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第5章

姜稚芙嚇得跳起來,再也顧不得嫌棄家裡的條件,瞬間竄進屋裡,砰地一聲把門關上。

「媽媽啊!救救你的心肝寶貝吧!」

「嗚嗚嗚……」

這個地方真的好可怕!

怎麼還有鬼。

姜稚芙都快嚇哭了,哆哆嗦嗦地反鎖着門。

「阿芙,抱歉啊,剛才把你嚇着了。」

阿巧沒想到自己會把小孩兒給嚇着,急忙跟小孩兒道歉。

她能有個合法的身份,不怕被人遣送回去,全都是因為這個小孩兒。阿巧雖然是大人,也從來不敢怠慢這個阿婆剛去世的小孩兒。

姜稚芙聽到這個聲音,覺得有些耳熟。

她把門打開一條縫,看到門外的人,驚訝地問:「有什麼事兒嗎?」

阿巧遞過來兩個菠蘿包:「昨天我躲阿旺他們沒回來,今天一早也沒看到你,這兩個菠蘿包你先拿着吃。明天我不回來,後天再給你帶吃的,你在家裡等着我。」

阿巧沒手藝,一個月也賺不到多少錢,都是在後廚干最臟最累的活。

姜稚芙看着女人臉上淳樸的笑,又緊張不安地看向四周的樣子,直接把菠蘿包塞進來就要走。

「我不要。」

脆生生的小奶音,讓阿巧愣住。

阿巧急了:「你不要怎麼行?你阿婆不在了也不用擔心沒錢吃飯。我有一口吃的就不會少了你的。」

「阿巧姨,你也看到了,我會賺錢的。我很厲害,這個你拿回去給哥哥吃吧。」

姜稚芙看着菠蘿包心血來潮,想確認一下除了錢之外,碰到別的東西,也能看到畫面不。

她伸手握住菠蘿包,好傢夥,眼前也多了一個480P畫質的視頻。

「天空中下着大雨,阿巧站在大雨里,抱著兒子嚎啕大哭。阿巧的兒子雙目緊閉,身體僵硬,已經死去多時了。」

畫面消失。

姜稚芙有點呆。

就這?

沒了?

這也太不靠譜了吧。

姜稚芙沒說話,接過一個菠蘿包,又把另外一個菠蘿包也拿了進來。

畫面再次出現。

「天陰沉沉的,阿巧領著兒子往回走,母子倆很高興。

忽然,幾輛車飛奔而來,把其中一輛車直接撞飛。阿巧拉著兒子往旁邊躲,還是沒躲開,小孩子直接被撞飛。」

姜稚芙隔着門縫,看着眼前笑的格外善良的女人,心裏不免同情對方。

她看的出來,這個孩子是阿巧唯一的希望。

【阿巧的命可真苦,竟然會遇見這種事兒。她兒子的死,對她的打擊肯定很大,不然也不會瘋掉。】

阿巧看到姜稚芙沒張嘴,也絲毫不覺得驚訝。

她是見識過胡仙姑的本事的。

阿芙是胡仙姑養大的孩子,還能在臨死前沒做任何交代,就敢放心離去,那說明阿芙絕對是有本事養活得起自己的小孩兒。

姜稚芙抱着菠蘿包,面容嚴肅,聲音超奶地提醒阿巧:「以後都不要從長青街走,特別是帶着你兒子的時候。」

這語氣,相當不禮貌,甚至還很傲慢。

阿巧絲毫不覺得小姑娘這樣有啥不對:「阿芙,這個潤金……」

「不用。」姜稚芙指着懷裡的菠蘿包說,「這就是潤金。」

她禮貌地頷首,把門關上。

不知道是不是姜稚芙的錯覺,她感覺自己餓得要脫力了。

她坐到小凳子上,就開始吃菠蘿包。

「這麼大兩個菠蘿包驢年馬月才能吃的完吧?」

姜枳菱說著咬了一大口。

門外。

阿巧想着姜稚芙剛才警惕的模樣,忍不住感慨,不愧是胡婆婆帶大的孩子。跟普通的小孩兒就是不一樣。

她上上個月找了一份洗碗的工作。

沒有黑中介壓迫,一個月能賺五千,還包住。

她想多攢點錢,將來能帶孩子離開這裡。

阿巧趁着夜色放心地帶著兒子離開。

姜稚芙不知不覺啃完兩個菠蘿包,摸摸自己的小平坦的小肚子,吃驚的嘴巴里都能塞進一個雞蛋了。

她這肚子是無底洞嗎?

明明回來的時候她剛吃了一碗牛肉麵,怎麼現在連吃兩個菠蘿包還餓的要死。

難道她是因為餓死的,所以現在成了永遠都吃不飽的餓死鬼。

姜稚芙掏出自己兜里不到一百元的港幣,小手抖得都快捧不住了。

她要飯……

哦不!

是擺攤賺得這點小錢錢,怕不是要再次被餓死。

姜稚芙絕望的往床上一躺。

咯吱~

吱……

「什麼玩意啊?!!」

姜稚芙噌地滾下床,震驚地看着還在彈來彈去的彈簧床,三觀都碎了。

這是床嗎?

確定不是玩具?

蹦蹦床都沒這個有彈性吧?

姜稚芙心有餘悸地坐在小板凳上,深沉地盯着不知道幾百年前就熄火的彈簧床,開始考慮晚上要不要在這裡睡覺。

她擔心自己睡在上面半夜會掉下來。

「肚子好餓!」

姜稚芙嘟着嘴,還捏了捏肚子上的軟肉,悵然的小眼神看得人都快心疼死了。

「睡吧!睡着就不餓了。」

姜稚芙想家了。

她偷偷抹掉眼淚,故作堅強地爬上床。

床破怎麼了?

好歹比橋洞好。

加油!努力!穿書算個屁!

「姜小芙,你是最棒噠!」

「爭取明天早上能聽見管家的喊:公主請用餐。」

……

姜稚芙是被吵醒的。

她睜開惺忪的睡眼,看着堆滿雜物的小屋,想到自己朝不保夕的生活,堅強地坐起來。

為了生活,她還是早早去擺攤吧!

但願還有好(da)心(sha)人(zi)來給她送錢。

姜稚芙收拾好東西,打算上個廁所就出去。

她來到廁所外面,人都麻了。

女人帶着孩子在另一邊排隊,有的小孩兒急得直哭,嘴裏喊着:「媽媽,我想尿尿。」

還有的小孩兒在哭。

男人好多都是臉沒洗,頭髮亂糟糟,穿着大褲衩,嘴裏還叼着煙。也有戴眼鏡的男人,或者是比較斯文的男人,會講究一些,衣着整潔,頭髮也打理的一絲不苟。

味道就更別提了。

姜稚芙瞬間被勸退。

她把斗篷往下一拉,遮住白皙**的小臉,轉身往外走。

也不知道現在幾點,裏面都黑乎乎的。

家家戶戶都點着燈。

「哎,剛才忘記看時間了。也不知道快餐店開門沒有。」

姜稚芙從樓上下來,沿着漆黑的通道走出來。

看到掛在天上的大太陽,震驚的合不攏嘴。

「這都快中午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