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重生十八歲,開局獲得sss天賦 第4章_密子小說
◈ 第3章

第4章

「愚蠢的人類,你敢打我,我要吃了你。」

激發天賦技能秦舒,惡詭以下的詭怪她都不怕。

面對再次張開血盆大口的腦袋,她不待猶豫,手上的掃把再次發揮作用,一掃把下去,腦袋在廁所這個狹小的空間里,來來回回不下幾十次。

丟掉掃把,這一次秦舒直接上手,揪住他的頭髮,在洗手盆里來來回回浸泡。

抬眸時,正好看到鏡子里一張慘白的臉剛露出來,嚇得又瑟縮回去。

很好,這下兩隻詭都老實了。

「還要不要打賭?」

「不賭了,不賭了。」

腦袋詭驚恐的搖晃着腦袋,這個人類太可怕了。

簡直嚇死詭了。

「以後這裡我負責,你們知道怎麼做了嗎?」

秦舒指着血跡斑斑的地上,以及牆壁,馬桶,還有洗手盆里的碎肉。

腦袋詭腦袋點的如同撥浪鼓:「知道了,知道了。這裡交給我們。」

秦舒這才鬆了手,從角落裡拿出清掃工具,盯着兩隻詭打掃衛生。

心裏卻想着其他幾條規則。

「你們最好別耍花招,要是我不能通過主管的考核,我一定會讓你們吃不了兜着走。」

無論是驚悚世界的詭,還是現實世界的人,永遠都是強者說了算。

要麼你足夠有錢,要麼你有權,否則……都很難混。

而詭怪世界就更簡單了,只要你拿出實力來,詭怪們是不敢輕易招惹你的。

「你們為什麼會在廁所里搗亂?是主管讓你們故意刁難我的?」秦舒問。

「我們……為什麼不能在廁所?」

兩隻詭一臉獃滯,恍惚不懂秦舒說的是什麼意思。

秦舒眉頭輕皺:「這麼說,你們不是主管派來刁難我的詭?」

「你說的主管,是不是那個胖胖的,總喜歡跟女員工躲在廁所里幹活的那男詭?」

只剩下一顆腦袋的詭,疑惑的問。

好傢夥,這麼勁爆的嗎?

秦舒點頭:「應該是他沒錯。」

鏡子鬼頂着一張慘白的臉,瑟縮着腦袋:「我們從有意識的時候,就只能待在廁所裏面。」

「除了主管之外,你們見過老闆嗎?」

秦舒想起規則三。

【規則三:血月飯館沒有老闆,如果有……請及時撥打444-44444】

「老闆?」

兩隻詭滿臉獃滯,好像在回憶着什麼,然後身上的肉開始一點點的腐爛,腦袋詭和鏡子鬼逐漸變得暴躁凶戾起來。

「你們把我的地板弄髒了。」

秦舒冷着臉,一人一掃把拍過去。

兩隻詭立即瑟縮起來,乖乖的打掃地上掉落的碎肉和蛆蟲。

這兩隻詭一定跟血月老闆有一定的關係,否則怎麼會一聽到老闆兩個字,開始變得兇狠暴戾。

接下來她又問了幾個問題,兩隻詭一問三不知。

她現在沒辦法確認時間,必須想個辦法才行。

可她找遍了整個廁所,都沒有找到可以看時間的東西。

或許,她可以想辦法出去看一看。

【規則一:請記住你此時的身份,你是血月飯店,專門負責廁所的衛生的員工,其他地方的衛生,如果有需要可以幫助一二,特別是後廚。】

【規則四:作為清潔人員的你可以隨意進入前廳。】

這兩條規則,她已經有了些猜測。

走出廁所,拐角處有個小雜物房,裏面堆放了幾件員工制服。

她拿起一套,套在她原本的制服外面。

然後叮囑兩隻詭:「你們把這裡的衛生清理乾淨,我出去看看。如果運氣好的話,我看能不能給你們帶一些好吃的回來。」

兩隻詭,亮晶晶的看着她離開,更加賣力的擦地。

換上服務員衣服的秦舒,大搖大擺的走到前廳,前廳分了一二三樓,一樓已經坐了一些客人。

二樓屬於包廂,三樓是員工餐廳只有下午六點的時候開放。

血月飯店門口,站着兩個跟她穿着同樣制服的員工,收銀台上掛着一個吊鐘,上面顯示了,目前是下午一點鐘。

櫃檯上,坐着一隻黑色的烏鴉,正對着大廳里吃飯的詭怪們。

「你是負責幾號桌的新人?」

一股寒冷刺骨的聲音,冷不丁的在秦舒耳後根響起,寒毛炸起。

秦舒轉過身,看着眼前穿着領班衣服的男人,森白的臉上帶着詭異的笑容,眼睛死死的盯着秦舒。

等待着她回答,好像她只要回答錯誤,就能張開血盆大口,一口吞了她。

「我剛才看到一個鬼鬼祟祟的詭影,往後廚去了。」

秦舒皺着眉頭,指着通往後廚的方向,答非所問的道:「正想跟去看看,結果又不見了。」

穿着領班衣服的男人臉色驟變,目光死死的盯着秦舒,好像在確認什麼。

「你確定?」

秦舒肯定的點頭:「那人臉上有一顆黑痣,就長在這個位置。」

她指着自己眼角,十分篤定的道。

穿着領班衣服的男人,逐漸變得猙獰,周身的詭異氣息,不停的往外湧現。

「你最好沒騙我,否則……我一定把你剁成肉沫,做成叉燒包。」

說完,男人就朝後廚的方向離開。

秦舒頓時鬆了一口氣,還好她留了個心眼,看來……這個黑影是通關的關鍵。

再看了一眼大廳,一個獨眼男鬼,不知道說了什麼,挖下一個服務員的眼睛珠子,放到嘴裏咀嚼。

那服務員慘叫一聲,捂着血淋淋的眼睛,倉皇的離開大廳,往後廚的方向。

看來服務員是可以去後廚的。

只有她這個清潔人員,不能離開廁所。

再看一眼大廳上方的掛鐘,時針已經來到了下午三點。

還有時間,或許可以去後廚看看。

櫃檯上的烏鴉,在她走向後廚的時侯,僵硬的扭動着身體,原本森綠的雙眼,透着詭異的光芒。

秦舒頓住腳步,轉身看了一眼,並未發現異常。

「奇怪,為什麼我剛才總覺得有一雙森冷的眼睛盯着我?」

後廚的結構很簡單,配菜區和清洗以及廚師烹飪區。

「我的客人要的是心臟,你給我配的是人手。」

一道身材高挑的身影,站在領餐窗口,正在跟兇狠的廚師辯解。

這聲音太熟悉了,秦舒一眼就看到了他。

秦臻臻的未婚夫,顧北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