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預知未來:神婆娃娃擺攤算命 第3章_密子小說
◈ 第2章

第3章

藍淑怡跪在地上,單薄的脊背輕顫,一滴眼淚掉在地上,又恭恭敬敬地向姜稚芙拜了三拜。

「謝謝大師。」

說完,默默地起身離開。

姜稚芙一頭霧水,搞不清楚這人是怎麼回事。

她只聽過,長輩跪拜自己會折壽,這人和自己沒血緣關係,應該沒事兒吧?

姜稚芙盯着手裡的一百一十一塊錢,默默地握緊小拳頭。

很好!

上輩子母胎solo,這輩子開局又被金錢嘲諷。

沒關係!

看在錢的份上,她不跟錢一般計較。

姜稚芙不知道剛才那個可憐的大美人抽什麼瘋,但人家善心大發,她希望大美人能躲過一劫。

姜稚芙衝著美人的背影喊道:「等等!」

藍淑怡激動地轉過身,小跑着回來,恭敬地詢問:「您有什麼吩咐?」

這麼恭敬?

還您?

姜稚芙不是本地人,不了解當地的習俗,不懂就無視。

她表情嚴肅,奶聲奶氣地叮囑大美人。

「你要小心身邊人。還有,不要去酒店。」

姜稚芙說的毫無心理壓力。反正她現在繼承了阿婆的算命攤子,就是個小奶騙子。

對方給了潤金,她提點對方也是應該的。

至於對方信不信那就是對方的事兒。

和她沒關係。

藍淑怡聽着和剛才聽見的那個神秘聲音一模一樣的小奶音,就知道大師是不想暴露自己的能力。

「多謝小神婆提點。」

小神婆這稱呼聽着就神叨叨的,更符合她小騙子的身份了。

姜稚芙不動聲色地接納,隨意地閉上眼,藍淑怡就識趣地起身離開。

等人走後,姜稚芙才偷偷睜開一隻眼,看來她有演戲的天賦,裝得挺像那麼回事的。至少大美人絲毫沒懷疑。

錢有了,姜稚芙興奮地把地上的布收起來,和身上的黑色斗篷卷一起放在布兜里,拎着往後面的巷子走。

那邊有很多賣吃的。

她轉悠一圈,停在一家麵館前。

「老闆,買一碗牛肉麵多少錢?」

「十四。」

姜稚芙想,她現在三歲,一碗吃不下。於是想了想問:「老闆,我可以買一碗七塊錢的牛肉麵嗎?」

老闆從裏面探出頭,瞅着才到大腿那兒的小豆丁。

「不賣。」

姜稚芙:「……」

這老闆頭腦不行,做生意不靈活。

「那你給我少放點面,我吃不下。」

這次老闆答應了:「那行。」

姜稚芙進店,找個位置坐下。

沒一會兒面好了,她拿起筷子開吃,吃到嘴裏差點沒哭出聲。

她早在這小孩兒身體里醒過來的時候,這孩子已經四天沒吃東西了,是活生生被餓死的。

阿婆死了,街坊鄰里心善,幫忙把阿婆拉去火化。

辦完喪事,家裡一分錢都沒有。

小奶包沒辦法,只能學着阿婆擺攤,從早上到黃昏,小孩兒就這麼死了。

要不是剛才那個大美人心善,姜稚芙恐怕今晚就會被餓死。

姜稚芙慢悠悠地喝着湯,細細品嘗。足足一個多小時才吃完。

真好吃!

姜稚芙舔舔唇,心裏都快哭了。

爺爺奶奶,爸爸媽媽,姑姑小姨,叔叔舅舅,還有哥哥姐姐們……你們的小寶貝在陌生的時空差點被餓死。

天早就黑透了。

街道上燈火通明,霓虹燈閃爍,處處透着奢靡。

可這是有錢人生活的地方。

她回頭看着不遠處那個龐然大物,拖着疲憊的小身體朝着那邊走過去。

所有建築物挨在一起,像是一個巨大的魔窟。

遮天蔽日。

不管是黑天還是白夜,都要靠燈光來照明。

漆黑的通道,像是怪物的嘴巴,要把人吞進去。

姜枳菱從沒見過這樣的地方,更別說住了。

她站在入口,做足了心理準備,才鼓起勇氣往裡走。

穿過一條又黑又長的過道,沿着狹窄的樓梯往上爬。

姜稚芙還沒上去,就聽到上面傳來男人的咒罵和女人的哀求聲。

「鎖哥,求求你再寬限兩日,今天老闆沒發工錢。」

姜稚芙探出頭,看到過道上站着七八個帶着金鏈子,手臂上還有紋身的壯漢。帶頭的那個男人頭上染着一撮黃毛,嘴裏叼着煙,一腳把女人踹倒在地。

∑(°口°๑)

小手瞬間捂住嘴,姜稚芙躲在角落裡繼續偷看。

男人還不解氣,又用腳往女人肚子上狠狠踢了一腳。

「我已經寬限你三天了,你還想怎麼樣?你這樣讓我很難做,知道嗎?」

女人艱難地爬起來,抱着男人的腿哀求:「阿旺哥,求求你再給我幾天時間,我保證一定會把錢交上的。」

男人深吸一口煙,蹲下來捏着女人的下巴,半眯着眼睛仔細打量她,一臉不懷好意:「阿巧,兩天之後我要是看不到錢,就給你找份工作怎麼樣?」

女人驚恐地搖頭,還不忘保證:「我一定會把錢湊齊的。」

姜稚芙不懂女人為啥會怕成這樣。

有人給找工作還不好嗎?

她見男人放過女人,以為這事過去了,順着牆根打算溜過去。

誰知道她剛了兩步就被人拎起脖領子。

她感覺自己的視野在升高。

阿旺力氣很大,輕鬆地把姜稚芙拎起來跟自己平視:「肥妹仔,你的租金什麼時候交啊?」

「現……現在。」

姜稚芙覺得自己真的是財神爺傍身,要不是剛才遇見個人美心善命運不好的大美人,她現在就沒餓死,也要被人打死,或者是無家可歸死在街頭。

「現在?」

阿旺雖然不相信,還是把她給放下。

反正這個肥妹仔也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別看姜稚芙被人叫肥妹仔,她現在一點都不胖,臉上都沒有肉,估計體重都不達標。

當初阿婆把她抱回來的時候,她是個胖乎乎的小奶娃。阿婆就是個神婆,有時候好幾天都沒收入,能把她養活就很不錯了。

哪裡還能養得胖乎乎。

姜稚芙拿出被自己攥得皺巴巴的五十元紙幣遞過去,阿旺還愣了一下,他沒想到這個小不點竟然真的有錢。

「這是從哪兒討飯要來的?」

阿旺找出十五塊遞給姜稚芙,開始琢磨,自己是不是要搞一群小孩子去要飯。

什麼要飯!

她這是憑本事賺錢。

姜稚芙想確定一件事兒,順手從阿旺手裡拿了一枚一元的硬幣。

「干!你個肥妹仔是不想活了嗎?」敢從他手裡搶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