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齊異聞錄一蘭陵遺案第7章 稻草女7在線免費閱讀

北齊異聞錄一蘭陵遺案第8章 稻草女8在線免費閱讀

一行人來到李府時,李家大公子早就候在門外。原來李大人此時正和諸位大人進宮面聖去了,我們的這個皇上愛舞樂,喜音律,每到節日就大宴百官,執政之初倒也頗為勵精圖治。歌舞音律本也是一些小愛好,誰還沒點愛好呢,即便是為上者,倒也無傷大雅。

但是這時的恆伽還完全不曾想到,當今聖上的這些愛好會在不久的將來擴散開來,就好像不知滿足的魔鬼一般,衍生出一系列駭人聽聞的慘案謎團,吞噬着他自己,也吞噬着整個朝堂甚至整個北齊。而身邊這個一直相伴的人的人生,也會因此而走向另一個不同的軌跡。

進入李府,「見過四殿下,恆伽公子也來了,真是榮幸之至」李家大公子名瑾,人如其名,面若冠玉。二十歲就已在朝中任職,可謂是前途無量。「管家方才來報,說陳捕頭來巡查東市失竊之事,我們府上並無竊案,不過想來節日將近,又有行偷戲,偶有失竊,也不是大事」李瑾一臉淡然的說道。

「失竊自然不是大事,不過,這若出了人命……可就不能尋常視之了」長恭說道。

李瑾聽完一驚!「人命案子!怎麼會,我未曾聽府上稟報啊」

李府管家身材臃腫,這時更是急出一身汗,聽到長恭這麼說,頓時也大驚失色「殿下可是弄錯了,我們府上並無人命案子啊!」

「諸位莫急,請問李公子,你們府上最近可否徵招綉娘?」恆伽平和着問道。

「昨日為上元佳節之際,正值家中祖母壽辰,老人家出身江南世家素愛綉品,母親便召集綉娘熟手作出一幅百壽圖獻禮,所以確有徵招鄴城各處的綉娘和熟手前來。不知和你說的什麼人命案子有什麼相干」李瑾一臉的不悅。

恆伽剛要說些什麼,只見旁邊的長恭輕挑了下眉毛,卻先開口了。

「昨日在東市上,一個女子在眾目睽睽之下消無聲息的被燒死,她的身份目前還未知,極有可能就是與你府中的綉娘相關」長恭冷淡的說到,話語間頗有些威壓「還望李公子配合陳捕頭的尋查,天子腳下,豈能暗藏危機!」

「殿下說的是……」李公子低頭不語,英俊的臉龐有一絲抽搐。心裏委屈的默念我說什麼了我……

「請問李公子可曾見過這個玉佩」恆伽手中拿出一個色澤光亮卻滿是污跡的玉佩。

李瑾看到玉佩先是茫然,後來彷彿突然想到什麼若有所思,搖頭稱到「在下不曾見過」

「不曾見過?那倒是叨擾了,只是不知為何不曾見府上的二公子呢」恆伽瞭然的問道

「!」李瑾一臉震驚,「他……這,我今日並未見到他,恕在下不知……」

「哦?大公子不知道,我卻是知曉」恆伽一臉正色說到「大公子隨身的玉,不知可否一觀。」

李瑾聽到這句,瞬時緊張的渾身一滯「……這,在下……」

「李公子可知,我早已差人去那珍寶閣問過,這正是你家李大人在那裡定製的一對玉佩,於你們兩兄弟,全懷瑾握瑜之美名,這枚正是你二弟李瑜的那個,你的尚在,現今卻又假作不識?這……是何道理啊李公子。」恆伽說完這些又微微一笑,不聽內容只看他,仿若孩童般的笑容,還以為他在談天氣似的。

