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重生十八歲,開局獲得sss天賦 第7章_密子小說
◈ 第6章

第7章

「秦舒太好了,沒想到我們可以聚在一起,我還擔心跟不認識的人住一個宿舍呢。」

嚴映雪高興的走到秦舒身旁,熟絡的想要勾住她的胳膊。

秦舒不着痕迹的閃開,她記得自己跟她並不熟。

甚至在學校,在秦臻臻的有意無意的態度下,她還遭到過班上同學明裡暗裡的欺負。

嚴映雪就是秦蓁蓁的頭號狗腿子。

突然的熱情,不讓人覺得有鬼才怪。

「嚴映雪你跟她親熱什麼勁,就她那慫樣,你還指望她能保護你不成?」楊月鄙夷的看了一眼秦舒。

自顧自的找了一張床,開始翻找規則。

「楊月你別這樣,大家都是同學,又匹配到同一個副本,我們應該團結起來,互相照應才對。」

嚴映雪皺着眉頭,嘟着小嘴,歉意的看着秦舒。

「秦舒你別介意,她就是這樣,嘴硬心軟,我知道你們之前有些不愉快,但現在比較特殊,我們要克服眼前的難關。」

楊月已經找到枕頭下的規則,攤開一看,臉色變得十分難看。

忌憚的看着秦舒,又看看身邊的嚴映雪和另外一個怯懦的玩家。

規則上明明說,每個宿舍只有三個人,為什麼她們有四個人。

恰好,宿舍里也有四張床。

嚴映雪也注意到楊月的臉色不對,慌忙開始尋找規則,看完規則上的內容。

剛才還說要團結的話,梗在的脖頸里,發不出一丁點聲音。

「秦舒,不要逼我動手。我們進來的時候,只有你一個人在裏面,現在滾出去。」

楊月咬着牙,跟秦舒保持一段距離,對着秦舒命令道。

「楊月,你懷疑秦舒是……第四個人?」嚴映雪捂着嘴,嚇得躲得遠遠的。

驚恐的看着秦舒。

另外一個怯懦的玩家也害怕的看着秦舒不敢靠近。

「我們三個讓你一直形影不離,唯獨秦舒你……什麼時候回到宿舍的。」楊月戒備的盯着秦舒。

就算秦舒不是第四個人,她也不想跟秦舒住一個房間。

如果……她把秦舒趕出去,那麼……秦舒會有什麼遭遇?

她忍不住勾起嘴角,惡毒的想着秦舒的下場。

要怪,就怪秦舒她倒霉,碰上了她。

秦舒根本不想理會她們,走到門口,將門窗反鎖,冷冷的看着她們三個人:「我是不會出去的,如果你們不想死的話,最好別打開窗戶和門,還有……衣櫃。」

「你有什麼資格教訓我?秦舒……別逼我動手。」

楊月惱羞成怒。

秦舒還是第一次敢這麼跟她說話,以前她秦舒見了她都躲避不及。

她一個土包子,憑什麼跟臻臻搶,真當自己是秦家大小姐了。

「嚴映雪,范湉湉,把她趕出去。」

秦舒覺得很聒噪,一步步走到她面前,伸手掐住她的脖頸。

楊月臉色驟變,掐着她脖子的手越來越緊,她拼了命的掙扎,都無法掙脫秦舒的鉗制。

一旁的嚴映雪和范湉湉嚇得臉色蒼白,不敢靠近。

此時的秦舒,看着就像索命的惡鬼,渾身散發的冰冷的氣息。

好像她們要是敢靠近,楊月的脖子就會被她扭斷。

「我說了,別惹我。否則……我不介意把你扔出去。」

秦舒一個字一個字的道。

楊月臉色逐漸變得漆黑,張大嘴巴,大口大口的喘着氣。

就在她快要缺氧暈厥的時候,秦舒鬆了手。

「規則上說了,每個宿舍只有三個人,這第四個人……是誰?你們自己去琢磨吧。」

她累了,不想在宿舍殺人,畢竟……她沒有跟屍體躺在一起的習慣。

又或許,這第一條規則就是個陷阱。

目的就是讓她們自相殘殺,如果她現在殺了楊月,說不定才讓背後的它,正中下懷。

「咳咳!」楊月捂着脖子,大口大口的喘着氣。

看秦舒的眼神有了懼怕。

太嚇人了,秦舒剛才是真的想殺了她。

嚴映雪深吸一口氣,這才戰戰兢兢的走到楊月身邊,關心的問道:「楊月你沒事吧?」

一直默不作聲的范湉湉,悄悄的爬到上鋪,默默的躺下。

楊月怒瞪了她一眼,甩開她的手,躺在下床鋪。

嚴映雪有些委屈,有些害怕的問:「楊月,我可以跟你睡一起嗎?我害怕。」

楊月也害怕。

她好歹是楊家大小姐,養尊處優,仗着爸爸是學校的董事,沒少在學校作威作福。

雖然學校有專門針對規則怪談的課程,說到底也才剛滿十八歲的小姑娘。

「行吧。」

秦舒閉上了眼睛,心裏面卻一直想着,為什麼嚴映雪和楊月會進入規則怪談,畢竟……只有滿十八周歲的當天十二點才會被規則怪談強制進入遊戲。

嚴映雪和楊月,早就過了十八歲生日,看來是屬於老玩家範疇。

還有……規則一。

明明說了宿舍只有三個人,為什麼卻有四個人,到底是她還是它?

或許今天一整天神經繃緊,她很快就昏昏沉沉的睡著了。

隨着夜色逐漸變深,屋裡靜悄悄的,誰都不敢出聲打破這寂靜的夜晚。

床邊的鬧鐘,走到十二點時,一陣急促的敲門聲,由遠及近。

咚咚咚的敲着門。

「咚,咚,咚!咚咚咚!」

很快,外面的詭怪,敲響了她們宿舍的門。

一聲比一聲響,甚至有破門而入的架勢。

昏暗的屋內,嚴映雪瑟縮着身體,緊緊的抱着身旁楊月的手臂,楊月也害怕的渾身顫抖,不敢睜開眼睛。

秦舒被這敲門的聲音吵醒,謹記規則,沒有睜開眼睛。

門外的詭怪又敲了幾分鐘,不知道哪個倒霉蛋,忘記關門,被詭怪進入了宿舍。

發出駭人的慘叫聲後,就沒了動靜。

敲門聲越來越遠,秦舒提着的心剛放鬆下來,耳邊吹着一股冷風。

「秦舒,秦舒。我想上廁所,你起來陪我一起去好不好?我害怕。」

嚴映雪急躁的聲音在秦舒耳邊響起,催促着她快點起來,陪她去上廁所。

秦舒眼睛都沒動一下,繼續裝睡。

【規則六:半夜如果你的舍友喊你一起上廁所,好朋友當然要一起,怎麼能拒絕呢。】

嚴映雪似乎不死心,一直貼着她的耳朵喊:「秦舒你起來啊,我真的害怕,我快憋不住了,我知道你沒睡,趕緊起來陪我上廁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