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預知未來:神婆娃娃擺攤算命 第4章_密子小說
◈ 第3章

第4章

不出姜稚芙所料。

她眼前立刻出現一段畫面,阿旺站在街角跟人對峙,他身後的小弟上前就捅了他幾刀。

【不是吧,阿旺竟然會被自己的好兄弟背叛?】

「你他媽是不是不想活了?」

阿旺一把抓起姜稚芙的衣服領子,另一隻手抬起來就要往她臉上揍。姜稚芙急忙從他手裡又抽出一張十塊錢出來。

眼前的畫面再次播放。

「阿旺躺在血泊里,並沒有死掉。他周圍的兄弟就只有兩個還站在他這邊,衝上來就要保護阿旺。誰知道背叛阿旺的人太多,他的兄弟瞬間就被人制服。

背叛阿旺的紅毛蹲在阿旺身邊,抬手拍拍的臉,輕蔑地說:「阿旺,你知不知道兄弟們不爽你很久了?你有今天的下場都是咎由自取。」

阿旺張了張嘴,想說話,但是半天都沒說出口。

紅毛啪地一下拿出一把刀,在手裡翻着花:「看在兄弟一場的份上,我是不會讓你死的。但是你活着,對我來說才是最大的威脅。這樣吧,我給你留一隻眼睛怎麼樣?」

「啊……」

話音未落,就傳來阿旺的慘叫。」

「溫馨提示:檢測到未成年,血腥畫面被屏蔽。」

姜稚芙眼前又是一團馬賽克。

但是她能聽見聲音。

「「腳能留着,手就算了。我可不想你能再拿起刀子。」說著,他挑斷了阿旺的手筋。

紅毛還沒善罷甘休:「阿旺,你最討厭背後嚼舌根的人了。我就替你把這根舌頭好好的保管一下吧。」

……」

對姜稚芙來說,這是很長一段時間,但是對阿旺他們來說,只是一瞬間。

她後怕地想。

【阿旺真的好慘!他肯定不知道,他掏心挖肺的好兄弟,不僅會背後捅他一刀,還會讓他生不如死的活着。】

阿旺拳頭都停在半空了。

他震驚地看着手裡的小孩兒,她明明沒張嘴,他怎麼就聽見她說話了?

【紅毛手段好狠,不僅要戳瞎阿旺一隻眼睛,還要挑斷阿旺的手筋,割掉阿旺的舌頭。這人是對阿旺有多大的仇怨,才會下此毒手?】

阿旺終於確定這小孩兒沒張嘴。

那聲音是從哪裡傳來的?

阿旺看向其他人,特別是站在他身後,衝著他微笑的紅毛。發現剛才那個聲音,似乎只有他一個人能聽見。

這小孩兒阿旺當然記得,她婆婆是他們這邊最有名氣的神婆。

不知道為啥,三年前帶着小孩兒躲到他們這兒來。

一住就是三年。

老神婆死了,沒想到她的小孫女竟然還有神奇的本事。

阿旺敬畏地盯着手裡的小孩兒。

他們這些刀尖上舔血的人最信這些東西。

阿旺把姜稚芙放在地上,想到小孩兒剛才從他手裡搶了錢,他才能聽見那神奇的聲音,又抽出十塊錢塞到她手裡。

他想聽後續。

姜稚芙看到手裡的錢,表情有點呆。

阿旺這是被人穿了嗎?

不然怎麼會給她錢?

不管怎麼說,錢到手畫面續費了。

「阿旺躺在病床上幾個月,那兩個對他忠心耿耿的小弟命都沒了。

窗外陽光照在阿旺的臉上,那隻完好無損的眼睛裏被濃濃的恨意覆蓋。

一個長相很清純的女孩兒推門進來,阿旺看到女孩兒眼底終於有光了。

他掙扎着想坐起來,嘴裏卻發不出半點聲音。

砰!

病房的門被人從外面踹開,紅毛帶着人進來,上前摟着女孩兒就親了下去。

「唔唔唔!」

放開她!

阿旺像瘋了一樣,卻被人按住根本不能動。

「阿旺,你好好看看,你的馬子快活的模樣。」紅毛說著,把女孩兒按在旁邊的床上……」

不出所料,又是一團馬賽克。

姜稚芙面無表情,聽着紅毛刺激阿旺的話,還有他嘴裏說出來的污言穢語,以及阿旺女友隱忍的聲音,她的小拳頭都硬了。

「紅毛心滿意足地提起褲子,拍拍阿旺女友的臉蛋,掐着她的下巴問:「把頭扭過去做什麼?我不是讓你看着阿旺嗎?」

女孩兒反抗不了,只能無助的流淚。

「我們走。」

紅毛帶着兄弟們走了。

女孩兒哭夠了,默不作聲地收拾完自己,走到病床前,給阿旺擦了擦臉上的淚。

「阿旺,你好好活着,以後替我報仇!」

說完,女孩兒就走了。

幾分鐘後,她從樓頂跳下來,直接摔死在紅毛面前。」

畫面再次消失。

姜稚芙只覺得眼睛發酸,不明白為什麼有人會那麼壞,都沒人管管嗎?

【阿旺肯定不知道自己的女朋友阿珍會被人當著自己的面糟蹋,然後選擇從頂樓跳下去。真不知道阿珍讓阿旺給她報仇,是不是故意要報復阿旺。】

阿旺死死的盯着姜稚芙的嘴,聽到那個跟姜稚芙一樣的聲音說完,憤怒地握緊拳頭。

他不敢回頭,害怕一拳把紅毛打死。

姜稚芙拿了人家的錢,看了人家的八卦,再加上她住的地方還是阿旺管的。她於情於理都得開個口。

提點下人家。

老天也把她送到這裡,又給她開了個金手指,她就不應該什麼都不做。

至少也要做點好人好事。

「咳咳!」

姜稚芙清了清嗓子,壓低聲音跟阿旺說:「小心一切染紅頭髮的人,盡量不要和這樣的人來往。可避免災禍!」

阿旺看着姜稚芙晃了晃手上的錢,搗着小腿往她自己住的地方走去。

他站起來轉身的瞬間,露出譏諷的笑:「不愧是老騙子養的小騙子。」

「阿強,這一層樓的收完了,咱們到樓下去收。」阿旺強忍着心裏頭的反胃,摟着阿強往下面走。

姜稚芙回頭看了眼沒說話。

好良言難勸該死鬼,大慈悲不度自絕人。

反正她不欠阿旺的。

姜稚芙個子矮,踮起腳尖才夠得到門。

打開門,看到屋裡的東西,整個人都傻了。

她以為自己住的地方夠貧民窟的,屋子裡好歹能看。沒想到打開門,看到房間里的環境,她甚至想轉身就跑。

這是人住的地方嗎?

他們家的狗窩都比這個大百倍,也比這裡裝修的好。

雜物間,哦不,就算是垃圾場比這個整潔。

姜稚芙僵在門口,忽然背後伸出一隻手,抓住她的手腕。冰涼的手指上黏糊糊的,不像是正常人該有的體溫。

「啊啊啊啊啊……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