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齊異聞錄一蘭陵遺案第3章 稻草女3在線免費閱讀

北齊異聞錄一蘭陵遺案第4章 稻草女4在線免費閱讀

幾人談了少許,一個夫人旁邊的婆子就來報晚飯已經準備停當,幾人移步到了飯廳。

晚飯的時候,斛律夫人不斷給半夏布菜,熱情態度不禁讓半夏心中略有感觸,自己父母不在身邊,從小只有爺爺一直帶着他 ,哥哥也經常遊歷在外。說起半夏的哥哥,也是遠近聞名的神醫,跟隨徐老先生學醫多年,之後遍訪名醫遊歷天下,時有消息傳說,在江湖上也是鼎鼎有名的醫仙聖手。自己多年也未曾見到他了,想及此處不免唏噓。

「徐姑娘嘗下這個五子豆糜,平日里不常吃到,味道確是極為甘甜可口。」側眼望去,看到恆伽正一臉笑意的看着自己。自己也回以微笑。「謝謝」。

說著恆伽也夾起一個糯米圓子自己吃起來,只見他粉雕玉琢的一臉滿足的鼓着小臉兒,活像個人形的糯米團兒。

桌上斛律將軍和長恭聊些戰場趣事,倒也頗有些歡快,恆伽也時不時說幾句妙語大家一陣歡笑。

近幾年北齊建國以後逐漸穩定下來,當朝皇帝正是長恭的二叔,雖性情不定,但卻格外勵精圖治,國內安穩,加之北周皇室幾有巨變,自顧不暇,邊境竟一直安靜無事,北齊上下一時間竟也算繁榮平和。說到底,亂世中的人們其實也只願求得安於一隅罷了。

吃過晚飯,將軍和夫人到後院吃點心品茗去了,二人多年舉案齊眉確實讓人艷羨不已。

幾人正要出發,卻突然不見了恆伽的影子。半夏問到「恆伽去哪裡了」,長恭笑到「等一會你就知道了」,半響,只見他緩緩從裡間出來,脖子上多了一條狐狸毛的領子,緊緊的裹着,只漏出個小腦袋,一邊呼氣一邊說「好了出發」再加上他粉潤嫩白的臉,活像個糯米糰子。

「恆伽公子……很冷嗎?」半夏忍不住問到。

長恭笑到「知道的是他怕冷,不知道的以為去狩獵呢,他就是這樣了,出個門好像掉層皮一樣的費勁。」說完還笑了下,言語間,卻是司空見慣,見怪不怪了。

幾人這才走出門外去。節日里的街道分外不同,掛着的花燈,跑過去的玩鬧的孩子們,還有三三兩兩的人群嬉笑着,更別提那擺攤的各路小吃飲品南北雜貨。沿着永安街主路沒走幾步,就到了鄴城最繁華的東市。北城這邊平日里肅穆莊嚴,也唯有東市靜中獨鬧。一條街寬闊敞亮,兩旁店鋪臨立,賣蔬菜水果的,酒樓飯莊的,布匹胭脂的,首飾用具一應俱全。也算是北齊的CBD了。什麼張家的小姐了,李家的太太了,喚上幾個僕從雜役,三三兩兩的結伴而游,漫步穿梭在這一條街上,沒一會什麼老爺太太老太太的的行頭用什就算置辦齊全了。

這裡又臨近鄴城的東門建春門,在主幹道,更是離士大夫貴族們的府邸不遠,平日里人行車馬酒肆店鋪,真是紛紛雜雜的一個紅塵人世間。

上元節的東市又與平日里的樣子大不相同!周圍店鋪攤販早就掛出準備好的各色各樣的花燈,還有各種衣飾華服的年輕男女兩兩結伴穿梭其中,猜燈謎的,打族的,看雜耍的,圍坐着吃着小攤子上的小食點心的,好不熱鬧。

半夏看着這熱鬧的場景,心中也不免躍躍欲試起來。恆伽看着半夏激動的樣子說到「往年東市這邊最是熱鬧,這幾日取消了宵禁,滿街長燈直達天明,還有各種小攤小販商鋪店家好不熱鬧。還有一處是西市,每年的上元,朝廷都會請城外大莊嚴寺的高僧來禮佛添燈,祈禱天下太平,每年的場面也甚是壯觀。我們一會再去看看,正好趕上。」半夏不由感嘆,果然是六朝的都城,繁華程度絕不是其他地方可以比的。

