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齊異聞錄一蘭陵遺案第1章 卷一 上元燈節——月色燈山滿帝都 稻草女1在線免費閱讀

北齊異聞錄一蘭陵遺案第2章 稻草女2在線免費閱讀

年節剛過,就迎來了上元節,鄴城的各家各戶門前早就飄着楊枝,忙活着準備酒,肉,豆粥,油糕等一應過節的吃食。東市上主街兩邊的店鋪也忙的不可開交,過節嘛老百姓們總要置辦些平時沒有的,路邊的小商小販的攤子也忙着支起來,所有人都沉浸在節日的氛圍里,準備着迎接晚上盛大的花燈會。

「沈家媳婦,你看到我們家月娥了嘛」一個上了年紀的老太太顫抖着拄着拐杖跟一個婦人說話,「剛看到跟小順子在那說話呢,這會子大概是……哎!您老小心!」說話間,只見老太太就快撞上一個姑娘,旁邊同行的人忽的閃身過來一把扶住這個姑娘,才沒有摔倒。

「哎呀姑娘對不住啊她眼睛不好,撞到您了吧」婦人邊道歉邊趕緊攙扶着老人。

「不礙的,老人家沒什麼事吧」半夏這才回過神,發現這一小插曲。

剛到鄴城的她,還沉浸在一絲觸動中,從小在晉陽生活的她對這另一個帝都充滿着好奇。半夏的爺爺是大齊有名的三朝國醫大家徐聖手,傳聞徐家三代曾侍奉於御前又行走於民間,專攻疑難雜症,卻行蹤飄渺,到這一代更是幽居於晉陽一個山水隱秘所在。先前因這些淵源,爺爺曾醫治過聞名大齊的斛律明月將軍,這次爺爺派她前去國都鄴城尋訪其近況。她早就聽聞鄴都繁華,這次來還趕上了上元節,正是要好好遊玩一番。看着這筆直的街道,恢宏的宮殿,林立的酒樓,半夏頓時覺得,絲毫不遜色於晉陽。據說當年遷都是將洛陽之繁盛盡數搬至鄴城。如今看這繁華景象,甚至比昔日洛陽更甚。

「等等,老人家,您的眼睛」半夏回過神來這才發覺老人的眼神似是無光,多年的經驗告訴她,老人這是眼有故疾。

「老人家你這眼睛可是一到夜間就看不到東西,光線暗時也會朦朧不清」

「哎呀!姑娘你怎麼知道啊!張嬸的眼睛好多年了,我們是這的老鄰居,看了好多個大夫一直也沒見好」,婦人一臉的不可置信。

老人也緩緩說道「老婆子這眼睛好些年了,也治不好了,不過,姑娘是怎麼知曉的」

半夏微微一笑答到「在家的時候略學過些許的醫術。您這樣的情況之前也有見到過,這樣,您老平時可以多吃些鯽魚,瓜果的。還有這個小瓶子里的東西每晚睡前敷在眼睛上一些」說著從行囊里拿出一個瓷瓶。

「哎呀呀,這怎麼使得,姑娘怎好給我這麼珍貴的東西」老婦一臉的感激和驚慌。「您拿着便是,半瓶應該就有緩解,餘下的鞏固即可」說罷,就和旁邊的一個少年一起離開了。

「哎呀好人吶。」老婦人還在感嘆着。

「嘿,半夏姑娘真是菩薩一樣的心腸啊~」旁邊一個俊朗陽光的藍衣少年笑着說道。

「……」少女白了一眼「快趕路吧,不然天黑都到不了都督府」

「不知道剛才是誰東看看西看看一副全然沒見過的樣子,現在着急了?」魏無忌打趣道。

「哦,是嗎?反正也不餓先逛逛好了」半夏撇了下嘴。

「哎。等等,好半夏我錯了還不行嗎?我都快餓壞了」

「那還不快走啊」半夏翻了個白眼。這傢伙,一路上這個傢伙又是餓又是累的,祖父還非要自己跟他同行,說是方便路上有人照顧她,畢竟一個女孩子獨自上路總是不放心的。且不說自己從小就跟家裡的師父學習武藝,一個半個的普通人根本近不了身,現在倒好,一路上沒見怎麼照顧自己,生生多了個大累贅。不禁又白了一眼旁邊的傢伙。他居然又饒有興緻的看起了旁邊攤子上的麵人兒,「魏無忌!」說著揪住這嘶耳朵直接往前走。

