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重生十八歲,開局獲得sss天賦 第9章_密子小說
◈ 第8章

第9章

今天計劃好要到廚房查找線索的秦舒,一大早遇上了顧北辰這個噁心人的玩意,心裏本就憋着一團火。

他居然還不依不饒,想耽誤她的時間。

轉身一拳重重的砸在他鼻樑上,鮮血從他的鼻子中流出。

顧北辰捂着鮮血直流的鼻子,不敢置信的瞪着秦舒。

「別碰我,噁心。」秦舒咬着牙,嫌惡的道。

拿出鬧鐘,看了一眼時間,還差一分鐘就九點。

「不想死的話,勸你最好別在這個時候招惹我,否則……我不介意拉你一塊死。」

秦舒勾起紅唇,冷酷的笑道。

她知道,顧北辰敢進入副本,又敢冒險進入廚房,手裡肯定有幾樣保命的東西。

如果他非要糾纏下去,她不介意拉他一起入地獄。

看着秦舒眼底的瘋狂,確實嚇到了顧北辰。

眼前的少女,眼裡透着一股瘋狂,臉上雖然帶着笑容,卻沒有抵達眼底,看他的眼神中,總是帶着一種讓毛骨悚然,像被詭怪盯上的錯覺。

喉結滾動,他收回伸出去的手。

看着秦舒消失在他眼前。

總感覺有什麼東西,已經逐漸脫離了他的掌控。

這還是之前那個,唯唯諾諾,只要他多看她幾眼,就會羞澀低頭的秦舒嗎?

顯然不是。

進入怪談之後,秦舒到底經歷了什麼?

會讓一個人變化這麼大。

他心慌不已,腦子裡一片混亂,始終猜不透秦舒到底為什麼會變化這麼大。

本來想去廚房,順兩根人腿犒勞一下兩隻詭,結果全被顧北辰破壞了。

一天下來,都毫無進展的秦舒,十分鬱悶。

按照慣例,去了一趟食堂,跟昨天一樣,特地為兩隻詭準備了一份。

然後回到宿舍的時候,推門進入,看到一張慘白的臉,臉上掛着詭異的笑容,站在嚴映雪身後,眼睛森森的盯着她。

嚴映雪同樣慘白,身子抖成篩子,嗚嗚的哭着:「楊月,你為什麼要跟着我。昨晚害你的又不是我,我求求你,別再跟着我了。」

『楊月』回應她的只有,裂到耳後根,詭異的笑容。

變成詭怪的『楊月』好像認準了她一樣,無論她走到哪裡,都保持着一段距離,緊緊的跟着她。

范湉湉已經爬到上鋪,瑟縮着身體,不敢看嚴映雪和她身後的『楊月』。

看到秦舒回來了,忍不住鬆了一口氣。

秦舒只是看了一眼,然後跟沒事人一樣,反鎖了門窗,回到自己的床位。

拿出鬧鐘,放在枕頭邊上。

鬧鐘上面顯示的時間是晚上八點。

這個時間,幾乎所有的玩家,已經躲進了宿舍。

腦海里將廁所和宿舍的規則仔細的琢磨了一遍,總覺得自己似乎遺漏了什麼重要的線索。

秦舒突然坐了起來,原本被『楊月』一直緊盯着的嚴映雪被嚇了一跳。

「秦舒,你幫幫我好不好,我好害怕。我今晚跟你一起睡行不行?」她渾身冒着冷汗,不敢直視『楊月』的眼睛。

秦舒壓根就不想理她。

嚴映雪看她不說話,眼底閃過一抹算計,壯着膽子抱着自己的被子,要搬到秦舒的床上。

「你幹什麼?」

秦舒伸出手,將她手上的被子,扔到地上。

「秦舒,我們好歹是同學一場,你忍心我看着被她害死嗎?」她咬着唇瓣,眼淚在眼眶裡打轉。

「我只是想讓你陪我一起睡,沒其他惡意。」

上鋪的范湉湉默不作聲,躺下把自己整個人藏在被子裏面。

顯然也不想跟嚴映雪睡。

昨天嚴映雪提出跟楊月一起睡,楊月就死了。

「那可不行,『楊月』還等着你跟她一起睡呢,畢竟……你們是好姐妹啊,我可不敢破壞你們的感情。」

秦舒嫌惡的道。

目光瞥了一眼,朝她露出詭異笑容的『楊月』。

如果她沒猜錯的話,原本昨晚楊月根本不用死,是嚴映雪害死了她。

不然……一個宿舍裏面,為什麼『楊月』只跟着她,不跟着她和范湉湉。

嚴映雪分明是想拿她當替死鬼。

「同樣的話,我不想重複第二次。」秦舒冷冷的看着她。

嚴映雪只能暗暗的咬了咬牙,把目光轉移到睡在秦舒上鋪的范湉湉。

「湉湉我可以跟你一起睡嗎?」

范湉湉想也沒想,渾身都在抗拒,腦袋搖晃的跟撥浪鼓一樣。

「不要,我害怕。」

嚴映雪死死的咬着牙,憤恨的瞪了一眼秦舒。

「我看錯你們了,本來以為我們是好朋友,沒想到,你們這點小忙都不肯幫。」

好朋友?

是拿命來幫的好朋友嗎?

誰稀罕啊!

【規則一:每個宿舍只有三個人,還有一個她躲在暗處偷偷的盯着你,不用驚慌……它不會傷害你。】

躲在暗處的眼睛,現在變成了『楊月』。

嚴映雪自己要作死,她也沒辦法啊。

看來……今晚可以睡個好覺。

不用太擔心,半夜有人喊她上廁所,畢竟……它已經有了目標。

嚴映雪心裏恨極了秦舒和范湉湉,心有不甘的爬到昨晚她和楊月睡的上鋪。

給一百個膽子給她,她也不敢繼續睡在昨晚那張床,以為這樣,『楊月』就會放過她。

可她低估了它。

『楊月』臉上依舊掛着詭異的笑容,爬到上鋪,冰冷的身體跟她擠在一個被窩裡,側着身體,森森的目光盯着她的側臉。

嚴映雪渾身毛骨悚然,身體抖成篩子。

論誰身邊躺着一個詭,還用那樣嚇人的目光一直盯着你,都會害怕。

可是……這一切都容不得她拒絕。

半夜。

門外依舊響起了敲門聲。

「咚,咚,咚,咚咚咚!」由遠及近,接着又遠離。

今晚宿舍外面,明顯比昨天要安靜了許多。

看來經過昨天晚上的教訓,這些人都學聰明了。

同樣也更加堅信規則七是對的。

秦舒閉着眼睛,整理着這兩天得到的線索,很快想到了她缺少了什麼線索。

大廳服務員的規則又是什麼?

或許……她可以……

累了一天,秦舒迷迷糊糊中睡著了。

范湉湉緊縮着身體,連續兩天的精神緊繃,再也抵擋不住睡意,很快也睡著了。

就連宿舍里傳來咀嚼聲,以及被『楊月』喊了一晚上,上廁所的嚴映雪無法安心入眠。

都沒能吵醒秦舒她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