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常寧妤殷鶴垣 第1章_密子小說
◈ 《常寧妤殷鶴垣後續》 第5章

第1章

「梅落南山畔,親人遠望,千里風霜,星月伴我還鄉……」不知從哪兒傳來的銅鈴聲響起,一滴眼淚划過她頰邊。將士們!我們回家了!隨着這念頭一起,常寧妤的魂體逐漸消散,驀然化為一片虛無…百姓們紛紛往城門口涌去,堵住了迎親隊伍的路。盧風忙看向殷鶴垣:「王爺,我們要不要……」…《常寧妤殷鶴垣後續》第5章免費試讀
常寧妤心瞬間提起。
她看着堂弟常明修躬身行禮:「見過永安王!」
殷鶴垣定定盯着他,又問了一遍:「邊疆的主將是誰?」
他只知曉常明修這名,卻從未見過其人。
常明修眼中閃過一絲慌亂又很快斂去,他垂眸道:「王爺誤會了,末將名叫常捷,字敏休,邊疆那位是末將堂兄,音相同寫法卻不同。」
聽了常明修的解釋,殷鶴垣皺緊眉,眼眸卻是讓人猜不透的幽深難測。
就在常明修鬢邊已經有細汗沁出時wα?wα?,殷鶴垣淡淡道:「趕緊出發吧!莫要貽誤軍情!」
常明修頷首應是。
一旁的常寧妤亦是鬆了口氣。
她只怕殷鶴垣知曉她替名從軍的真相後為難常家。
只是……等她戰死之事傳來,這一切終究是瞞不住的。
常寧妤沉默地跟着殷鶴垣回到王府,管家就送上數十個綉娘日夜趕工製作好的喜服。
常寧妤這才恍然。
原來不知不覺,殷鶴垣和秦子依的婚期竟然已臨近。
殷鶴垣瞥過喜服,不知怎的突然問了一句。
「常寧妤還未從鎮國寺回來?」3
管家一愣,搖頭道:「回王爺,沒有。」
聽見自己名字的常寧妤不解地低聲道:「殷鶴垣,你不是最厭惡我,怎麼會想在你的大喜之日看見我這張臉。」
卻見殷鶴垣沉默良久,冷嗤一聲轉身離去。
管家小心翼翼問盧風:「子依姑娘馬上入府,王爺為何還如此不高興?」
盧風嘆了口氣,無奈地搖搖頭。
越臨近婚期,王爺的情緒便越發焦躁,他也看不懂。
新婚前一日。
殷鶴垣再上鎮國寺,卻在寺廟門口的巨大銀杏樹下見到了住持。
住持那雙蒼老卻通明透亮的眼看着他,淡淡道:「王爺,回去吧。凡事莫強求,一切因果終有定數。」
常寧妤卻腦中靈光一閃,但終究似懂非懂,只好朝住持行了一禮。
住持雙手合十向她回禮。
「阿彌陀佛,執念散盡,方能涅槃。」
殷鶴垣看着住持奇怪的行為,卻不知這話是對誰而說。
定定站了半響,他轉身高聲對寺中道:「常寧妤,如若此時不上門龍婿回,永安王府永無你立足之地!」
隔日,大婚至。
殷鶴垣的迎親隊伍聲勢浩大,比之當年她入府,不知熱鬧幾凡。
街道兩旁擠滿了看熱鬧的百姓,紛紛感慨這盛大場面。
一身喜服的殷鶴垣騎於高大白馬之上,修眉鳳目,芝蘭玉樹。
常寧妤抬眸看着身着喜服的殷鶴垣,心裏卻只剩一片麻木。
花轎行到一半,突然有激動興奮的聲音遙遙傳來。
「常家軍凱旋歸來!」
「常家軍凱旋歸來了!」
這喜訊迅速在百姓間傳播,越來越大的聲音逐漸蓋住殷鶴垣迎親的嗩吶聲。
「常家軍凱旋歸來,快去城門口迎接!」
常寧妤一震,耳邊似有軍中的哀歌響起,無數陣亡的同袍面容划過她眼前。
「梅落南山畔,親人遠望,千里風霜,星月伴我還鄉……」
不知從哪兒傳來的銅鈴聲響起,一滴眼淚划過她頰邊。
將士們!我們回家了!
