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齊異聞錄一蘭陵遺案第6章 稻草女6在線免費閱讀

北齊異聞錄一蘭陵遺案第7章 稻草女7在線免費閱讀

第二天一大早,半夏就早早起來。昨天的事情在心中久久環繞,那個稻草人形狀怪異的出現在她夢裡,但是她心中好像卻沒有什麼懼怕,總感覺那個稻草人好像要說些什麼。

步入前廳,只見四殿下早早就等在那裡。

「殿下久等了」

「你喚我長恭就好,你是斛律家的世交,即如同恆伽的妹子一般,自然也把我當成兄長就好」長恭笑的一臉溫和。

半夏的哥哥早年雲遊在外,自己總是一個人,長恭這麼一說,心中不免一陣觸動。突然又想到什麼,於是問到「昨日之事也事出突然,大家都很驚慌失措,但是不知為何你們二人卻好像分外坦然平常」半夏說出了自己的不解。

「哈,說起來也是我這個官位鬧的。現在天下安定,我被任命為鄴城司州牧,所以這些事情倒也見了不少,恆伽也是時常幫忙,他對這些事情,頗有心得。」

兩人說話間,只見恆伽緩緩走來,今天他穿着一身白色袍子,袖口有金色絲線細細的綉着,腰間有塊玉佩束着,加上腦袋上裹着兩團毛茸茸的帽子,居然透着可愛。

半夏不由看呆了,男子居然也可以有如此嬌俏的形象。

旁邊的長恭倒是習以為常,一把撈過來那個人,「你只怕又在夢遊吧,半夏姑娘等了許久,我們快點出發吧。

恆伽不好意思的笑笑「最近的天氣太冷了,愈發的不想起來」

幾人走出門去,半夏看到不是昨天的路線,「我們現在去哪裡呀?」

「去司州牧府衙」

「可是昨天的事?」半夏問到

「昨天的事情,事有蹊蹺,一會我們去府衙查看下事情的進展,若有什麼需要半夏姑娘幫忙,還望能相助。」長恭誠懇的說道。

「我自幼跟隨祖父行醫,時間久了,生老病死這些與我也儘是平常,你們不必擔心。況且,恆伽叫我前去,必是也想到這些,有需要的地方也無需客套。」半夏倒也不以為意,心中甚至有些許不安的期許。她也不明白這種感情從何而來。難道是昨夜那個怪異的夢境。

幾人不多時便到了府衙門口,陳捕頭和幾個捕快早就在門口守着來迎他們。

「大人,恆伽少爺,昨天聽阿鄭來報在燈市遇到你們,想是今日要調查此案,一早就候着兩位了。」陳捕頭和他們似是十分熟悉。「這位是?」

「這是府上的客人,徐聖手的孫女,頗通醫理」恆伽回答

陳捕頭不由一驚「竟是徐家的高人,失敬失敬」

幾人來到大堂,只見早有兩人在候着。看到他們進來,忙着作揖。「見過大人」

「李仵作不必多禮,可將你昨天的發現告訴二位大人」長恭說到。

這個李仵作身材矮小,一雙眼睛雖不大,卻分外有神,說話做事一副慢條斯理的樣子,看着是個很穩妥的人。「幾位大人,昨天的是一具女屍,年齡在二十上下,全身部分燒焦,但卻並無致命傷,可見是被活活燒死的,可蹊蹺的是,死者口中並無煙灰炭末,屍體表面也並無紅斑,若是是被燒死,當有以上表徵,另外在死者體內發現些許五幻散」

「五幻散?」恆伽問道

「這五幻散,本是麻醉用的,有的也用來減輕痛楚,本也是常見的藥物,算不得什麼。」李仵作答道。

「可會令人失去意識?」恆伽接着問到

「這到未有聽說」仵作老實回答

「這葯本是火麻子花為藥引,服之,可使人昏昏沉沉,但要適量。過多的話,也只是會讓人頭暈噁心罷了,可若是加入一樣東西,只怕……」半夏若有所思

「只怕如何」恆伽問到

「只怕……這人會昏睡過去,人事不醒!」半夏篤定的回答。

「加入什麼東西?!」仵作驚訝的問到

「西域的曼陀羅」半夏答到「之前祖父偶爾在民間得此法,若研製有成,那之後的很多治療上面,就能極大的減輕病人的病痛了。但因為不好控制劑量,所以一直未研製出來。不想今日……竟有人用此法來害人」