「啊呀啊呀!半夏我錯了!疼疼!半夏姐姐快放手」半夏哭笑不得。

說起這傢伙啊,要認真算,還算是自己的小師弟。這還要從小時候說起。半夏從小跟隨爺爺學醫術,家裡雖大卻只有自己和哥哥兩個人,父母早些年就不在了,哥哥待自己雖好,但是倒更像是一個長輩的樣子。小時候的半夏沒什麼玩伴,只有這個魏無忌,因為身體不好經常被寄送在祖父家裡,所以才多了個玩伴。本來小半夏是欣喜無比的,誰知道這個魏無忌不僅調皮,而且愛闖禍,偏偏點子還多,所以,每次都成了半夏來背鍋。想想就來氣。

再後來,魏無忌就被人接走,一直未曾見面。這次相見倒是穩重了不少,不過愛調笑半夏的毛病還是沒改。

倒是半夏在後來獨自成長的歲月里更多了一份沉着和學醫者獨有的淡然。結果幾日相處下來,這些淡然沉着一碰到魏無忌這個潑皮就破功。哎,心裏嘆道,真是欠了這傢伙的。

「諾~」少年突然變戲法一樣拿出兩個面人,「你要哪個?」慵懶的問道。

「意你什麼時候買的」半夏一臉疑惑。

「就剛才啊~」少年得意的回答。「給你這個了小半夏」說完,徑直往前開。

「誒,等等」半夏拿過一看,居然是一個小猴子,會心一笑。這傢伙居然還記得……

二人一路走來,欣賞着這座帝都的興盛繁華 。

鄴城整個城池坐落在古都邯鄲以南,始築於春秋齊桓公時,曹魏、後趙、冉魏、前燕、東魏,尤以曹魏時期為盛,當年的三台就坐落於此處,其中尤以銅雀台因着兩個流傳於世的絕世美女而頗有盛名,坐觀三台,嘆盡多少興亡事啊!

在整個城池的建設上鄴城也是別具一格,分區明顯,北宮南里,又有東西二市,北城是諸侯王公們聚集所在,殿堂樓閣,台榭閬苑大型建築應有盡有。皇族的宮殿正坐落於此,文昌殿、聽政殿規模宏大,銅雀三台台基高十丈、八丈,台與台閣道相連,台頂建房百餘間,銅雀苑引漳河水如苑,建有魚池、堂館、蘭渚、石屋等,玄武苑魚梁、釣台、竹園,仙都苑有假的四海五嶽、樓船、機械人等。貴族區、居民區、商業區、手工業區分門別類,各居一隅。整體布局中軸對稱,結構嚴謹。據說,東面的扶桑和高麗也深受其建築影響。既是建安文學的發祥之地,鄴城百姓們也是頗通禮數,天子腳下,於這亂世之中,獨顯一派繁華。

二人走過東市,沒多遠就到了北城的諸侯王公們官邸聚集區,這裡少了很多喧鬧,幾步之下間或些亭台樓閣,流水蜿蜒,別有一番天然的景緻。路人也皆是華服整潔,神態自若,步履之間坦然悠閑。偶爾幾架裝飾華麗的馬車匆匆駛過,竟並無多大聲響。二人沒費什麼力氣就打聽到了都督府所在。

門房通報過後二人被迎進門去。只見中堂上儼然坐着一個將近四十歲氣宇軒昂的中年人,和一個面貌柔美的夫人。看到兩人走進來,起身迎上。

「見過斛律將軍」半夏行了個禮。原來這竟是名震天下的北齊首任大將「落雕都督」斛律明月!

