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預知未來:神婆娃娃擺攤算命 第9章_密子小說
◈ 第8章

第9章

叉燒華背對着裏面,根本不想轉身。

他這一輩子,太失敗了。

阿傑看着阿玲和男人被捆在一起的樣子,僵硬地站在原地。他彷彿不認識阿玲似的,轉身往門口走,看到叉燒華並不算高大,甚至好佝僂的背,走過去喊。

「爸,你做什麼決定我都支持你,我只認你一個爸。」阿姐不敢碰叉燒華,害怕被叉燒華拒絕。

他記事起,就是叉燒華把他拉扯大的。

吃的喝得穿的用的,都是叉燒華賣包子給他買的。

他那個媽除了打扮的漂亮點,平時經常不在家,也根本不管他和弟弟妹妹們。

所有人都在看叉燒華,想看叉燒華怎麼做。

他回頭瞅着阿傑:「阿傑,她說的都是真的,他們才是你的親生父母。」

「從今天起,我沒有媽,只有一個爸。爸,你要是還認我這個兒子,以後我就給你養老送終。」

阿傑這話說完,阿玲就瘋了。

「阿姐,是我把你生下來的,這個才是你爸!叉燒華根本就不配!你快點過來,把我和你爸身上的繩子解開。」

阿玲衝著阿傑喊。

阿傑依舊看着叉燒華,可是叉燒華遲遲沒說話。阿傑回過頭,憤怒地吼道:「是你不配!你不配當我媽!這個野男人才不是爸!你把我們幾個生下來,從來不管我們。如果不是我爸,我活不到這麼大。你憑什麼以為你生下我,就是我媽?就算我爸以後再也不認我,我也不會認你們的。」

阿傑吼完就往外跑。

阿玲眼皮微動,眼底情緒癲狂,冷得讓人頭皮發麻。

她盯着叉燒華冷笑:「我就知道孩子養在你身邊,會跟你一樣變成廢物。」

這哪裡是一個女人該有的反應。

被人捉姦在床,這麼多人圍觀,她非但不覺得羞恥,也不覺得難堪,還敢如此囂張。

原本叉燒華還不相信自己會被活剮,現在不相信都不行。

「叉燒華,你打算咋搞?」

「報警吧。」

叉燒華說完這三字,人彷彿瞬間老了幾十歲。

阿旺給後面兄弟使了個眼色,有人麻溜地跑出去。

沒多久,來了兩個阿sir和一個Madam。

三名警員進來看到阿玲和那個男人的樣子,其中一個年輕的警員皺着眉走過去,把衣服丟在兩人身上。

「自己把衣服穿好。」

說著,還要給他們倆解繩子。

叉燒華想到這倆人都是危險人物,急忙出聲阻止:「阿sir,不能解,他們倆是連環殺人犯!」

「什麼?」

不止三位警員震驚,周圍的人也同樣大吃一驚。

年輕警員問:「你怎麼知道?」

叉燒華擔心萬一小神婆算錯了,被阿玲和她的姦夫沒被抓起來,小神婆要是被報復怎麼辦?

叉燒華把年輕警員拉到外面,小聲說:「是……是算出來的。他們還要殺了我。」

年輕警員像看神經病一樣看着叉燒華,覺得叉燒華這樣說是為了報復他老婆和那個男人。

「你還有別的證據嗎?」

叉燒華雙拳握緊。

他沒有。

阿旺不知道什麼時候跟出來的:「把那個算命得叫來,再給算算不就知道了。」

「這是辦案,不是玩鬧。你們的家務事,你們自己處理。」阿sir朝着同事擺手,「我們走。」

阿玲有恃無恐:「我要和你離婚!」

叉燒華根本不理阿玲,他攔住警察哀求道:「阿sir,你們再等等,再等等!他們兩個手上真的有人命。」

叉燒華害怕警察真的走了,就沒人能管得了阿玲和這個男人。

阿旺拉過小弟:「快點去把那小騙子抱過來。」

小弟轉身就跑。

阿芙躺在牆根下,睡得昏天暗地。

忽然她察覺身體騰空人像是在飛一樣,嚇得睜開眼,才發現自己被人抱着跑。

難道這傢伙是人販子?

想到被拐賣的小孩兒都賣到大山裡,女孩兒的日子更不好過,可能要給人家當童養媳。

她嚇得手都在發抖。

決不能讓人販子得逞。

姜稚芙氣沉丹田,用盡全身的力氣喊道:「搶小孩兒啦!」

周圍人的瞬間朝着阿輝看過來。

阿輝可是古惑仔,最不怕的就是別人看,他眼睛一橫,怒視周圍想多管閑事的人:「看什麼看?少多管閑事。」

阿輝長得挺凶的,低頭瞅着懷裡一臉警惕,但是長的格外可愛的小孩兒,到喉嚨的聲音硬生生卡在那兒。

他假裝咳嗽一聲,放輕了聲音,擔心把小孩兒給嚇着。

「你也別鬧騰,是阿旺哥讓我接你過去的。」

阿旺?

姜稚芙發現這大塊頭的態度還挺好,看樣子不是要自己的小命。反正也逃不了,那就去看看,到底怎麼回事。

包子鋪距離叉燒華家也不算遠。

阿輝一路小跑,沒用上五分鐘就把人給帶回來了。

「哥,人帶來了。」

阿輝把姜稚芙往地上一放,就站在阿旺身邊去。

姜稚芙啪嗒一下坐在地上不停地乾嘔,她伸出小手,顫顫巍巍地說:「水……來,來口水。」

阿旺喊:「叉燒華,給她倒點水。」

叉燒華?

姜稚芙不知道哪裡來的力氣,人都沒找到就大聲喊:「別,我不喝他們家的水,我還不想死。」

叉燒華一聽就拉住警察的手說:「阿sir,你聽見了,小神婆都知道我們家的水不能喝,這都是她算出來的。他們真的是連環殺人犯,你快點把他們帶走吧!」

阿玲輕嗤:「我說和你離婚了,你還想怎樣?」

「想讓你死。」

叉燒華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回頭怒視阿玲。

阿玲的偷情的那個男人終於開口說話了:「我知道是我和阿玲對不起你,你想要什麼賠償,我們都可以滿足你。也同意讓阿玲和你離婚,你看這樣行不行?」

姜稚芙噁心那股勁兒總算過去了,聽到這男人說的話,只覺得汗毛直立。

這不是那兩個變態殺人犯嗎?

她想看這人是怎麼有臉能說出這種話的,結果抬頭眼前出現一片馬賽克。

什麼鬼東西?

為什麼要馬賽克?

「前方畫面,少兒不宜。」

姜稚芙:「……」

重複一遍,她靈魂十八歲了!!!

「你靈魂的年齡因為身體原因,在逐漸減小,經過計算,你尚未成年,請繼續努力。」

還能這麼搞嗎?

姜稚芙氣笑了。

叉燒華對上男人的眼神就渾身打了個哆嗦,他還是鼓起勇氣,把姜稚芙擋在身後。

「小神婆,對不起,我不該把你扯進來,你快走吧。」叉燒華恨不得抽自己兩巴掌,他差點就害了阿芙。

還好安撫穿着斗篷,遮住臉,也沒暴露名字,換個地方阿玲和她的情夫就找不到她了。

姜稚芙怎麼能放棄這麼好一個打廣告的機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