眾人皆有些沉默。葯也,毒也,能醫人,亦能置人於死地,一念之間罷了。

「葯本無錯,錯的是人心」恆伽淡淡說道。

「不過若是用藥之後被火燒死,即便用藥如此,也不會毫無掙扎,緣何這女子就毫無動靜?而且看錶征,更像是死後被焚燒。」半夏說出自己的猜測。

恆伽點點頭,說道:「還要煩請半夏姑娘再檢查一番。儘力查出死因」半夏點點頭,恆伽轉頭看向李捕頭「現場可還有其他發現?」

「只有燒焦的稻草……和死者隨身的一些物件,倒也沒有什麼奇特之處」陳捕頭無奈地說道。

「附近可有人家報案的」長恭問了句

「並無報案,人在東市這邊出的事先從這邊調查的,西市那邊人多也雜,今天也準備派些人手去那邊查詢一番。」陳捕頭照實說。

「我們先去看看那個「稻草女」吧。」恆伽突然發話。

眾人在仵作指引下一起來到停屍的地方。

女屍早已被燒的看不清面目,但因着救火及時,倒也並沒有全被燒毀。旁邊散放着幾個物件,也蒙上了一層灰燼。半夏不敢多看,心裏不由的一陣酸楚,可想這也曾經是個靈動可人的姑娘,卻不知道招了什麼惡邪之人,竟然化作一堆枯骨在這裡,心下不免替女子有些難過。思忖間,已走上前去細細查驗。只見女子面部被火燒的部分已經不可分辨,纖細的手指還尚有黑色的印子,身上並無什麼配飾,維有發間隱約可見一個簪子,若說這簪子式樣,到也尋常的,不過簪頂一朵芙蓉卻是別有韻味,玉制的花朵含苞待開,淡玉色和金屬的材質相得益彰,且低調非常。顏色並不出眾,卻有一種獨特的氣質。「這簪子似有些奇怪……」半夏自語道,恆伽聽到以後走了過來拿起細細查看,「這玉芙蓉似是不俗」半夏說道「是啊,不過我奇怪的是這簪子的位置……似乎」恆伽一聽說道姑娘直言。半夏繼續邊查看邊說道「往常女子的簪子都是別於髮髻處,既能固定髮髻,又相得益彰,可是這個女子的簪子卻是在髮髻前面,不免有些突兀,似乎……」「似乎是其他人別上去的。而且很可能是在死後」恆伽說道。半夏點點頭,突然叫出了聲「這是什麼?」幾人一看,只見她手中鑷子夾着一個針狀的物體,「若不是這簪子奇怪,我也斷不會注意到這女子頭頂竟然有一孔隙,竟有人將此針插入她的,可謂一擊斃命了」

仵作聽到這裡恍然大悟「難怪沒有找到她的致命傷,竟如此隱蔽,且女子表徵皆是死後被焚燒的樣子,如今一看,果然。」

眾人不禁感慨,竟如此陰毒之法。

恆伽點了點頭,是了。謝過半夏之後扭頭說道

「陳捕頭,你且去查看東市各府上是否有丟失了財物的,有的話再打聽下府上最近是否有徵招綉娘的」恆伽一臉微笑的說到,「若有,只管差人來報」

陳捕頭未多言,似是對恆伽十分信服,立刻前去。

恆伽說話間,喊住旁邊的一個捕快,交於了什麼東西附在耳邊說了幾句,那個小捕快看起來精明幹練,馬上應下就一個人出去了。恆伽又同長恭說到「大人可差人去西市發佈告,看有沒有誰家失蹤了女子的,差人來認領」

長恭立刻派人前去。

「這和財物有什麼關係啊,現在人命關天啊糰子,你想想怎麼找人吧」長恭一臉無奈的說到。

半夏也奇怪,恆伽怎麼突然扯到財物丟失上面,難道有什麼聯繫嗎?這個斛律公子確實奇怪的很……誒?等等剛才四殿下喊他什麼?為何隱約聽到……「糰子」?不禁想到之前看到這個糯米糰子的樣子,哎呀甚是貼切啊!果然,英雄所見略同」

「之所以說走失財物,也只是猜測,不過這女子必然和東市附近的人家有關聯。」恆伽說完,眼睛眯了下,神色突然一沉。

未過片刻,一個捕快來報說是東市並沒有失竊,不過倒是李府近日有徵招綉娘的。

「大人,下面我們可能要去李府看看這案子的進展了」恆伽向長恭誠懇的說道。

半夏此時也有點摸不到頭腦。「為何要去李府?」

「因為,這稻草女,正是李府府上的綉娘!」恆伽說道。

眾人皆是一驚。

「你如何知道她是綉娘的」長恭不解的問到

「你們看,屍體雖然被燒,可是手部依稀可見十分柔軟細膩,可見並不是干粗使活計的人,可偏偏右手的地方,食指拇指皆有薄繭,如此倒也不能說明什麼,不過,仔細看會發現,中指的第二個關節處有一圈壓痕,那就是繡房常見的頂針。」恆伽緩緩道來。

「也可能是戒指啊扳指什麼的啊」半夏不由問道。

「戒指,是斷然不會帶在第二節手指處的」長恭接到「那就是綉娘可能性較大了,家中請綉娘的人家那極可能就是在東市附近的人家。」

「這倒是,北城的各府每到節日招人綉吉祥圖案字幅什麼的,倒也常見。」長恭說道。「可又是為何一個綉娘會遭人謀害呢,而且,這手法也是聞所未聞……匪夷所思啊」

大家都有些猜不透,皆一陣沉默中。

「這些問題的答案,只怕我們要到李府里去探個究竟了。」恆伽目光看向遠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