說話間,幾人走到一個面具攤子上。恆伽隨手拿起一個形似白色狐狸的面具,彎彎的眼睛,耳朵還有花紋,看的實是可愛,半夏看了看不禁笑出來,自己也選了一個鹿的面具帶上。

「殿下怎麼不選」半夏問到。

「我?」長恭笑笑,「你看我需要嗎」說罷,三人笑了起來。

話雖如此,也是選了一個黑色鬼怪的面具,順手付了錢。

旁邊的小販一邊收錢一邊說到「還是這位公子有眼光,這可是當今四殿下面具的仿版啊!限量出售,只剩下這一個了!」

幾人聽完相視一笑。

這時半夏才仔細看那面具,只見那面具兩眼猙獰甚是嚇人,不由得突然想起關於這位四殿下戰場的傳說!據說蘭陵王每次對戰敵方,必覆一面目猙獰的大面於臉上,然後猶如戰神刑天附體,所到之處必戰無不勝!據說是這個面具有着什麼神秘的力量……

突然前面一群人紛紛攘攘的往一個地方擠。「他們是去幹什麼」半夏好奇的問到。

這是「迎紫姑」恆伽答到。

相傳紫姑是人家之妾,為正室所嫉妬,經常被驅迫至廁所、豬圈等處干臟活,後於正月十五日激憤而死。此後,人們每逢正月十五日晚,抬着一個假人,至廁所或豬圈邊,迎還紫姑。人們對着假人禱告說:你丈夫和你大姑都不在了,請紫姑出來吧!如果抬着假人覺得重了,就是紫姑神出來了,便趕快設上酒果,卜問將來蠶桑之事。如果假人舞動起來,便說明大吉;若仰卧不動,便是大惡。

不斷有人湧向那邊,人群突然有些失控,長恭站在前面緊緊護住二人,寬闊的臂膀,竟撐出一片空間,半夏這才稍鬆口氣,人群走過了窄到,稍微鬆散了下來。旁邊還有好多人行色匆匆趕去看紫姑,幾個孩子拿着花燈吵吵鬧鬧跑過來,撞到恆伽,他也只是笑笑不以為意。

「我們不妨去看看」恆伽笑到。

「真的有紫姑神嗎」半夏不禁問到。

「素來鬼神之事,不信者有,而信者居多,行祭祀之禮,無非也是人們願望來年平安和順,無病無災。」恆伽答到。

「那你信嗎」半夏隨口問到。

「我?」恆伽笑笑「子不語,怪力亂神。我們去看看。」

「你竟對這些有了興趣?」長恭問到,嘴角微微翹起,看不清表情。

「哈?興之所至。」恆伽似是來了興緻,「半夏姑娘初來鄴城去看看也無妨。」幾人向前走去。

人群太過熙攘,長恭握着手中的劍走在前面,卻絲毫沒有被碰到,彷彿超然於這個喧鬧的環境。恆伽跟在後面,邊走邊饒有興緻的看着周圍,半夏跟在後頭,倒也沒有人擠到她。三人說話間就走到了人群的前面。

透過人群,可以看到幾個人抬着一個木板,周圍都布滿瓜果,木板正**端坐着一個人形的稻草垛,上面還覆著很多布條,不斷有女子和婦人拿着水中的布條系在上面,雙手合十許願,十分虔誠。半夏好奇的看着,只見這個稻草竟有一個人壯漢那樣的大小,這就是傳說中,被欺辱妒忌,最後被殺害的紫姑嗎?民間的傳說聽起來也有它的道理,人的妒忌,有時候不就像一把無形的刀子嗎。願這個可憐的姑娘變成神明以後無須再受劫難吧。

很多人雙手合十甚是虔誠的許願。半夏也不禁想起家人,希望他們一切平安和順。

突然,人群中有些攘動,三人隨着人流湧向前面,原來是祭禮已成,要送紫姑了!

所謂「送紫姑」是將之前的稻草垛和系著的代表人們美好願望的布條一併點燃,衝天的煙火直上雲霄,預示着紫姑神帶着人們的願望直達天聽告諸神明。

看着衝天的火光,人們都在歡呼雀躍,而後漸漸離去。只有恆伽看着衝天的火光,若有所思。

「想什麼呢斛律大人?還在等紫姑嗎?走吧」長恭喚他。誰知這一叫,恆伽竟如被驚醒了一般,突然大叫:「不好!快救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