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預知未來:神婆娃娃擺攤算命 第7章_密子小說
◈ 第6章

第7章

叉燒華覺得她的眼神不太對,看得他心裏發毛。

他發現四周的客人卻好像什麼都沒聽見似的。

難不成……

叉燒華咽了下口水,安慰自己,這一定是他出現幻聽了。

就在這時,他又聽見了那個聲音。

【叉燒華也是慘,到死都不知道,他養的五個孩子都不是自己親生的。全都是他老婆和別的男人生的。】

不是幻覺,也不是小丫頭親口說的,而且周圍的人都聽不見。

叉燒華終於明白為什麼以前胡仙姑活着的時候,這麼疼這個小丫頭。原來這個小丫頭天賦異稟,是天生的神婆。

那剛才他聽的那些話,豈不都是真的。

胡仙姑之前給他算的命,也是真的?

叉燒華想到他疼了那麼多年的老婆孩子,竟然都不是自己,怒火瞬間湧上來,痛苦得想把那個賤人給殺了。

【也不知道他被人活剮時候有沒有感覺,會不會疼醒,畢竟他當時只是中毒,又沒有死。】

叉燒華驚懼又憤怒,氣得手都在顫抖。

姜稚芙誤以為叉燒華擔心自己吃的太多,氣成這樣的。

她小表情糾結了一下,就軟乎乎地說:「你別生氣,我真不是故意吃這麼多的。要不我給你算卦?就不收你潤金了。」

周圍客人一聽,哎嘿,這小丫頭真不愧是胡仙姑的孫女,小小年紀張口就要給人家算命。

「阿芙,你認字不?就要給別人算命?」有人認識阿芙,也能叫出阿芙的名字。

姜稚芙別看是個小奶糰子,實際上她也是一個十八歲的花季少女。

她這個年紀的女孩兒最多愁善感,還總認為自己是大人。現在換成是三歲小孩兒,她卻依舊用這樣的口吻講話,反而讓人覺得特別有意思的。

「你這人就瞧不起人了,我讀書可好了。」

這一副大人講話的語氣把眾人逗得大笑。

「哎喲,你連學校的大門朝哪邊開都不知道,還說學習好?」

店裡的客人故意逗她。

姜稚芙無語:「你們不懂。」

她上輩子可是考上了最好的大學。

奈何苦讀十五年,一朝醒來成了三頭身。

別問,問就是鬱悶!

「華叔,你命里有一大劫,回去的時候,千萬不要喝你媳婦給你遞的酒,也不要喝她煲的湯。如果你信我的話,我建議你報警。」

姜稚芙說完,摸摸自己才半飽的肚子,依依不捨地起身。

她還走到門口還特意叮囑叉燒華:「記住我說的話啊!千萬千萬別碰你老婆給你準備的任何東西,最好報警查一查你老婆。各位叔伯嬸嬸,你們也千萬別把這事兒說出去哦,不然人家會找我麻煩的。我還小,不想惹麻煩。」

小丫頭穿上斗篷往外走,那氣勢可不像是不想惹麻煩的樣子。

客人七嘴八舌:「叉燒華,你別真信了那小丫頭說的話。」

「就是,這小丫頭壞得很,還挑撥你和嫂子的關係,你可別當一回事。」客人大多數都是附近的居民。

他們自然也知道叉燒華最在意的是什麼。

誰知道叉燒華非但沒發火,甚至臉色極為蒼白。

這是咋啦?

大家都察覺到不對,發現叉燒華雙目赤紅,有發瘋的前兆,紛紛放下錢走了。

叉燒華僵硬地站在原地,手指骨節攥得發白。

這段時間,他總覺得自己身體不太舒服,他媳婦就說,實在不行讓她來做包子,他在家裡好好休息一段時間。

當時他感動的都快哭了。

早上出來的時候,他還特意跟他媳婦說:「老婆,晚上回來我就把秘方交給你,等你學會了,我就不去店裡了。」

虧他當時還做着美夢,沒想到這竟然是斷頭的事兒。

叉燒華越想越覺得脊背發涼,他不敢相信這是真的,也不敢回家跟老婆繼續住在同一個屋檐下。

他想報警,又沒證據。

他要怎麼辦?

叉燒華急得滿頭都是冷汗。

忽然,他充滿希望地看向門口,轉身裝了十個包子出來,衝出去找姜稚芙。

「阿芙,你能再幫我算一卦不?」

姜稚芙還沒坐穩,看到眼前的包子,猶豫一下伸出小手:「我可不保證一定能算得准。」

「沒事兒,沒事兒。」

天機不可泄露,他都懂。

他會裝作不知道的。

姜稚芙這下沒有心理負擔了,大不了等一會兒她就說得再詳細點就好了。

包子吃到嘴裏,沒有啥反應。

姜稚芙心裏不慌,繼續吃叉燒包。

等還剩下最後一個包子的時候,她終於吃飽了。

姜稚芙目瞪口呆地摸着自己的小肚瓜。

瘋了,瘋了,真的是瘋了。

這是一個正常孩子的胃口嗎?

她吃這麼多就不會被撐死?

姜稚芙盯着盤子里最後一個叉燒包,心裏有預感,她只要抓起包子就能看到畫面。就像剛才她撿到了叉燒華掉在地上的五塊錢一樣。

可惜,這五塊錢不能還給叉燒華,只能當潤金收起來。

姜稚芙抓起包子,眼前果然如她預料的那般,出現了畫面。

「阿玲穿着一件紅色露肩修身的包臀連衣裙,坐在一個男人身上,男人掐着她纖細的腰。

「你把葯給那頭肥豬了沒?」男人講話的時候,語氣特別狠。

阿玲身體後仰,一臉高冷和厭惡:「早就給了,等我拿到了秘方,在給他吃一頓,他就能失去意識。」

「寶貝兒,你真的越來越棒了!」男人抱着女人一通猛親,「我已經物色好了下一個目標。」

阿玲皺眉,生氣地把男人推開:「這已經是第八個男人了,我們也已經賺了不少錢了。你到底打算什麼時候才收手?」

男人把阿玲拉回來,抱着她哄道:「九九歸一,再湊夠一個人就夠了。下一個目標可是御廚的後人,只要咱們弄到菜譜,我就光明正大的娶你。到時候,咱們開全港城最牛的飯店,那時候你就是老闆娘了。」

阿玲還挺好哄的。

她看了眼時間,說:「你先走吧,等一會兒他就該回來了。」

男人卻不打算立刻就走,他起身把女人抱起來,把她翻過去按在牆上:「急什麼?他今天一時半會兒回來不來,咱們先干點別的。」

……」

熟悉的馬賽克撲面而來。

只有牆上的日曆和時鐘還能清晰地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