「這……」此時李瑾早已一頭大汗

「李探花,還不速速讓你二弟出來協助探查,何須再冥頑不靈」長恭深深看了李瑾一眼,如是說,說到探花二字時還微微加重了口氣。

「……二位稍坐,我……我這就去尋二弟」

眾人這才於中廳坐下。

「恆伽你這玉佩哪裡來的?」長恭問道。

「正是在昨日的稻草人旁邊撿到的,本來這是男子佩戴的東西,大家一看也只當是當時人多擁亂之時,哪家公子掉落下來的,現在想想,方覺得有所關聯。」

「所以,你剛才是差六子快去問這個玉佩的來歷了?」長恭說了一句。

站着的小捕快眨了眨眼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原來是這樣,嗯,難怪這李瑾剛才吞吞吐吐,就是不說這玉佩的來歷。只怕這玉佩主人和這稻草中的女子必是脫不了干係。等等,李瑜……這李瑜難不成是前幾日皇上賜婚給彭城王姨妹,長樂郡主的未來夫婿嗎?」長恭突然想到以後驚訝的說出聲。

「長樂郡主?」半夏疑惑到

「長樂郡主是五叔的姨妹,爾朱氏家的嫡長女,而這李瑜,也是鄴城諸公子中的佼佼者,年十八,今秋考中探花,年後就要去赴任了,在加上家世顯赫,相貌英俊,又和其兄並稱為一門雙探花,在京中一時風頭無幾,可謂是鄴城閨秀們之中炙手可熱的良配了」長恭好像話匣子打開了一樣,突然特別來勁的說起來。旁邊的恆伽扶了扶額頭,這個人初看高冷,若不是與他非常熟悉了,絕看不出他不僅喜歡嘮嘮叨叨而且其實心地簡單善良的很,卻又總能意外的化解很多別人處理不了的麻煩。而且他人緣極好,每次都讓不適交往的恆伽感嘆,有的人確實,好像天生有種特別的親和力一樣,總能迎得不管同性還是異性的欽佩好感。可正是這樣一個心思簡單卻又通透的人,卻能看到他透過面具的雙眼總矇著一絲擦不去的憂傷,這也是他一直想探尋卻又不敢輕易觸碰的地方。思緒從一陣漂游中回來,這傢伙還在和半夏相談甚歡。不由的恆伽揉了揉腦袋。

「哦,那這李瑜如你所說的話,可是一眾的翹楚啊,不過聽你這意思,你五叔也是不凡得很」半夏問到。

「那是自然,五叔已經任職七年,從斷如流,心思通透,在民間頗有美名,」長恭說到這個五叔就滿是憧憬的神色。

「這彭城王可是他的偶像啊」恆伽可愛的撇了撇嘴。

「能贈送玉佩給一個女子,他們關係不一般啊」長恭沉浸在剛獲取的信息中,若有所思的說道。「若有情愫,難不成因為賜婚的事,兩人所以起了爭執,然後……」

半夏聽着也微微點頭,「有這種可能性。這莫不是痴心女子負心漢的話本……」

恆伽也若有所思,卻並未表態。

「諸位久等了」只見李瑾步入廳中,身後還跟着一個人,正是那李瑜。只見兩人面目有相似,可是若單論起容貌,這李瑜卻更勝一籌,只見他身着白色長衫,翩翩若佳公子。

「見過諸位大人。」李瑜施施然行禮,英俊不凡。都說公子世無雙,這兄弟倆可謂是懷瑾握瑜世上難得的兩個人尖兒翹楚啊。

可是也沒想到,這李瑜一上來第一句話就驚倒了眾人。

「還請諸位大人替月娘申冤」只見李瑜看到玉佩後,白皙的臉上一陣慘白。

「月娘?卻是何人」長恭問道。

「哎,這月娘本是家中請的綉娘,手藝極好,人也是靈巧的很,她……她」大公子似有難言之隱。

「……這玉佩就是我贈與她的」二公子顫抖着說道「還請,還請,大人……查出殺害月娘的人!」

幾人沉默不語,聽這二公子話語之間似有什麼不可言說的痛楚,可是,這線索似乎又在這裡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