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第6章

姜稚芙來到平時算命的地方,沒急着去算命。

她想去麵館老闆那兒碰碰運氣。

「老闆,來碗牛肉麵。」

老闆看着穿着黑色斗篷的小豆丁艱難地爬上椅子坐好,一眼就認出這是昨天那小孩。

他打趣道:「今天還是少放點面?」

「不!正常就行。」

姜稚芙餓得嗷嗷叫,還兩眼昏花,恨不得吞下一頭牛。

少放點面像話嘛!

「你吃的完嗎?」老闆擔心她吃不下去。

姜稚芙摘下斗篷,繃著奶嘟嘟的小臉,嚴肅地說:「老闆,你不要小瞧人,我胃口很大的。」

「行行行,你胃口大得很。」

老闆還特意多放了一片肉,雖然只有薄薄的一片。

牛肉麵好好吃!

這是她吃過最好吃的東西。

人餓了之後,吃到的東西還真都是最美味的。

姜稚芙吃得極為歡快。

如果爺爺知道她現在不挑食,還吃這麼多,肯定會很高興。

可惜,她再也見不到爺爺了!

姜稚芙鼻子發酸,眼淚啪嗒一下掉下來。

她擦掉眼淚,在心裏發誓。

他們姜家的老祖宗都能白手起家,她這個被爺爺誇獎是最有賺錢天賦的姜家後代也不能遜色。

不就是成為富一代嗎?

這有什麼難的!

「老闆,給你錢。」

姜稚芙氣勢洶洶地付了錢。

她從麵館離開,不管是拿筷子,還是拿紙,金手指都沒有絲毫反應。

痛失一筆生意,姜稚芙認命的回去擺攤。

她坐在小蒲團上,靜等一個有緣人。

誰讓她是個小孩兒,完全沒有先天優勢。

不行!

她還得想辦法讓人知道她算得准才行。

只要名氣打響了,還擔心沒生意上門?

現在又不是互聯網時代,不然找人寫個軟文,投點錢宣傳一下,說不定能立刻出圈。

「老天爺,賞口飯吃吧!」

姜稚芙雙手合十,剛閉上眼就被人給扒拉倒了。

「誰扒拉我?」

姜稚芙睜開眼,看到一個大腹便便的禿頭男一腳把她的小碗給踢飛出去。

靠!

那是她的命根子!

「撲街仔!趕緊滾到一邊去要飯,不要在這裡影響我做生意。」

叉燒華是故意的。

之前胡仙姑給他算過一卦,說他命里無子。他明明有五個兒子,可是周圍的人只信胡仙姑,不相信他,非要說他的幾個孩子不是他親生的。

他能連孩子是不是自己親生的都不知道嗎?

胡仙姑有點邪門,也是有真本事的。

叉燒華不敢去找胡仙姑麻煩,暗地裡卻記恨許久。胡仙姑一死,他就把氣都撒到姜稚芙的頭上。

姜稚芙拿着破碗,怒視叉燒華。

「看什麼看?小心我把你的眼睛挖掉。」叉燒華兇狠地罵道,抬腳就要踹姜稚芙。

姜稚芙連滾帶爬地躲開,腦袋咣當一下撞到牆上,頓時兩眼冒金星。

她無意間按住一個東西下意識抓起來,眼前頓時出現一段畫面。

畫面里的人不是別人,就是眼前這個禿頭老男人。

「叉燒華口吐白沫,躺在地上只翻白眼。旁邊站着一個風韻猶存的女人。女人手裡握着刀,刀在燈光下泛着冷光。

她身後站着一個長着鬍子的男人,男人還特別變態地摟着她的腰。

「阿玲,你該不會下不去手吧?」他低頭親着阿玲的耳朵,語氣蠱惑。

「看到這個肥頭大耳的男人我就噁心的吃不下飯,睡不着覺。你是怎麼覺得我會下不去手的?我只是在思考,怎樣才能完美的卸掉他身上的每一塊骨頭。」

阿玲低頭擺弄着手上的刀,還挽了個刀花:「也不知道這麼多年過去,我的刀法退步了沒有。」

男人滿意地笑了起來,眼神邪肆,格外變態:「我最喜歡阿玲動刀的樣子。」

「一邊去,別礙事。」

阿玲把男人推開,走到叉燒華面前蹲下,正在思考從哪個地方下手才更完美。

男人泡了壺茶,端起來慢悠悠地喝着:「下手痛快點,好歹這傢伙也幫咱們把兒子養這麼大,還把秘方傳給你。」

「啰嗦。」

阿玲很不耐煩,手起刀落。」

畫面瞬間結束。

叉燒華看姜稚芙兩眼發直,表情獃獃的,頓時嚇壞了。

「這死丫頭該不會把自己撞傻了吧?」

他就是想出一口惡氣,可沒想把這丫頭咋樣。

叉燒華走過去,戳了一下姜稚芙:「喂,小孩兒,你……」

姜稚芙眼睛一閉,身子軟軟地倒了下去。

叉燒華嚇得兩腿發軟,嘴裏罵罵咧咧:「麻得,這老的克我,小的也克我!你要是死了,我可跟你說,跟我沒關係。」

店裡的客人看到叉燒華抱着一個孩子進來,還笑着問:「叉燒華,你這是從哪兒撿來個親閨女?」

「別胡說八道,這是胡仙姑的孫女。」叉燒華把孩子抱過去,塞到那人懷裡,「幫我抱一下。」

「不是,唉?你……」

客人話沒說完,叉燒華就到裏面去,端着三個叉燒包出來。

姜稚芙聞到叉燒包的味道,緩緩地睜開眼,伸手抓着包子就往自己的嘴裏塞。

真丟人。

她剛才竟然餓暈了。

姜稚芙吃完一個叉燒包,毫無飽腹感,又繼續吃第二個,緊接着吃第三個。

「這孩子也太能吃了吧?」店裡客人震驚地說。

叉燒華也沒想到這孩子這麼能吃,對上姜稚芙一臉我還想吃的表情,轉身又給她拿了三個包子。

「還沒吃飽?」

震天吼的聲音吸引了路過的行人,行人看到店裡的人都聚在一起,還以為出了什麼事兒,都湊過來看。

就聽到一個奶聲奶氣的聲音說:「嗯,還想吃。」

「你都吃六個了!也不怕撐死。」

叉燒華髮誓,他以後再也不嚇唬這小崽子了。

忒能吃了。

以後被嘲笑就被嘲笑,反正他有兒有女,還生意紅火,別人就是嫉妒他。

叉燒華牙齒咬的咯吱咯吱作響,又轉身拿了三個包子,啪地放在桌上。

「吃!」

他總算明白,為啥胡仙姑天天出來擺攤,明明賺的錢不少,還天天出來擺。搞了半天,她養了個無底洞。

姜稚芙啃着包子,覺得叉燒華就是外凶內善。

「你家叉燒包真的太好吃啦!」

「那當然,我這可是祖傳的手藝,我太爺爺的爺爺做的叉燒包皇帝吃過都說好。」叉燒華提到自己家傳的手藝,格外驕傲。

姜稚芙愣了下。

難怪叉燒華長得一般,卻被那對變態殺人狂魔給盯上。

搞了半天根源在這裡。

【唉,叉燒華一定不知道自己的祖傳的秘方給了他老婆之後,他老婆會直接把他毒個半死,然後把身上的肉全剃了,大骨頭拿來熬湯,肉用來做叉燒包。】

叉燒華手一抖,發現那個小丫頭吃着包子,吃得賊香,還看着他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