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第8章

秦舒緊閉着雙眼。

這個它看來還不知道,她跟嚴映雪分明還沒好到可以一起上廁所的地步。

嚴映雪又喊了許久,見秦舒沒有半點反應,似乎放棄了。

跑去喊其他人。

它放棄了她這個目標,秦舒暗暗的鬆了一口氣。

很快聲音再次響起。

「楊月,嚴映雪,我想去上廁所,你們起來陪我一起去好不好?」

一起躺在另外一張床的楊月和嚴映雪兩人,耳邊同樣傳來熟悉的聲音。

不過這一次,它似乎學聰明了,變成了睡在秦舒上鋪的范湉湉。

這個它,還真是不死心啊。

不過……,她們的死活關她什麼事?

楊月心裏害怕極了,她緊閉着眼睛。

可是耳邊吹着一股駭人的冷風,就像貼在她耳朵里說的一樣。

「楊月我知道你沒睡,你快點起來好不好?我們是最好的朋友啊,好朋友就要一起上廁所才對。」

身邊幽幽的聲音,讓她渾身冰冷僵硬。

她連呼吸都不敢,屏住呼吸,祈禱着『范湉湉』趕緊離開。

突然腰間像被掐了一把,疼的她發出一聲低呼。

「咯咯咯,我就說你沒睡,楊月你可是我的好朋友啊……」

楊月面色慘白,沒等她反應過來,整個身體像被什麼東西壓着,一張腐爛的臉緊貼着她的身體。

屍臭味撲鼻,張開一張血盆大口,一口咬掉她的腦袋。

怪異的笑聲,回蕩在整個宿舍里,楊月以為自己只要不睜開眼睛就行了,可惜她剛才那一聲低呼,已經出賣了她。

很快詭異的氣息籠罩住她,不等她發出一聲慘叫。

整個宿舍就響起咯吱咯吱,啃食的聲音。

血腥味蔓延整個宿舍。

跟楊月同睡一張床的嚴映雪,渾身僵硬的躺着,時不時有血水肉沫,滴在她臉上。

她死死的咬着牙,緊閉着眼睛,愣是沒發出一點聲音。

咀嚼的聲音,一直持續到下半夜。

天色逐漸亮,鬧鐘在八點準時響了。

秦舒上半夜呼呼大睡,下半夜實在是吵的沒法睡,起來的時候,神色懨懨。

眼下一片烏青。

昨晚的咀嚼聲實在太大,吵的她根本無法睡着。

嚴映雪哇的一聲哭了出來:「楊月,楊月昨晚……」

嚴映雪看着被鮮血染紅的另一半床單,哇的一聲大哭。

一直安安靜靜在秦舒上鋪的范湉湉,戰戰兢兢的爬下來,雙腿一軟,差點癱坐在地上。

還是秦舒伸出手,抓住她胳膊。

范湉湉感激的看着了一眼秦舒。

秦舒面無表情的走進衛生間,擰開水龍頭,準備洗臉刷牙時,水龍頭的水變成鮮紅的顏色,還有一股濃郁的血腥味。

站在她身後的范湉湉驚叫一聲。

許是昨晚的對她的衝擊太大,她差點被嚇得暈厥過去。

秦舒面無表情的關掉水龍頭,在心裏默數幾個數,再次擰開的時候,水恢復了正常,簡單的洗漱了一下。

準備離開宿舍。

就聽到范湉湉抽泣的聲音。

「我想回家。」

秦舒皺眉。

想回家?

除非完成任務。

或者,好好的活到第五天。

秦舒沒有理會她們,她要趕在九點之前,把廁所打掃乾淨。

雖然有兩隻詭幫她,或許……她可以在九點之前,去廚房看看。

秦舒先進了廁所,讓兩隻詭幫她打掃廁所,她翻找出一套後廚的衣服,穿上之後,又將宿舍帶出來的鬧鐘揣進兜里,大搖大擺的去廚房。

不知道是不是她倒霉,剛走進廚房,就碰見了同樣趁着,血月飯店還沒開門營業的時候,來廚房查找線索的顧北辰。

兩人四目相對。

顧北辰一臉驚訝,很快又深沉的盯着秦舒。

「秦舒,你的天賦等級是多少?」

他以為,秦舒能活到現在,一定是憑藉著天賦。

「還是……你的天賦是什麼?說出來……或許我們可以合作,一起通關。」他眯着眼睛,打量着秦舒。

在他眼裡,秦舒就是個待價而沽的商品。

秦舒冷眼看着他。

想起昨天顧北辰說的那些話,還有今天這些話,心底忍不住冷笑。

上一世,她就是信了顧北辰的鬼話,才會加入他的隊伍,什麼好處沒撈到,最後還被利用的一點都不剩。

被他們推出去,死在詭異的手下。

「我為什麼要信你?」

秦舒冷笑着問。

「秦舒你變了,以前你不是這樣的。」顧北辰皺着眉頭,似有些無奈:「我知道,你喜歡我。因為喜歡我,嫉妒她是我的未婚妻,如果不是她霸佔了你的身份,你會是我的未婚妻。」

「可我也很無奈,這些都是家裡人的決定,誰讓臻臻從小到大都受伯父伯母的喜歡,又多才多藝,你什麼都不懂。」

他眉頭緊蹙,用一雙看狗都深情的眼睛,緊緊的盯着秦舒。

讓秦舒十分反胃。

前世極度缺愛的她,就是信了他的鬼話,以為他是唯一對她不一樣的人。

結果正是這一份虛情假意,讓她一步步走向死亡的深淵。

「看似我們家族很有錢,其實……作為子女的我們根本沒辦法反抗家裡的安排,除非……你的能力讓家裡人看到,有利用的價值。」

「秦舒你相信我,我跟臻臻從小一起長大,一直只是把她當成小妹妹一樣照顧,怎麼可能會對妹妹產生男女感情。」

看秦舒站在原地不動,眼睛盯着自己看,一向盲目自信的他,忽略了她眼底那抹厭惡。

顧北辰心裏暗自高興,果然是個沒見識的野丫頭,他不過隨便說幾句好聽的話,她就信了。

「唉,我也沒辦法。我根本不敢反抗家裡的安排,除非……除非我有足夠強大的力量,所以……秦舒你可以幫我的對不對?」

「其實你也想要得到秦伯父和秦伯母他們的認可,我可以幫你。」

他都說了這麼多了,秦舒依舊站在原地不動,眼睛盯着他看,所表現的態度,讓他逐漸有些心慌。

彷彿,秦舒對他的態度不應該這樣冷淡。

「秦舒你說句話啊。」

秦舒厭惡的白了他一眼,她是一句話都不想跟他說,覺得噁心透頂。

原本計劃來廚房找找線索,全都被他破壞了,算算時間快九點了,轉身頭也不回的離開。

「秦舒你站住!」顧北辰面露猙獰,追了上來,伸手想要抓住她的胳膊。

他都這麼低聲下氣了,她居然無動於衷。

秦舒這個土包子,憑什麼這麼對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