隨着這念頭一起,常寧妤的魂體逐漸消散,驀然化為一片虛無…百姓們紛紛往城門口涌去,堵住了迎親隊伍的路。
盧風忙看向殷鶴垣:「王爺,我們要不要……」
殷鶴垣面容冷漠地吩咐:「繼續往前。」
迎親隊伍繼續往前,但還未前行多遠,兩隊御林軍疾步而來攔住殷鶴垣。
隨着訓練有素的御林軍站成兩排,明黃的龍輦從街道出現。
殷鶴垣眉目緊皺,下馬行禮。
皇帝殷玄從轎輦上走下,神情嚴肅而冷厲。
殷鶴垣喚道:「參見皇兄!」
殷玄看了眼殷鶴垣身後喜氣洋洋的隊伍,臉色越發難看,他沒應殷鶴垣的話,而是對着一旁的侍衛下令:
「來人,給我將他這身衣服扒了!」
幾個御林軍隨之上前,殷鶴垣一退,冷聲道:「皇兄這是作何?」
殷玄見他還想反抗,勃然震怒:「殷鶴垣,你敢抗旨?」
殷鶴垣動作一頓,紅色喜服被脫下,又被套上一件白色外衫。
待換好後,殷鶴垣定睛一看。
——竟是喪服。
這是要他為常家軍守喪?2
殷鶴垣眉眼染上怒意,然而殷玄根本不給他說話的機會,直接吩咐道:「帶走!」
殷鶴垣被強行帶往城門。
大軍得勝歸來的號角已經響起,遠處煙塵漫天,那綿延的軍隊越走越近,直到停在城門前。
全軍倏地跪下,黑壓壓一片聲勢驚人。
殷鶴垣這才發現,軍隊最前方的竟是身坐輪椅的常靖,他身旁,站着自稱常捷的那年輕小將。
驀地,原本渾身散發著冷意的殷鶴垣心中不安湧起,他抿緊了唇,心跳越來越快。
看見殷玄,神色悲哀的常靖從輪椅上撐起,強撐着跪在了地上。
「回稟陛下!常家軍此次殲滅敵軍近五萬,羌國大將軍拓拔炎被我方斬首,十年之內,羌族不敢再犯!」
「常卿快起……」殷玄不顧帝王之儀快步走過去抬手將人扶起,神情沉痛。
常靖卻再次深深一拜,整個身體都幾乎埋在地上,嗓音嘶啞。
「我方犧牲士兵兩萬八千人,主將常寧妤斬首拓拔炎後,中箭而亡。」
「我常家軍眾將士不負皇恩!不負百姓!不負天下!」
話落,殷玄身後的殷鶴垣如遭雷擊般,僵在原地。
下一瞬,他不可置信地揚聲道。
「什麼主將常寧妤中箭而亡……常靖,你可知欺君是什麼罪!」
殷玄怒喝:「混賬,你給我閉嘴!」
殷鶴垣血氣翻湧,呼吸粗重。
他如同一頭被惹怒的豹子,煞氣四溢,瞳仁紅得嚇人。
「常寧妤明明在鎮國寺,我這就去將她帶回來讓你們看看……」
突然,一陣空靈而悠遠的銅鈴聲響起。
跪在地上的黑壓壓的士兵們漸次散開,露出一條道路。
接着,就見八個將士抬着一副純黑的棺木,緩緩走上前。
而那銅鈴聲,正是由掛在棺材四角的招魂鈴傳來。
他們莊嚴而肅常,每一步都走得堅定卻又緩慢,似乎怕驚擾了棺中之人。
隨着清脆銅鈴聲漸逼近,殷鶴垣連呼吸都屏住!
難以言喻的驚懼如潮水般湧進身體,心臟像是被細細的絲弦一圈圈纏緊。
這時,走到最前方,抬棺將士們撲通一聲跪下。
眾多粗豪的漢子們臉上卻溢滿淚水,聲帶哭腔。
「陛下!元帥!我們帶寧妤將軍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