「是半夏吧!哎呀多年不見,你祖父身體可還好」

「多謝將軍關心,祖父身體一向硬朗,前些日子還每日上山採集草藥,這次來就是讓我將這些藥草奉上幫將軍調理好身體的痼疾」半夏略帶緊張的答到。

她也是頭一次見斛律將軍,這位北齊的名將可以說名震朝野,和先祖一起共闖沙場多次救駕於危難。以前還是他來晉陽療傷時,自己私下看到過幾次。

「哎,我這也是老毛病了,還勞煩他老人家費心,那就有勞丫頭你了」

「將軍太客氣了。」

「旁邊這位是?」斛律光看到旁邊藍色衣服的俊逸少年,不由神情一絲恍惚,這神態容貌似曾相識,但又說不上在哪裡見過。

「這是魏無忌我的幼年好友,爺爺擔心我一人路上不安全,他剛好要到鄴城來,就一路同行。」

「原來如此。」斛律將軍還在沉思中。

「見過斛律將軍,久聞將軍盛名,今日一見果然不凡。」少年語氣淡然卻又自帶一種不凡的氣度,似是對這種場合習以為常,應付自如。

「哈哈哈,比不上你們年輕人了」

「既已將半夏送到,我也就不便多留了」年輕人說完就要告辭,但看到半夏又似乎有一絲猶豫,「照顧好自己。」留下一句話,就轉身走出門外。

半夏甚至沒有來得及說什麼,看到那個藍色身影消失在視線里,突然好像心裏的某個地方悵然若失一樣,轉而突然又想到那個人調笑自己的樣子和帶着一絲壞笑的嘴角「呼,我一定是腦子進水了,居然想這個傢伙」半夏甩了甩腦袋,甩去這個念頭。

「這是半夏吧?居然長成這麼漂亮的大姑娘了~」半夏聞聲這才發現,剛才旁邊一直站着一位形貌柔美迤邐的夫人,只見她膚如凝脂,看着三十上下,皮膚卻異常有光澤,眉目間儘是如水般的柔美,讓本來略顯艷麗的眉眼鋪上一層水霧般的柔和,神態也是優雅自然,竟帶着一股書卷氣,一看就是很好相處的女子。

「哈,這是我夫人」斛律將軍說到,眼裡帶着罕見的說不盡的溫柔的神采。

「見過斛律夫人」半夏笑了笑。

「呀!這丫頭都長這麼大了。記得當年我跟你娘一起懷胎,一眨眼這麼多年過去了,哎,可惜他們……哎呀,我說這些幹嘛。對了,恆伽跑哪去了,怎麼都不來見下半夏」

「去看長恭了吧」斛律將軍一臉瞭然的說「這個逆子,如果他有長恭一般的優秀我也就不擔心了」

「孩子們自有他們的路,你又何必強求呢,等一會他回來再見半夏好了。對了說起來,半夏,你跟我們家恆伽當年可是指腹為婚的娃娃親呢」斛律夫人一臉笑意的說道。

「哈?」半夏瞬間懵住了,「娃娃親?那是什麼東西」心裏不由嘀咕着。仔細一想,啊,難怪爺爺這次明明葯廬在制新葯,完全忙得脫不了身,還執意要讓自己前來。難道是?傳說中的「相親!」

半夏被自己的想法嚇得一個激靈。再轉頭一看斛律將軍夫婦,兩個人笑眯着眼睛雙雙看着自己,還互相眼神交流,不住的點頭,彷彿甚是滿意。半夏突然背後一冷……感覺自己好像被賣了。

這時,門外突然傳來一個溫潤的聲音:母親,我帶長恭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