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齊異聞錄一蘭陵遺案第2章 稻草女2在線免費閱讀

北齊異聞錄一蘭陵遺案第3章 稻草女3在線免費閱讀

半夏聽到聲音回頭望去。只見來人長身玉立,身着一身月白色暗紋長袍,淺金色的絲線在袖口邊旖旎地勾勒出祥雲的圖案。腰間系著一個淡雅的香囊,烏黑的發,竟用一個小巧的白玉冠輕輕挽住。身姿飄逸,站在那裡說不出的出塵。

待來人走近一看,就會發現他的皮膚很白,如玉般透着光澤,也正因得膚白,俊美的五官趁得略加鮮明,英挺的鼻樑,尤其是雙唇,竟被襯托的像塗了淡淡桃花般潤澤。他相貌如此柔和,氣質卻更是恬淡非常,讓人感覺極易親近,卻又有種不可褻瀆的神采。

尤其是一雙像朝露一樣清澈的眼睛,看起來既聰慧又驕傲,眼神卻異常溫柔。

長長的睫毛撲閃着,竟忍不住惹人憐愛,尤其是微微一笑時彎成淺淺的月牙。而唇邊露出一個若隱若現的小梨窩,不覺讓人看呆。

「母親,這位是?」

「哦!這是三朝國醫大家徐聖手的嫡傳孫女,半夏。」斛律夫人笑容滿面的回答。

來人微微一笑,「徐姑娘好。」從容又親切,一雙明眸就這麼單純又獃獃的看着你。

半夏這才回過神來,「啊,你好」心裏不由得嘀咕,好出塵的人,好恬淡的氣質,竟然同時讓人感到天然的聰穎又?呆萌?

「這是四子恆伽」斛律將軍找回了他的威嚴,沉聲說到。「你這豎子,整日遊手好閒,上元佳節又跑哪裡去造次了。」

「額,孩兒近日研讀了《古文筆法百篇》頗有獲益,私以為……」

「好了好了!哎!家門不幸,家門不幸啊」斛律將軍扶額嘆息不已。男子被斛律將軍質問的白凈臉硬是憋的通紅。

說起這斛律四子,鄴城無人不知無人不曉,那是出了名的廢物點心……生在將軍世家,卻不習武藝,若不是斛律金老將軍對他疼愛有加,還有其母親是正母且也溫和通達,他肯定早就被大將軍丟出門外去了。

「然後呢,幹嘛去了」斛律夫人看着丈夫這樣,不禁笑笑,似是早已習慣他們父子二人的這種互動方式,接着轉移了話題。

她深知自己的丈夫是對這四子期望太高,只因這孩子自小聰慧異常,三歲背詩五歲寫詞,尤其是過目不忘的本事更是另許多士家大夫都驚嘆不已,想收入門下。斛律將軍一度自豪不已,一心想讓這孩子練就一身的兵法武藝。誰知,到了練武的年紀才發現,他是個天生的武痴,動作別說到位了,走路都走不穩(用現在話說就是小腦平衡感不好。。。),看了各種醫生,斛律將軍這才徹底打消了讓他練武的念頭,只能放任自流去了。從此我們的斛律恆伽同學就沉迷於各種諸子百家醫術雜談兵書謀斷宮閨奇聞中去了,斛律將軍真是氣不打一處來。

「然後,就去看了長恭,帶他來家裡,過上元……」話還沒說完。斛律將軍一聽到「長恭」兩個字,兩眼瞬間放出了光彩!

「將軍,夫人,長恭叨擾了」一個清泠溫潤的聲音從門外傳出。

這時,半夏才見門旁還站着一個人,被門角的樹影稀疏的映着,剛才注意力全在這邊,竟未察覺。回頭望去,不禁呆愣住了。只見那人緩緩走來,白衣烏髮,衣和發都飄飄逸逸,兩側幾縷髮絲繞於腦後用青玉帶微微挽住,柔美飄逸,襯着放佛在半空中的身影,直似神明降世,又仿若凡塵間一謫仙。他的肌膚上隱隱有光澤流動,不禁讓人感嘆!世間竟有如此謫仙般的人物!

再一看,不禁愕然,如此飄逸的男子,玉一般的面龐上竟覆著半面的軟甲面具,只能隱約看到無可挑剔的弧度完美的下巴上,兩片柔美的薄唇被白皙如玉般的皮膚趁出淡淡桃紅色,高挺的鼻樑隱約可見勾勒出完美的曲線。

半夏一時竟呆愣的說不出話來,而對方似乎注意到自己的目光,卻也只是微微掃過一眼,並不以為意,似乎早就習慣了各色各樣的審視的目光。看到那隨意掃過的眼神,半夏不禁一個激靈,那是怎樣的一雙眼睛啊。鍾天地之靈秀不含任何雜質,清澈卻又深不見底,放佛承載着太多的未知。長而密的睫毛順着呼吸輕輕的掃過肌膚。半夏幾乎已經聽不到周圍的聲響,久久不能回神。「咳……半夏丫頭?」斛律將軍略有尷尬。

「啊?」半夏這才回過神來。「快參見將軍府四殿下」

!!!四殿下!他就是那個傳說中以一敵十,戰功斐然的四殿下!蘭陵王?!

難怪拿面具覆面。這就說的通了。

原來,不管是鄴城還是宣陽,都流傳着將軍府四殿下的傳說。他是當今聖上的兄長先帝高澄的第四子,天生神勇無比,十七歲就上戰場殺敵,萬人難擋,年紀輕輕就立下赫赫戰功,被封為蘭陵王。據說,他將是北齊未來的「戰神」! ! !然而,比這些更有傳奇色彩的就是,他自出現在公眾視線以來,常年以一副面具示人。仔細說來似乎從未有人真正看過他的容貌。關於這個容貌,那也是眾說紛紜。有的說是長相太過醜陋不願示人,有的說一定是戰場廝殺時被砍傷,留有疤痕才以面具遮住,據說當年鄴城最大的**還要為這個開設賭局,一決輸贏。當時還很轟動,結果最後不了了之,畢竟沒誰敢在這位未來戰神的面前動土。更有甚者,還傳聞是因為四殿下兒時得了一場大病導致臉上面容盡毀。

想到這裡半夏心中不免一絲可惜。說起來爺爺好像提到過一種古方可以修顏丹養容,叫什麼修顏丹來着,回頭可以找找……

「啊,見過殿下」突然半夏想起自己的思緒好像飛的太久了點 ,實是失禮。

「不必客氣,姑娘初來,可稍事歇息」。

「對,半夏你好好休息下,晚上一起用過飯,和殿下恆伽一起去看看燈市,你剛來鄴城,理應好好遊玩下,以後讓恆伽陪你各處轉轉,恆伽!」

「啊?哦,半夏姑娘第一次來鄴城嗎?以後我可以帶你去看看,鄴城還是有很多有趣的所在的。」恆伽後知後覺的說到。

旁邊的某人眉梢輕輕一挑。「近來恆伽來我府里切磋武藝,確實有些進步,只是……」

」哦?!犬子武藝竟有長進嗎?虧得殿下費心,只是如何?」

「只是平日里還缺些練習。」高長恭淡淡的說到。

「啊!太好了!恆伽你這幾日不要出門了專心練習武藝!居然有進步,太好了太好了……」斛律將軍完全沉浸在自己的喜悅中。

「父親……我……」這邊的恆伽一言難盡。半夏看得呆了,好像,哪裡,有些……不對啊?

旁邊的人嘴角露出一絲不易察覺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