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齊異聞錄一蘭陵遺案第4章 稻草女4在線免費閱讀

北齊異聞錄一蘭陵遺案第5章 稻草女5在線免費閱讀

長恭聽到呼聲,稍一遲疑,便一個箭步如鷹隼般飛身到遠處一處攤販的水桶旁邊。眾人只見一個白影紛飛的俊朗身影,呼的一下子就在眼前不見了,還沒回過味兒來,就只看到火被撲滅了,而白衣男子卻穩穩的回到原地。幾個人忍不住驚嘆到好俊的輕功。

這火一滅不要緊,眾人均是大驚!送紫姑的時候火滅了,那可是大凶!有的跌坐在地上,有的叫嚷着湧上來看,這一看不要緊!有個人驚呼起來:殺人了!就暈了過去。旁邊的聽到叫喊的手忙腳亂的要往回跑,後頭不知道情況的一個勁往前擠,場面一片混亂。

這時長恭喊到「大家不要慌!這裡發生了命案,官府馬上會派人過來!我們大家站在原地不要動,以免破壞現場!靜等官差過來!」

後面的聽說前頭出了命案,是再也不敢往前擠一步,好多都散了,也有好事的想看看,但也斷然不敢妄動了。

恆伽躍過人群,竟是徑直向前走去,長恭也緊隨其後 。其他人許是被這慘烈的場面嚇住,又或是看他二人衣着外貌不似凡人,竟未有人阻攔。

半夏看到這場面本有些慌亂,但見他二人往前走去,於是也硬着頭皮跟上。

走上前一看半夏才一驚,只見一片濃煙里的木板上面一片燒焦的稻草布條,在稻草旁邊竟然是一具被火燒過的的屍體!

憑的是見過各種病人和場面的半夏也不由一抖。扭頭看看旁邊的蘭陵王,許是久在沙場早已看慣了生死,只見他一手抱劍雙臂挽住,身姿挺拔,絲毫不見畏懼,這人群放佛與他無關,端的是一番雲淡風輕的仙人之姿,而面具下的雙眼卻隱在燈光里,看不出表情。這時半夏才想起糯米糰子,他肯定嚇壞了,這才趕緊去看恆伽,誰知,他竟然一臉鎮靜,絲毫不見得慌亂,反倒是若有所思的左右查看。

「你如何知曉」長恭問到。這時半夏才恍然,對啊!剛才因為點火,大夥都是往後退了些,那個距離根本不足以看到前面的情況,更別說看到有人被燒到了,恆伽那時候好像大喊着滅火他是怎麼看到的。不由也疑惑的看向恆伽。

恆伽卻彷彿沒有聽到搬,只見他一臉專註的查看着,彷彿若有所思,忽的好像發現了什麼「原來是這樣!只是又是如何……啊,對了」

一個人自言自語完一些,這才回頭看向長恭,說到「我並非早就知道,只是總覺得哪裡不妥,但也拿不準,只能貿然行事」

「哪裡不妥呢?」長恭一臉不解,半夏也疑惑得很。

「往常的送紫姑,都是直接點燃就好,然後大家一起等火滅掉再載歌載舞一番方才離去,可這次的火燒了許久都未見滅」恆伽略一思索說到。

「這又能說明什麼?可能是這次火大啊,又或許是有風助燃了」長恭似是不解。

「你說的也不無可能,但是這次的火,味道不對」恆伽說的。

「火的味道」這次吃驚的是半夏。火還有味道嗎?這個糯米糰子莫不是傻了

「是啊,火當然有味道,而且,這裡的火,味道還有些特別呢」說完,隨手撿起旁邊地上散落的稻草。

「若非這稻草有什麼蹊蹺」長恭問到,只見他那修長的手指一捻,放在鼻尖輕輕一嗅,臉色不禁一變。半響吐出幾個字

「難道是……油?」

恆伽點點頭,說到「而且非一般的燈油那般油膩,氣味中也有一絲甘甜,如果沒猜錯,應該是……」

「你是說?」長恭欲言又止。

「十之八九了」恆伽答到。正說著,幾名捕快就匆匆趕到。

看到三人站在旁邊,正要問話,卻在看到蘭陵王和恆伽時楞了一下,然後馬上行禮,「見過大人,斛律少爺!這是?」

為首的捕快問到。

長恭說到「這裡出了命案,你且先將這裡圍住,遣人回府里告知陳捕頭,速派仵作前來驗屍。」

「是!」捕快答到。幾個捕快忙碌起來。

「恆伽,你可看出什麼?」長恭問到。扭頭一看確不見恆伽人在哪。

半夏訕訕的拿手指了指地上,只見恆伽低着頭不知道在地上看什麼,然後,忽的站起來,卻說到「想來西市的禮佛祈福已開始了,我們不妨先去看看吧」

半夏一臉怔愣,心念到:去看祈福?這哪跟哪啊,看到如此駭人情景,這個糯米糰子竟然還有興緻?不由問道「那這裡呢?」恆伽笑笑「有捕快大哥們看着呢,何須擔憂。」長恭點點頭,跟上前去。

幾人來到西市,只見熙熙攘攘的人群卻不似東市那般擁擠,幾人不費力的就走到前面去。只見人群前面有個精心搭造的檯子,檯子正**的是一盞巨大的蓮花長明燈,圍着的是好幾圈燈盞,在外面是一群莊重服色統一的僧人。而大莊嚴寺的主持曇衍高僧正坐在最上方的位置。只見他鬍鬚全白,一臉慈眉善目,着一身光芒四照袈裟端坐着,淡然正色,閉目頌佛,放佛與周圍的一切毫不相干。一派得道高僧的氣場。

坐台前面和兩側都設有座位,是給鄴城的顯貴們信佛禮佛的夫人小姐們準備的。兩側是各家的車馬行轅。比較東市,倒也少了一份雜亂。

幾人站在下面看着這一派祥和的畫面。只見恆伽突然附在長恭耳側說了幾句,長恭先是一臉驚訝,而後似有瞭然,便離開人群走向側面去。半夏正不解,恆伽卻問到「姑娘以前可曾看過僧侶祈福?」

「在晉陽的年節時候倒也曾見過,卻不似這般宏大,都說鄴城千寺千佛,果然名不虛傳。」半夏由衷感慨到。

「除了場面宏大,可還有什麼獨特之處?」恆伽接着問。

「獨特之處?」半夏疑惑的問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