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北齊異聞錄一蘭陵遺案 北齊異聞錄一蘭陵遺案第10章 稻草女10在線免費閱讀_密子小說
◈ 北齊異聞錄一蘭陵遺案第9章 稻草女9在線免費閱讀

北齊異聞錄一蘭陵遺案第10章 稻草女10在線免費閱讀

眾人皆是大驚。

「她說是一個叫李二的孩子花錢買這些香囊,小孩子們為了換錢買糖都趨之若鶩的貢獻自己的香囊,這李二是誰,你不陌生吧?」長恭問道。

「是……正是犬子」此時的李管家早已沒有了之前的富態和樂的樣子,好似一攤泥一樣攤在地上。

「是你讓他去搜集那些香囊的?那你說說你拿這些香囊用作何處了」

「我……我拿來,拿來……」李管家顫抖着

「拿來焚燒月娘的屍首嗎」恆伽問到。

「什麼?月娘不是被活活燒死的嗎?」大少爺聽到,吃驚的問。

「之前仵作曾說到,月娘看似被燒死,但是待查看到咽喉地方竟然發現並無什麼煙灰,周圍包裹着稻草,而她喉部卻很乾凈,說明,她在被火燒之前,早已經遇害了。」恆伽說道。「我之前並無特別說明這個情況,大家都以為是燒死,只有這李管家,聽到時,竟微微露出驚訝的神色,我還奇怪,現在想來,怕是早就知道月娘在那之前就早已不在人世了吧。」

李管家這時早已說不出話來。

「還不快把你知道一併說出來」長恭對他說道。

「小人……小人」李管家似是終於放下了防線「小人不該看到她相貌不凡就動了心思……是小的不對,我沒想殺害她啊,我……當時她下了工要回家,我騙她說還有些東西要做就將她騙到偏房。然後誰知道她抵死不從……我只能……我,我沒想害死她啊!」

眾人都是一種沉默。

那你後來是如何又想到燒毀屍體的。

「府里人多眼雜,若是趁上元時節各家各戶送紫姑,將屍體放入稻草中燒毀,想必不易察覺。可沒想到……竟,竟是集會上的那個。」

「也是陽錯陰差,居然屍體就這麼被堂而皇之的擺在眾人面前,否則此番隱秘之舉也必不會被察覺。」長恭默默說道。

這時眾人才恍然大悟。恆伽聽到李管家的話,接着問到「你是用什麼東西殺害的月娘?」

「是……是那縫衣服的針線……」

長恭看向恆伽微微點頭。

「哦?是這樣。」恆伽不置可否。

「先將這個刁奴帶下去押解到牢房」長恭同兩邊的捕快說道。

幾人漫步在李家院子里。只見恆伽還是眉頭緊鎖。

長恭見狀問到「李管家已經招認,你可是還有什麼疑慮嗎?」

恆伽抬頭看看他「我也不太確定,就是總感覺哪裡不對」

「哪裡不對?」

「嗯,哪裡呢?」好像就在很明顯的地方。

旁邊路過的幾個丫鬟小侍都在竊竊私語,畢竟府里的發生這麼大的一件事。

「哎呀真是看不出來,這李管家平時人模狗樣的,居然干出這麼下作的事情」小翠撇撇嘴。

「可不是嗎?誰能想到,他竟然對月娘動了那種心思,人家不從,還要加害人家,嘖真看不出來。」一個雜役也嘆息道。

「哎,你說會不會是月娘勾引他的,那個月娘趁着自己有點姿色,平日里就目中無人的,假清高,據說跟二公子還……」旁邊一個老媽子插嘴道。

「哎呦你可別瞎說,二公子是什麼人?二公子可是跟郡主定親了的」另一個黃衣服的婆子說道。

「哎呀我可沒亂說,據說二公子還送她一個玉佩,嘖嘖那可是價值連城了,我看這月娘也不是什麼好東西,搞不好為了錢財,自己送上……」那個老媽子說的煞有介事。

幾人還在議論紛紛。看到他們過來趕緊伏下身子。

這邊三人卻早已聽了個大概。這後府之中,本就女子繁多,有人的地方就有紛爭。有時候這種捕風捉影之事也不乏少見,恆伽和長恭搖搖頭,並不做理會。不想半夏卻直接衝出來「你們同為女子,竟然如此詆毀一個被害的弱女子!你們就不怕冥冥之中有報應嗎」

那幾人看到是四殿下他們過來!嚇得匆匆見了禮然後趕緊散去。

「哼,這些人,平日無事就愛嚼舌根,半夏姑娘莫氣,無須和他們計較。」

「殿下說的是,我就是氣不過!月娘她做錯了什麼?無辜丟了性命,現在還平白被污衊,她……」半夏難過又氣憤的說著。

「等等,你剛才說什麼?」恆伽突然抬起頭盯着半夏,好像她臉上有什麼東西。

半夏愣了半晌「啊?什麼」

「你剛才說……」恆伽若有所思的搖搖頭像在回憶什麼

長恭也驚訝的看看恆伽又轉過頭一起看着半夏。

「我?我……我說月娘好可憐啊,一個弱女子本來逃生計就不易,現在無辜被害還被詆毀……現在的人真是僅憑自己的一知半解就隨意……」

「對!對了……」我好像知道問題出在哪了。

兩人都是一驚。

「我們回府衙去吧,這件案子應該結了」

恆伽笑了笑說道。

「啊?不是剛才已經結了嗎?難道還有什麼隱情?」長恭有點暈。

半夏也一臉茫然的。

「嗯」恆伽一臉肯定的說「我也希望是自己多想了……因為事情可能……」

「可能怎樣?」長恭看着恆伽的臉逐漸凝重起來,心裏也忽的一緊。

「可能……愈發的匪夷所思了」恆伽說完嘆了口氣。

半夏說到「那我們現在就快回府衙吧」

「不急,先和李家公子道個別」恆伽說道。三人這又回去前廳。

李家大公子還在前廳坐着,一臉的茫然。二公子早已不見蹤影,想來去後堂歇着了。

「李公子不必介懷,此事也是事出偶然,能將殺人兇手繩之於法,於家於國都是利事」恆伽安慰了幾句,順便讓他喚管家的家人去準備些吃用的東西送到縣衙,此案過堂後自然定論。

幾人緩步往府衙走去。街道上人們還是沉浸在節日後的繁華熱鬧里,道路兩邊的小攤小販們熱鬧的叫賣着。幾人卻各有所思。快到府衙的時候。恆伽突然抬起頭好像是在對長恭說話,更像是在自言自語「你說,人之初始,這人心真的本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