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預知未來:神婆娃娃擺攤算命 第8章_密子小說
◈ 第7章

第8章

【原來叉燒華是今天晚上被他老婆弄死的啊!】

【叉燒華到底知不知道,他跟他老婆的相遇根本就不是意外,而是精心謀劃的結果?他肯定也不知道,他老婆就是殺人狂魔。】

叉燒華額頭全是冷汗。

他都不知道自己過去這十幾年是怎麼過的。

姜稚芙看到叉燒華臉上的汗,還以為他是熱的,也沒鋪墊,就直接說:「還是那句話,立刻去警察局報警。阿sir會幫助你,你如果回家了,還是那句話,千萬不要跟你老婆說你做這個叉燒的秘方,更不要隨便吃喝家裡的東西。」

該說的她都說了。

看在叉燒華人本質不壞的份上,姜稚芙能幫他的就只有這麼多了。

她原本還擔心叉燒華會不相信她呢。

現在看來,港城人對算命這些事兒不是一般的信。

姜稚芙低頭瞅着面前那塊布,上面寫着簡單的倆字算命。

字是好看的。

可不吸引人。

姜稚芙兜里的錢還不夠,盼着叉燒華的事兒塵埃落定,讓大家相信她是有本事的。也不知道叉燒華行不行,能不能擔此重任。

「阿芙,這是我賠你的碗,全新沒用過的。」原本他是買來拿回去給阿玲的,現在他決定把碗給姜稚芙。

淡粉釉瓷碗是真好看。

一下就擊中了姜稚芙的心,她覺得叉燒華人不壞,於是笑着接過碗放在自己跟前。

「謝謝你,華叔,祝你好運!」

叉燒華急忙擺手:「不用不用,是我該謝謝你才是。」

「這都是命運的指引的。」

姜稚芙講話神里神氣,叉燒華非但不覺得她是個神經病,還差點沒控制住跪下給她磕個頭。

「阿芙,我回去了,你要是餓了,就自己去店裡拿包子吃。」

叉燒華擔心這孩子吃的多,又吃不飽,把自己給餓死了。

他回去之前,還特意叮囑了店員。

中午,很熱。

一個客人也沒來。

姜稚芙昏昏欲睡,乾脆把斗篷扣在頭上,躺在墊子上蜷縮成一團,半夢半醒地等一個有緣人。

……

叉燒華站在家門口,猶豫一下,推門進去。

他發現家裡的門竟然從裏面反鎖了,打不開,根本進不去。他正陰沉着臉,打算踹門的時候,身後衝上來一個人直接把他拉住。

「別敲!」

那人小聲說完,就把耳朵貼在門上。

叉燒華看清那人的長相,手抖了兩下,下意識往後退,企圖離這人遠一點。

「唉?別踩我腳。」

背後有人把他擋住,叉燒華回頭一看,身後站着十幾個人,他還在人群中看到幾個剛才在他店裡吃飯的人。

這些人是什麼時候跟上來的?

他咋一點動靜都沒聽到。

阿旺負責這片,平時沒事兒就是四處收租。

今天正好看到小騙子忽悠叉燒華,他也想看看,小騙子是在騙叉燒華的包子,還是有真本事。

所以他就帶着兄弟跟着叉燒華一起回家。

這年頭,大家最喜歡看的就是八卦,誰家有事兒能讓他們念叨半年。

有幾個沒事兒的客人,也跟在後面。

叉燒華心裏有事兒,根本沒注意到身後跟着那麼多人,這兒看到這些人,心裏不知道該懵逼還是踏實一點。

他一個人回家怎麼可能會不怕。

小神婆可是用天機不可泄露的法子告訴他,他會被他老婆毒個半死,然後再活剮。

萬一這是真的,他……

叉燒華僵硬地站在門外,憤怒之後,冷靜下來,先聽聽大夥的意見。

阿旺貼着門聽了一會兒動靜,表情那叫一個豐富。

「操!」他回頭瞅着叉燒華,震驚地說,「你老婆可真浪啊!」

後面那些人想起鬨,被阿旺狠狠了下,都維持着驚呼的表情沒發出半點聲音。

叉燒華手緊緊握成拳,憤怒到極致也都忍了下來。

他知道裏面那倆不是簡單的人,拉着阿旺往後退兩步,小聲跟阿旺說:「阿旺,我不能哄你,裏面那些人手上可是有人命的。你們……」

阿旺表情古怪:「小騙子跟你說的?」

叉燒華猶豫一下,還是點了頭:「你還是帶着兄弟們走吧。」

「走什麼?要真是手上有命案的,你還能活着從裏面出來?」阿旺回頭跟身後的兄弟們說,「兄弟們,咱們可沒在阿sir面前立過功呢!這要是立了功,可是開天闢地頭一回。來,給把我們砸開!」

阿旺手底下的兄弟有個力氣大的,手裡拎着鐵鎚哐當一聲就把門給砸開。

緊接着阿旺第一個衝進去。

「把人給我摁住!」

阿旺手裡的東西都不是赤手空拳,有的人腰上別著鋼筋,還有人插着鋼管。裏面正打得火熱的男女根本反應不過來,就被人當場給按在原地。

「就這麼捆着。」阿旺還衝着門外喊,「叉燒華,你要不要進來瞅瞅你們家這個騷師奶?」

看熱鬧的人都擠進去了,只有叉燒華還站在門外。

他半天才挪動腳步,進屋看到阿玲一件衣服都沒穿,就坐在一個長相比他看着年輕幾歲的男人身上,目眥欲裂。

縱然早有心理準備,可還是氣得臉漲的跟豬肝似的。

「賤人!原來你真的早就跟這個男人勾搭上了!所有孩子沒有一個是我的,對吧?」

阿玲沒想到叉燒華全都知道了,不屑地說:「你不能生,我給你生了幾個孩子,讓你臉上掙足了面子,你應該感謝我才對!」

叉燒華知道她心狠手辣,沒回來之前,還抱有一絲希望,希望阿芙算錯了。

現在看到阿玲的嘴臉,就知道這女人根本一心只想弄死他,甚至還要把他活剮,抬手就給女人好幾耳光。

「我對你不好嗎?」

將心比心,為什麼她不能跟自己好好過日子。

十幾年啊!

就是塊石頭他都能給焐熱了。

這女人的心怎麼比石頭還冷。

叉燒華眼睛裏全是血絲,把所有怒火都撒在阿玲身上。他常年幹活,手上力氣大,沒兩下就把阿玲臉抽得腫起來。

其他人站在旁邊看熱鬧。

「你們在我們家幹嘛?快點出去!」

這時,門外傳來幾個小孩兒的聲音,叉燒華手上硬生生頓在半空。那幾個孩子雖然不是他生的,可也是他養大的。

叉燒華只是猶豫了一瞬,憤怒厭惡地瞪了眼阿玲就出去把孩子們攔在門外。

「他們是家裡的客人,沒事兒。阿傑,你帶着弟弟妹妹出去玩,晚上再回來。」叉燒華掏出十塊錢,塞到大兒子手裡,讓他帶着弟弟妹妹走。

阿傑已經十幾歲了,不是小孩子。

他跟二妹說:「阿慧,你帶着他們三個去買雪糕。」

阿慧看着大哥,又看了看眼睛通紅的爸爸,帶着弟弟妹妹走了。

他自己趁着叉燒華不注意,從人群里擠了進去。

阿玲看到兒子急切地說:「阿傑,快點把我和你爸身上的繩子解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