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閆北辰笑得令雲琰琢磨不透,「你在說十萬個為什麼嗎?
既然做錯事,那就面對就是,該賠禮的賠禮該道歉的道歉,如果不愛就請放手。
  沒有必要在那裡互相折磨,你現在愛向晚就去把她追回來,別讓她傷心難過,不管是不是她在背後捅你一刀,  你只管把她捧在手心上寵着,告訴全世界,她是你永遠的妻子,不管是不是她曝光的你都相信她,不要在意輿論如何發酵,你們兩個夫妻同心比啥都重要。」
第299章  就僅憑着記者的三言兩語而去質問向晚,確實是雲琰當時太過於衝動,不敢面對向晚竟如此恨他,不惜以此來報復他,讓他身敗名裂。
  就是因為平時情緒穩定,清醒冷靜過了頭,積壓已久忍不住爆發。
  雲琰紅酒喝的太急,被嗆的連連咳嗽,他忍住嗓子里的難受,往椅子後面輕輕一仰,「過幾天我再讓人去查吧,閆北辰,如果這件事情攤到你的身上,你會怎麼做?」
  閆北辰的眼眸中泛起一絲笑意,深諳而平靜,「我不選擇,也不會怎麼做,就相信她,我就篤定她的槍里沒有子彈,在她面前我不需要帶腦子,就給足她安全感,宇清詞是我的命,更是我心目中的珍寶。」
  他收斂眼中的笑容,直視着雲琰,「面對感情上的事,你的確不如我,所以你得向我學習,把老婆哄好了,其他的事情都與你無關,你的外婆和母親還有妹妹,只是你生命中重要的人,向晚才是陪你到老的人。」
  雲琰神色冷淡,「這個我知道,外婆把我身上所有的有效證件都收走了,向晚逼着我去補證件,閆北辰,我是被我老婆向晚硬生生逼着去離婚的,是她要和我較勁到底,連彌補的機會都不給我。」
  說著,他的手拍在桌子上,賀然一掌,震得上面的酒杯都晃了晃,都不足以發泄掉他內心的躁動。
  手心都麻了,他也絲毫不覺,「只要她一句話,公司財產我全部都給她,甚至去坐牢,我都不會有怨言……因為我抽她的血我有罪,我只要她給我一個機會,在她心裏恨不得我去死!」
  閆北辰拿着酒杯把玩,並不喝,感到詫異,他沒想到這兩口子居然鬧到相看兩厭的地步,一時間他不知如何去勸。
  深陷其局者迷,旁觀者清。
  閆北辰看出雲琰放不下向晚,這兩口子因為矛盾誰都不肯低頭服軟,相互干到底,到最後傷心的還是彼此。
  雲琰是他的鐵哥們,當時閆氏集團面臨倒閉的時候,是雲琰伸手拉他一把,他和雲琰就像是家人一樣。
  自然不願意見到雲琰感情破裂,最後離婚……但是想到抽血的事情,他又覺得雲琰活該失去向晚。
  都是自己太作,不願向晚恨雲琰。
  個人的事情,閆北辰真的不好太過於評判誰對誰錯,只能站在客觀的角度上去看問題。
  「我覺得雲奶奶,就應該把你老婆的證件也收回來,這樣你兩口子的心思都在補證件上面,哪還有心情去離婚呢。」
  雲琰聽後忍不住自嘲,「這個時候了,還不忘損我一頓,也只有你閆北辰了,咱們男人都喜歡年輕漂亮的……所謂一見傾心不過是見色起意,日久生情不過是權衡利弊,想想確實是挺諷刺的。」
  然而事實真的像他所說的那樣嗎?
  要不是見色起意,又何來的一見傾心?
說到底人終究是逃不出這個「欲」字上面,男女都一樣。
  沒有權衡利弊的選擇,又何來的日久生情?
  他對向晚的感情已經超過了年少