻也是元帥,軍中違令者必罰。
那棍子打在阿婉身上,卻痛在他這個哥哥心上。
沈靖搖頭自語,看向殷鶴垣的眼中帶上怨懟:「原來竟是為了你!早知如此,我當初便不該帶她進京,她便不會為了你執念成魔。」
聽着他們的話,一個可怕的念頭出現在殷鶴垣心中,他緊握着那枚玉佩一臉不可置信。
「五年前,常寧妤去過西南?」
他不敢再深想,連忙打開常寧妤給他的那封信。
待看完,殷鶴垣深沉的眼眸里溢出許多無法辨別的情緒。
良久,他驀地發出瘋狂的大笑:「哈哈哈,原來,一切都是錯的,全都是錯的……」
無數血一樣的淚珠從殷鶴垣頰邊流下,他神色是極致的瘋狂,又透出幾許茫然。
半晌,他又止住笑自言自語,咬牙切齒道:「常寧妤,既是你在密林救的我,你當初為何不說?為何讓秦子依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