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重生十八歲,開局獲得sss天賦 第10章_密子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鬧鐘在八點準時響起。

睡了一個舒服覺的秦舒,精神抖擻的伸了個懶腰。

上鋪的范湉湉已經爬下床,緊張的跑去洗漱。

嚴映雪滿臉疲憊,在她身邊躺了一個晚上的『楊月』已經消失不見。

現在還只是第三天而已,也就是說,『楊月』還要跟她睡在一個被窩裡兩個晚上。

這種精神折磨,比直接殺了她還要令人痛苦。

嚴映雪怒瞪了秦舒一眼,連帶看范湉湉的眼神都不善。

這是恨上她們兩個了。

「秦舒,范湉湉,我如果不能活着離開副本,你們也別想好過。」

范湉湉臉色蒼白,緊張的看着率先出門的嚴映雪。

秦舒無所謂的聳聳肩,反正跟詭睡一個被窩裡的又不是她。

她倒是想看看,她想怎麼讓自己好看。

跟楊月一樣,變成詭嗎?

她不介意,擰斷她的脖子,成全她。

揉了揉眉心,就是有點麻煩,像嚴映雪和顧北辰這些老玩家,手裡沒有一兩張保命符是絕不可能的。

不在關鍵時刻,她還不想對上她們。

誰讓她現在還只是個新人呢。

賭不起啊。

「秦舒?」范湉湉怯怯的喊了一聲準備出門的秦舒。

「有事?」秦舒轉身看向突然喊她的范湉湉。

很快又想到了什麼,目光看向她的缺了的一條胳膊。

看來她在大廳混的不太好。

「我能請你幫個忙嗎?」范湉湉猶豫再三,開口道。

「不能。」秦舒想也沒想,直接拒絕。

非親非故,她可沒這個善心。

范湉湉咬着唇瓣,只能把到了嘴邊的話憋了回去。

……

老樣子,秦舒這一次早早的到了廚房,沒看到顧北辰那個煩人的傢伙,十分順利的進入廚房,走到幾個大冰櫃前,逐一打開冰櫃,冰櫃中的食材都是一些人類的胳膊,肺臟等東西。

琳琅滿目,多不勝數。

好像也沒有她所期待的線索。

或許……她突然有一個大膽的想法。

逐步在腦子裏面形成。

離開的時候,拿了兩根大腿,丟給廁所里兩隻幫她打掃的詭。

兩隻詭接連三天,得了好處,打掃起來更加賣力。

反正打也打不過她,索性也不掙扎了,更何況……許久沒嘗到肉的他們,也得到了應有的報酬。

「你們好好表現,我明天繼續給你們帶好吃的。」

秦舒換上服務員的衣服,打算再去大廳一次。

兩隻詭十分乖巧的點頭,張開嘴一口吞了秦舒給他們帶回來的人腿,回味無窮。

如果下次可以多帶一點就更好了。孟寧>

不過……他們也只是在心裏面想着,不敢提出來。

……

大廳里,已經陸續有客人進來。

面向大廳的收銀台,那隻烏黑的烏鴉,依舊一動不動的面向大廳吃飯的顧客。

才短短兩天,原本服務員衣服還挺多的人,現在是剩下寥寥無幾。

秦舒一眼就看到了正在被客人刁難的范湉湉,一隻胳膊被客人拿刀砍斷,隨後當著她的面,吃進肚子裏面,鮮血從它的嘴裏噴出。

范湉湉臉色慘白,跌坐在地上。

就在那客人還想繼續對她動手的時候,范湉湉就像憑空消失一樣,消失在詭怪眼前。

詭怪只是愣了一下,很快轉移了視線,沒再把目光放在她身上。

范湉湉白着臉,倉惶的逃離。

失去一隻胳膊的她,眼淚忍不住流了出來。

這一次,秦舒動了。

抓住她的胳膊,將她拽入廁所。

兩隻詭似乎聞到了血腥味,貪婪的盯着剛失去胳膊的范湉湉。

范湉湉渾身冰冷的顫抖,以為秦舒要害她:「我,別殺我。嗚嗚……我家有錢,等出去我讓我哥給你很多很多的錢。」

「行了別哭了。」秦舒皺着眉頭。

不得不說,她確實心動了。

她缺錢啊!

雖然她被秦家認了回去,秦臻臻每個月有十幾二十萬的零花錢,她這個真千金卻一塊錢都捨不得給。

歸來仍舊是個窮鬼。

況且……她離開副本之後,還需要繼續過正常人的生活,就離不開錢。

就算副本結束,她會獲得獎勵,但家底還是太薄弱了,誰會嫌棄自己身上的財富多呢?

「我沒打算抓你喂詭,相反……我想幫你。」

范湉湉止住了哭泣,不敢置信的看着她。

她真的那麼好心?

許是之前秦舒掐着楊月脖子,兇狠的模樣太深入人心了,她不自覺的懷疑。

況且……今天早上,她還無情的拒絕了自己。

「跟我交換職位怎麼樣?」秦舒指着兩隻詭:「我保證,讓她們不欺負你。」

兩隻詭面面相覷,他們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卑微。

欺不欺負她,還得她說了算?

這也太不把詭放在眼裡了。

「為,為什麼?」范湉湉咽了咽口水,只覺得自己是不是出現了幻覺。

秦舒她真的會這麼好心?

畢竟……她親眼看到,嚴映雪前一腳跟楊月好姐妹相稱,下一秒就把人搞死了。

目光害怕的看向兩隻詭,更何況……這裡還有兩隻詭虎視眈眈,確定不是羊入虎口?

「放心吧,他們很乖的。沒我的命令,他們不會傷你分毫。」秦舒怒目看向兩隻詭。

兩隻詭縮着脖子,違心的點頭。

范湉湉:「……」

畫風有點不太對。

為什麼這兩隻詭,看着好像很怕秦舒,秦舒到底對他們做了什麼慘絕人寰的事?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今天早上你攔下我也有什麼事要跟我說對吧?」秦舒篤定的道。

范湉湉抿了抿嘴,猶猶豫豫的說:「我恐怕活不到副本結束了,只是想你幫我帶一些話給我的家人。」

眼淚在眼眶裡直打轉,她太倒霉了,只抽到了C級天賦,每天還只能使用一次的隱身天賦。

如果今天晚上不出意外,她很有可能活到第五天了。

大廳里的玩家越來越少,她們這些活下來的人,要負責的客人也越來越多。

這些客人都在變着法讓她們觸犯規則。

不單單要防着客人,還要被廚房裡的廚師刁難。

晚上回到宿舍還有……『楊月』在耳邊喊你起來上廁所,這日子……她是一天也堅持不下去了。

「什麼話?你還是自己回去跟你家人說吧。」秦舒沒這個習慣:「要不要跟我交換職業?如果你同意,我保證你能活着離開副本。」

當然……只要她不自己作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